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萌女御仙道 > 第五章 解封印

第五章 解封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回到屋后,叶潇潇坐在方桌前,工整的书写了禅让书。心中无限酸楚,她真没用,没能保留爷爷留给她的家业,可一想到叶广启好歹也是叶家的人,这样也不算流落外人之手,心情就稍稍好了些许。

    叶潇潇握着笔,仰头,一股浩然正气油然而生,眼睛亮晶晶的道:“爷爷,您曾教导过我,钱权都乃身外物,心若明镜,看得透,放得下,不为钱财迷眼,不为利欲所控。如今我迫不得已,要把叶家让给叶广启了。”

    挥洒笔墨,一字一句将禅让书写得清清楚楚,虽说只是个形式,叶家还是极其在乎的,毕竟能成为月光城的大家族之一,万事不能草率,何况这家主之位的交待。

    停笔,叶潇潇不再有丝毫留恋,身心全都转移到玉佩上来。

    取下玉佩,叶潇潇将它放在手心好生观摩。这块玉佩白润剔透,质感柔滑,上面刻有一只上古神兽,至于叶潇潇为什么知道是上古神兽,自然是叶天华告诉她的。想到上古神兽,叶潇潇不禁起了一阵寒蝉,兽类是穿插于六界,无所不在的,而上古神兽早已在上万年前消失,如今只是个传说,她只听叶天华说起过上古神兽和六界的大战,实在是惊心动魄。

    叶潇潇记得,叶天华说,要她的血滴在这玉佩上古神兽的眼睛上,方可打开封印,想起今天玉佩差点惨遭被夺的事件,叶潇潇一横心,右手催动起真气流光,在左手指头划了个小伤口。

    她小心翼翼的对准神兽的眼珠子,拇指一挤,便滑落一滴血滴与神兽的眼睛融合。本就雕刻得威猛凶煞的神兽,在接触到叶潇潇血液那一刻,眼珠顿时迸射出血色光亮,狰狞无比,像是不甘束缚要从玉佩中跳出来一般。

    叶潇潇被这异象惊得离桌倒退几步,那神兽发出这样耀眼的光芒,无形中给她很沉重的压迫感!让她有种想跪下膜拜的冲动,但内心却无比恐惧,那种敬畏是下意识发出的,难道这神兽能操控人的意识。

    火色光芒越散越大,简直快把整间屋子给笼罩起来了,要不是叶潇潇住得偏僻,恐怕所有人都要被这奇异的景象给引来了!

    满屋都是火色映射,让人感觉置身于火山岩浆,不过叶潇潇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热,只是心里紧张得不行。手心捏了一把汗水。

    之后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叶潇潇安慰自己,叶天华是不可能害她的,他交代过,只要滴血便可,后续的事情玉佩自己会完成。

    将近持续了一刻钟,叶潇潇强大的灵魂感知到了玉佩中灵气的外泄!只有一丝丝,缭绕在玉佩之上,像一个极力压缩的弹簧,下一刻便会蹦出它所有的能量!

    而就在灵气好像冲破禁锢时,窗外一阵狂风大作,掀翻了她屋的窗户,一股无色透明的劲气破屋而出,直奔玉佩而去。

    那股劲气太过强大,叶潇潇能明显感受到它是冲着玉佩去的,暗叫一声不好!

    果然,待那不明物体钻入玉佩后,整个房屋的异象瞬间消失,回复为原来的彩色世界。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钻进了我的玉佩,出来!”叶潇潇冲上去怒拍桌子。

    她刚才已经感受到玉佩中雄浑的灵气在朝她的方向流转,就算叶天华没有交代,她也清楚这灵气是要进入自己的身体了,如今叫别人白捡了这么大的便宜!叶潇潇气极,怎么最近就一直不顺呢,功法她没有,现在强大的灵气也没有了。

    在那股劲气钻入玉佩后,两者就同时消失不见了。

    叶潇潇试着又在手指上划破了口子,将血滴在神兽眼珠上,只可惜,这次没有任何反应。

    她垂头丧气的埋下脑袋,端着那枚玉佩发呆。

    颓丧了一中午,叶潇潇愁得连饭都没有吃,倒不是因灵气没有了,失不再来,她没有一直纠结,只是担心什么邪魔外道钻进了玉佩。

    “潇潇。”屋外响起扣扣敲门声,来人轻唤了一声叶潇潇的名字。

    正在发呆的叶潇潇吓一跳,听声后知道是墨白,想起今早上他的表白,一坨红霞飞上脸颊,犹豫着要不要开门,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潇潇,你不必为早上的事尴尬,我只想有些话当面和你说说。”墨白的声音轻得像一片羽毛,柔得似一汪清泉,让人听不出一丝愠怒之色。

    叶潇潇听了更加尴尬,心中酝酿好了说辞,慢吞吞的起身去开门。

    “墨白师兄,你身上还有伤,叫云儿通知我,我去找你就好了,”叶潇潇把他扶进屋。“师兄,你先听我说。”

    墨白怔了下,随后点头道:“好,你先说。”

    “我想过了,我不是不喜欢你,只是自己配不上你,而且,我们一直是兄妹的感情不是么?我...我修为在这个年龄算低的,我想好好专心修炼,所以你不要喜欢我了,有很多好女孩等着师兄你...墨白师兄,你有在听吗?”叶潇潇硬着头皮抬头,却见他无神的望着自己,手在他眼前挥了一下。

    墨白后面的话都没有听进去了,一直滞留在前两句,我不是不喜欢你,那就是喜欢自己啊?!墨白内心欣喜若狂,只要有这句话,让他等再久也愿意啊!她想先修炼,便让她修炼!

    “墨白师兄!”叶潇潇不得已轻吼了一句,她见墨白已经魔障了的样子,很是担心,不会是受到刺激了吧?她这个说法已经很委婉了啊。

    墨白经这一吼才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的愉悦,不想给她压力,柔声道:“好,你安心修炼。”

    这一变故,让墨白准备劝解的话掐死在喉咙中没法说了,他挠了挠头道:“那先这样吧,我先走了,在你房里待久了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

    终于说清楚了啊!叶潇潇呼了口气,甜甜笑道:“恩,我送你出去。”

    夜晚,月色入户。叶潇潇躺在床上端详了玉佩许久,有些忌惮,恐惧,又心疼,最后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夜半,她又感受到了那股从外面飘进的劲气,从床上一跳跳起来。眼前的景象让她惊艳呆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漂浮在空中的男人,吞了口口水,连害怕都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