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萌女御仙道 > 第四章 处处欺凌

第四章 处处欺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短暂的失神,让两人有机可趁,长鞭近在眼前,叶潇潇身形一闪,与鞭子擦身而过。那长鞭便落到了叶潇潇身后的石墩上,顿时轰然一声,山石炸裂成碎块。

    她们好狠呀!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她们的同门师妹,叶潇潇心中低喝:绕指柔!

    陡然全身的灵气催动,最精华的输至指尖,手指带着刚柔并济的劲气向对方戳去。对方二人迅速手掌合鸣,默念口诀,结成一面真气防护,抵挡了叶潇潇的绕指柔,但也连退了好几步,防护被破散去,气息紊乱。

    叶潇潇手指被反弹回来,连带真气极端的朝里蹦,一口鲜血甜在喉咙,她紧咬着唇不让其流露出来。

    二人没想到,她们两个光是抵挡一个同等级的人都这么狼狈,等级一样,那决定胜负的便在于功法了,看来传言不虚,叶天华把叶家最厉害的功法教给了叶潇潇!

    “我不想为难你们,你们走。”叶潇潇咬牙作出一副强势姿态,其实体内的热血早已翻滚紊乱,若对方只是一人还好说,两个和她同级的!她真的没有把握对付得了。

    “哼,看招。”两人齐声道,她们就不相信,两个打不过一个。

    “绕指柔!”

    这次真气传达的部位不是手指,而是整条手臂。随着真气漫至,手臂灵活得如灵蛇般,向两人探去。

    正当三人又要开展一场激烈大战时,生生被一个威严的声音喝住:“住手!”

    叶潇潇站的角度对立着叶广启,见到叶广启来了,不敢违抗家主的命令,只得住手。然而另外两人杀红了眼,还不知晓情况,两人一人一掌朝叶潇潇的脑袋拍去。叶潇潇眼瞳骤缩,来不及闪躲。

    只见叶广启如离弦的箭般飞射过去,原地还有留有一团残影,顷刻便赶在了手掌落在叶潇潇身上之前,手指区区一弹,那两人便飞出了好几十米开外。

    叶潇潇不禁心中感慨,叶广启已达到了修士阶段,算是真真步入修仙之途了!而那两人才是武士,中间整整差了斗士这么一个级别,这等实力的绝对压制下,只觉那两人如蝼蚁般由叶广启决定生杀。

    “你们好大的胆子!敢私自对同门动手,回去面壁思过一个月。”叶广启大袍一挥道。两人便一起狼狈的跑开了。

    叶潇潇很奇怪,叶广启怎么会突然在这出现还救了他,刚还说出那么有人性的话,对同门下手?但十年的相处怎么会让叶潇潇犯傻去觉得叶广启是良心发现,她想,可能是碍于墨白的情面他才救下她。

    叶潇潇是猜对了一半,叶潇潇出事,那墨白肯定不会放过叶家,但他此行还另有目的...他不是恰巧路过,他是专程来找叶潇潇的,自打前几天叶潇潇提出要继承家主之位后,他悬着的心就一直放不下,得想个不痛不痒的招让叶潇潇放弃家主之位,至少外人看表面上要不痛不痒。

    “潇潇,你跟我来。”叶广启手负背上,颔首回了下头示意叶潇潇跟上,他就径直往前走了。

    叶潇潇觉得奇怪,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跟了上去,一路来到一间空屋子。

    “潇潇,不可否认,是叶家养大了你,你的一切都是叶家的对吗?”

    “是,除了爷爷给的玉佩。”

    叶广启气结,不过没事,他就要这样的答案,好引鱼儿上钩!她对那个玉佩越重视越好。

    “放肆!那玉佩也不是你的,叶天华给你的,自然也是从我们叶家拿出去的,现在该物归原主了。”叶广启沉声喝道。

    “不可以!”叶潇潇想也不想就拒绝,这个玉佩爷爷千叮咛万嘱咐,决不可流入他人之手,且让她在危机关头再用,这玉佩是叶天华早年游历时侥幸获得的天外之石,后被他找来最好的铸器师打造了这块玉佩,一旦使用,就能功力大增,增强灵魂强度等等好处,不过叶天华说修行本已是逆天之举,应自然而为,尽量不要依靠这等东西,除非到了关键时刻才用,也是她最后一道保命护身符。

    “族长,”叶潇潇跪下,“我想念爷爷,这是最后一件他留给我的东西了,当初也因它可随身佩戴我才留下了它,求您不要收回玉佩,这只是块普通的玉佩。”叶潇潇声泪俱下的道,玉佩的秘密绝不能让叶广启知道。

    叶广启眉眼一瞪,手掌一吸,叶潇潇就飘离了地面,脖子被叶广启掐住,他露出狰狞的面容,一字一顿道:“今天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叶潇潇脸色涨红,快喘不过气来,但硬是没有说出一句屈服的话,她赌,叶广启不敢杀她。

    叶广启红了眼珠子,一把又把叶潇潇推开,但却用手指抠住了她脖子上的红绳,将玉佩扯了下来。

    “不要!”叶潇潇跪在地上还没喘好气,嗓子发出了又干又涩的声音。

    叶潇潇怒瞪着叶广启,“把它还给我!”叶潇潇内心只觉委屈无比,今天刚被两人连伙欺负,现在又被抢玉佩,她为什么那么弱小,处处受人欺凌!

    “求求你,族长,还给我。”这一阵真是不太平,这是她这十年来第二次这么憋屈的求情,求的还是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

    叶广启掂了掂手中的玉佩,暗自用灵气感应,没发现什么不妥,瞬间淡下了心思。见火候酝酿得差不多了,开口道出本来目的:“想要玉佩,就放弃家主之位,亲自写一封禅让书将家主之位传给我。”面对这个杀又不能杀的丫头,叶广启只好出此卑劣的招数,这丫头性情也倔,没几样东西能让她心动屈服的,只好打这玉佩的主意。

    原来叶广启存的是这般心思,叶潇潇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想要家主之位给他便是,用得着兜这么大个圈子吗?扪心自问,叶家上下除了墨白和一些仆人,都不待见她,就算她力争坐上家主之位也不能服众,让出家主之位是早晚的事。

    “好,我答应你,回去就写禅让书。”

    叶广启把玉佩丢还给她,兴奋的道:“你别耍什么花招,我抢得了一次就能抢第二次。”

    叶潇潇一怔,随即点点头。叶广启这话倒提醒了她,他能抢这次,下次又不定觊觎上玉佩,叶潇潇决定等会回屋就开启玉佩的玄奥!这样胆战心惊的守着,或许迟早有天被叶广启又抢去,还不如自个用了。
第三章 情深墨白章节目录第五章 解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