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萌女御仙道 > 第六十三章 入住魔域

第六十三章 入住魔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丫鬟?这又闹的哪出,她自己都沦落为丫鬟,还用得着别人侍候她?

    “不用,你出去。”何况,在叶家的时候,她从小到大都是自己料理自己的生活,不习惯有人跟前跟后的服侍。

    银铃双膝屈下在地,为难的却仍不乱阵脚,知礼的将手掌交叠在左腰,带着哭腔道,“是公子叫我来服侍小姐的,求您不要赶银铃走,不然公子那边银铃难以交代!”

    “行,我不赶你走。但你不必服侍我,也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叶潇潇冷冽道。其实乍看银铃,和她差不多年龄,头上扎着两个可爱的包子头,五官清秀,行为举止乖巧有礼,让人想不喜欢都不行,可她是木熠派来的,这点让叶潇潇有些恼火。

    银铃立刻站起来,对叶潇潇福了福身子,小嘴弯成了月牙形,“多谢小姐的体谅。现在天色不早了,我来帮你铺床歇息吧。”说完银铃踏着碎步朝床边走去。

    叶潇潇捶了捶气得不轻的脑袋,她刚刚凭什么对银铃的语气那般冷?而这小丫头还和颜悦色的回答自己。她本不想分什么尊卑贵贱,但无形中她给银铃那种居高临下的气质,又和凌驾在银铃头上有什么区别?

    银铃不过是奉木熠的命令,遵命而已,她不该把怒火牵涉到别人身上...

    想到这,叶潇潇主动走过去,抢过被子,“我自己来吧,这么晚了你也去休息。”

    银铃的手僵在空中,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小,小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银铃小声道,她见叶潇潇看起来比她侍候过的人都亲和,才敢发问的...

    “你问。”叶潇潇边搭话,边整理好被子的褶皱处。

    “人类的脾气是不是都比魔好啊...我伺候过一些魔族贵妇、小姐...都没有像您这样温言细语的...还亲自做这些事。”银铃轻声道。

    叶潇潇被逗乐了,怪不得刚才对她这么冰冷,这丫头反而笑脸相迎?敢情是被凶惯了。

    “人和魔本性无区别,我只能说,你遇到了一个卑贱的人,所以高贵不起来。”叶潇潇道。

    啊?银铃刚想反驳说小姐这么美丽的人怎么会卑贱,就听到叶潇潇继续说:“你当过很多人的丫环吗,看你样子...”叶潇潇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更像我们人类啊。”不艳不燥,干净纯真。

    “恩...我是人,也不知怎么从小流落的魔族里来,伺候过很多主子...直到五年前,我当众打碎了魔尊王妃最心爱的镜子,王妃触怒得要把我扔进蛇渊,然后是木熠公子把我要了来,才保住了我...我,对不起!小姐,我话太多了...”银铃惊恐自己犯了糊涂,小姐怎么会想听下人这些啰七八嗦的事呢...

    又是蛇渊,叶潇潇微微愠怒,他们就这么喜欢用蛇渊来折磨人,让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被蛇一口口咬掉,简直是残忍得不能再残忍!何况还是为了什么破镜子...

    “你别多想,”叶潇潇捏住她的肩膀,“想说就说,我们...可以当姐妹,不是主子和仆人。”

    同时心下也奇怪,这木熠看起来不像多管闲事啊,怎么会当众去救下一个小丫头?或许当时脑子一时犯浑...

    银铃赶紧跪下,颤声道:“银铃不敢!”饶是叶潇潇对她再亲和有加,她也不能抹去骨子里的奴性,对上下尊卑置若罔闻。

    叶潇潇耸耸肩,把她扶起来,然后翻身上床,“睡觉了,你和我一起睡吗?”她见银铃还杵在这。

    “银铃不敢!”银铃低头唯唯诺诺道:“银铃在小姐的隔壁屋子住,这隔墙透音性极好,小姐有什么事叫一声便是。银铃先走了,明早来伺候小姐洗漱。”

    银铃轻声关门离去后,叶潇潇手枕在后脑勺一直睡不着。一个月,就一个月,只要木熠不对她作出什么出格的事,再苦她也忍了,希望这个魔头会说话算话放过叶家...不行,明天得查验一下叶家到底开始恢复了没有,可不能白白在这为奴为婢。

    一夜过去天大亮,叶潇潇刚刚迷迷糊糊醒来,就听到轻轻的敲门声,“小姐,你醒了吗?”

    “醒了。”叶潇潇坐起身来撑了个懒腰。

    银铃闻声推门进来,作势要帮叶潇潇穿衣。叶潇潇躲着她,三两下就把衣服套好了。

    “唉,小姐,那银铃帮您梳头吧。”银铃过去搀着叶潇潇的手臂,走到梳妆台前坐下。

    “不用了,我自己...哎?镜子呢?”叶潇潇坐下前面一面镜子都没有,古代的头型可比较难梳,至少她不照着是没法梳好的。叶潇潇想得亏她穿过来的时候是婴儿,有时间慢慢学梳女子的发髻,不然这么大个人不会梳头,真会笑掉大牙!

    “因为这里先前是公子的屋子,他没有照镜子的习惯。待会银铃就去取一面来,小姐看不到就暂时由我帮你梳头吧。”银铃很庆幸终于找到了伺候叶潇潇的机会。

    罢了罢了...“行,那劳烦你了。”叶潇潇只好同意,银铃什么都好,就是奴性太深,没法平等的交朋友。

    梳了半天,叶潇潇心中有些没底,道:“银铃你还是先找镜子来吧,就算让你梳,我也想看看。这几天赶路赶得匆忙,我都没看自己是不是变成小花猫了。”叶潇潇吐了吐舌头。

    “不会,小姐很漂亮。”说着又是一梳子梳到底。“既然小姐想看,我这就去取来。”银铃将梳子刮在叶潇潇的头上,准备回来接着干。

    “恩。”叶潇潇对这丫头的小动作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一会,银铃没有走进来,反倒是木熠来看门。望着叶潇潇满头青丝披在肩上,脑勺后还插了一把梳子,饶有兴致的走到她后面,手情不自禁的拿起木梳顺着梳起来。

    “银铃,镜子呢?”叶潇潇出声询问道。

    木熠手微微一颤,这般温柔的声音,恍若天籁之音,能让他整日的暴躁和愤怒都消于沉寂,自从把她留在身边以来,何曾听过这种平静温婉的话语。

    看来这女人心情今天心情不错!木熠不回答,继续帮她梳顺,享受这难得的闲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