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萌女御仙道 > 第四十九章 计划陷害

第四十九章 计划陷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怎么会这样...”叶潇潇喃喃道,这样代表无名以后都不能修仙了吗?因为引灵是成为修炼者的基础。

    天上的漩涡明明还在不断涌入叶无名的体内,出问题的是他的身体。“那除了自行修炼口诀,还没有其它的引灵方式?”叶潇潇传声道。

    “有,修仙界有一种珍贵的丹药叫聚灵丹,如若像叶无名这般不能靠自身引灵的,可由丹药强迫引灵至丹田内,”冷青云顿了顿道:“不过,这类丹药十分珍稀,要玄阶以上的炼药师才能炼制出来。”

    “呵呵,听师傅胸有成竹的语气,莫非那位林师叔已经达到玄阶炼药师了?”叶潇潇试探性问道,想到叶无名百年后就会离自己而去,心中总是有些不舍,短短相处的几天,叶潇潇对他的感情就算没有达到亲人级别,也可算得上朋友了。

    “不错。”

    叶潇潇紧绷的心稍稍放松下来,只要有希望就好,她一定要求得林东来炼制一枚聚灵丹!

    手倏然的放开,叶无名睁眼奇怪的看着叶潇潇,“姐,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到你所说的,是不是我资质太差,没有成功?”

    “不会的,”叶潇潇一口否决,“也有部分人不能靠自身引灵成功,我会另想办法。”叶无名总是想得很多,叶潇潇怕他这次又胡思乱想自己难过。

    “姐你不用费心,不能修仙就不能吧,”叶无名亲昵的挽上她的手,因为人高出一个头,俯视向下望着她,“那姐以后就多陪我一些,反正你以后的寿命很长,我只要我在世的这几年。”

    “说什么呢!”叶潇潇扬手捏了他一把小脸,“我都说了有别的办法,别瞎想了,赶紧睡觉去。”叶潇潇催促道,心中有些郁闷。干嘛整天叫她陪他?修仙是为了自己以后的前途,不是为了和她在一起好吧。

    “好,我回去了。”叶无名也不再纠缠。他知道他做得还不够,他会一点点慢慢融入叶潇潇的生活......

    第二天尧风传来一个消息,要挑选一些弟子出去历练。私底下的人口口相传,说是通常这种历练就是出去捉妖,这可把大家伙高兴坏了!学习了这么久,不就想着实践一下嘛!要不然老是只是听课,不如去考试当状元了。

    挑选的名单里就有叶潇潇一屋三人,叶潇潇和其它学子一样只能混在学子堆里,什么职位都没有担任。其实这一个月的学习,各大长老和导师也没有对叶潇潇特别关注,也许叶潇潇在家族里大家会把她捧成星星月亮,但在天星学院又是一个更高的高度,其中资质颇佳的人不再少数。再加上叶潇潇除了传闻有一套绝秘的疗伤手法,其它时间在学院里也表现得很低调。

    尧风宣布明天一早就要出发,此刻大家都在收拾行囊或是准备一些疗伤的药,只有两个人影鬼鬼祟祟的钻进了一间空屋。

    “月师姐,我们可要把握好这次机会。”叶红颜拉着林月道。

    “什么什么机会?”林月摸不着头脑的道,难道是捉妖的时候要她努力表现,得到长老们的赞赏?

    叶红颜心中暗骂这个白痴,没我你准成不了事!不过这样也好,方便操控。表面依旧笑面靥靥的道:“当然是整治叶潇潇那丫头了!只有你深厚的功力才能制服她,我去就是送死。”

    这个马屁拍得挺好,林月挠了挠头,有些飘飘然道:“我们跟那叶潇潇也没什么仇吧,再说,第一天借着她迟来学院的名头还能听你的教训她一顿,但最近她都没犯什么事,我怎么找她麻烦?”

    “当然是这次历练啊,途中被妖怪杀害...跟你我都没关系。”叶红颜狠辣的道。

    “啊?杀了她?...”林月的语气有些颤抖,先不说自身和她没什么仇恨,而她是学院大长老的女儿,要是残害同门这事被别人知道了,她和她爹怎么在天星学院立足?“算,算了吧...我们和她无冤无仇的,没必要做得这么绝吧。”林月打退堂鼓。

    你是和她无冤无仇,可我和她有仇!这话叶红颜只敢在心里发泄,如果她说出来,林月指不定不会管她了,于是道:“你怎可能和她无冤无仇呢。上次她故意站起来,连点台阶都不给你下,让别人嘲笑你一个修士大圆满打不过一个斗士后期的人,这是多大的讽刺啊!”

    叶红颜继续煽风点火道:“她但凡和你念一点同门之情,就不会让你这么下不来台了,再说那日她已经对我们起敌意,若是不除,以后必成后患。”

    “唉,那好吧。”林月觉得心里有些闷闷的,但是也觉得叶红颜的话不无道理,那个叶潇潇确实挺冲的!还说自己管不了她。“那我们该怎么做?”

    “你可知道这次去历练的地方是哪?”

    “恩...”林月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会道:“我们这是南部,好像往东,临近另一个城,荣嘉城。”这是她在房里,偷听到自己爹和其它长老在房里谈话得知的,否则她也属于历练的弟子之一,是不会被告知历练的场地的。

    叶红颜打开一幅地图,圈了一个红圈,“有了,就是这,仙人沼泽!我们路途中会经过这里。”

    房里,叶潇潇三人正在收拾行囊。

    “潇潇,伊陌,你们有没有针线,我忘记买了。现在衣服破了。”柳言转头问二人。

    叶潇潇耸了耸肩,摇摇头,她一向大大咧咧惯了,哪会缝衣服这种活。龙伊陌也不应声,直接甩了一根穿着棉线的飞针过去,吓得柳言赶紧闪开。

    叶潇潇觉得龙伊陌这人对室友也还行,从不吝啬什么东西,就是不爱说话,唯一见她笑的一次只有那次林东来的课堂上,现在叶潇潇怀疑她当时是不是谁迷糊看错了?

    ‘砰砰’,有人敲门,叶潇潇离门正近,起身去开门。

    “你怎么来这!”叶潇潇快晕过去,这是女修住的地方呐!连尧风师兄都不敢进来,回头对两位室友歉意的笑了笑,拉着叶无名一路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