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萌女御仙道 > 第六十八章 她要杀了他

第六十八章 她要杀了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间费尽心思打造的房屋就这么又归于沉寂,甚至连储藏货物的价值都不存在了,没有任何人再去管。

    自从那天莫名其妙的改造房屋世间后,木熠已经好几天没来纠缠自己了,不,甚至面都见不着,叶潇潇有些奇怪,也很高兴,最好就这么风平浪静的度过这剩下的二十来天最好了。

    要为木熠专门服务也白谈了,这几天不见踪影,叶潇潇闲得无事,便寻到了柳树掩映后的一个大庭院。

    如同叶家后边那片园子一般大,不过更多的奇花异草是叶潇潇没有见过的。没事的时候,她就会来这片园地修剪花草。

    这日,叶潇潇就扛着一把剪子来到这片领地修正草木。光是这个药园子就占去极宽的地方,剩下的地方还有多广多宽叶潇潇也懒得去探究,当初从外面第一眼看到这个魔域分领时,她还有那么一刹那间的郁闷,就算是分领也不该只有这么一排竹舍,现在看来,也当名副其实。

    “小姐,这些事让我来做好了。”银铃在一旁看着很不是滋味,一把要抢过叶潇潇手中的剪子。

    “没事,你没听那混蛋说吗,要我做他的奴才,什么都不做的话怎么像话。”而且她除了坐在床上修炼,偶尔也要出来活动活动筋骨才好,亲近大自然,是她喜欢的方式。

    银铃苦恼的挠了挠头,她虽然听公子说过要小姐做奴婢,可她感觉公子不是真的想要小姐干活...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她听得出,这么说连她一个丫环都听得出,为什么小姐要执意如此呢?

    叶潇潇继续道:“银铃,你跟在那混蛋身边这么多年了,他有那么大的魔域分领地,他是...魔尊的某个亲戚,还是魔界的什么将军大臣?”她只知道木熠权势不小,否则不可能从魔域把她人救出来,但要确切他的身份,她就不清楚了。

    “公子是魔尊的儿子,是世子。”银铃答道。

    什么?叶潇潇掉落下剪刀,着实吓了一跳,好像...曾经是听过那些丫鬟念叨世子什么的,可被她大大咧咧的忽略掉了,世子?魔尊的儿子?

    这个木熠是疯了吗,明知那日他父王说要处死她,还要跟她提成亲?总觉得有了魔尊这一层障碍,他们是怎么也不可能的,老人家讲求什么门当户对,更何况他们连一个种族都不是...这样最好,叶潇潇满是欣喜。

    “银铃,那你为什么不叫他世子,叫他公子啊。”叶潇潇闲得无聊随口问道。

    “银铃当时被救下时吓傻过去了,不知道公子是世子,后来知道了,叫公子也习惯了。公子也不在乎称谓这些,银铃就斗胆了...”银铃见叶潇潇忙得不亦乐乎,也不敢闲着,在身后拾起叶潇潇割下的木枝草叶。

    “哦。”

    “小姐,人间比这里好吗?”银铃仰着小脑袋问道。

    呃...她活这么大也只在巴掌大的叶家转来转去,实在没见过世面,还真没法比较回答这个问题。“都差不多。”叶潇潇含糊道。

    这问题要是问她师傅多好啊,冷青云肯定见过很多世面,世界上没有他不知道的事!叶潇潇一直这么认为着。

    “是吗...看来这里也挺好。”银铃垂下脑袋又去拾草,对叶潇潇胡诌的话无半分怀疑,“可是我是人,我好想回自己的家乡去看看。”

    银铃小声的嘟囔道,不过还是给叶潇潇听见了,她放下手中的剪子回头蹲在轻捏住银铃的肩膀,“你怎么不叫那混蛋带你去看看?”人都救下了,还介意多花些时间帮小丫头完成一个心愿?

    “不,不不!”银铃连忙摆手,“公子肯收留我,我再无奢望,怎敢跟他提要求。”

    也对,那个暴君,稍一惹火可就不得了,叶潇潇揉了揉银铃的脑袋,“我今日郑重承诺,日后我一定到人间去看看!”待她走时,就把银铃一起带走,反正木熠这里有这么多丫环,不在意一个银铃吧?

    “谢谢小姐!”银铃也郑重握住叶潇潇的手。

    不由得又对未来希冀了几分,叶潇潇转过头去继续修剪一些突出的地方,像极了一个专业的园丁,其实全凭着自己那半吊子的审美观胡乱剪七剪八。

    木熠悄然走到身后,对丫头银铃挥了挥袖袍,银铃便轻手轻脚的下去了。

    毫无征兆的,叶潇潇还在六神无主的思考自己的事情呢,就感到有人从后面抱住了自己,手还不安分的按在自己的...

    叶潇潇心中一个咯噔,想也没想,紧捏着剪刀一下子发难转过身去,或是被关了这么多天,或是对木熠欺负自己压抑了太久,一股疾世愤俗的怒火烧上心头,没看清来人,发泄式的惊惧的就将剪刀狠狠刺进了对方的身体。

    木熠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潇潇,他训练魔兵训练得那么疲惫,好不容易抽空看看她,她...竟然要杀了自己?

    几天不见,木熠的眼中布了些血丝,眼瞳有些浑浊,以前的自傲现在却满是悲愤、凄楚...无奈?他麦色的皮肤也苍白了几分,是因为过度劳累,还是...被她扎的这一刀子失血过多...

    眼神涣了又散,散了又聚,叶潇潇终于将目光聚焦到那咕噜咕噜冒着血水的伤口上。

    “啊!”叶潇潇吓得一手将剪刀拔出来,甩到一边。却只见那血液流得更凶。

    这死女人叫什么,受伤得又不是她...她真的这么希望自己死,这么恨自己逼她?

    “我...我给你疗伤...”叶潇潇正想掏出月灵珠。

    ‘啪!’,木熠一掌扇过去将叶潇潇挥道在地上,“你恨我?你想要我死?你就这么恨我...”

    叶潇潇被扇得嘴角流血,趴在草堆里哽咽得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道:“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大家相安无事的捱过这一个月便好,为什么要来招惹她?

    木熠又将叶潇潇提起来,瞧见她满脸泪痕,呵呵,是怕自己死不了来报复她么?

    使叶潇潇正对着自己站好,木熠手掌孕育起一个黑色的能量团,温养着血洞,血洞很快就不流血了,他朝叶潇潇嗤笑道:“叶潇潇,你想杀我没那么容易!真是让你失望了!”

    即使身上的伤好了,心中的伤口却在越放越大,木熠实在压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拳朝叶潇潇砸了去!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