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8章 手段
    但三小姐再没招呼他们,中午时候飘然而去,唯留袅袅余香,楚离莫名的怅然若失。

    李越也蔫头耷脑的提不起劲儿。

    寒星草品质一般,不算灵草,灵气精纯程度与柳树差不多,他一心二用,一手摸月光兰,另一手轻触寒星草。

    月光兰的灵气在运转小洗脉诀,分散出一丝注入寒星草。

    寒星草得月光兰灵气,一夜之间就生机盎然,绿意盈盈,如小雨过后的清新与旺盛。

    第二天上午,苏茹一袭杏黄罗衫飘飘出现,淡淡幽香相随。

    楚离在月光兰花圃里坐着练功,李越却一直在湖边柳树下等着,望眼欲穿,终于等到了苏茹。

    他热情的迎上,两人来到楚离跟前。

    苏茹摆摆手,示意楚离不必多礼,她盯着寒星草看了良久,抬头问楚离:“楚离,这真是那盆?”

    楚离点点头。

    “简直……”苏茹难以置信,伸手拨动寒星草,这才信了:“还真是!”

    这盆花上她做了一个小小标记,旁人发现不了。

    楚离也暗叹,苏茹年纪轻轻却有如此细密心思,真是不容小觑,自己不能自大,觉得有了大圆镜智就能横行无忌。

    苏茹打量着楚离,忽然轻笑:“楚离,看来你真有几分本事。”

    方寒微笑不语。

    苏茹从罗袖拿出一方丝帕,里面裹着一颗种子,递给楚离:“这是小姐送你的种子,你想办法种活吧。”

    “什么种子?”

    “昙梦花,听说过吗?”

    楚离稍一沉吟,思维如电搜索记忆宫殿:“驻颜不老的昙梦花?”

    “果然博学!”苏茹赞赏的点点头:“就是那个!”

    小姐可能重用这个楚离,她回去狠狠调查一番,楚离进府后的情形了如指掌。

    喜欢读书,博学多识,国公府府卫里是独一份儿,几乎所有人都专注于修炼武功,没时间读书,觉得懂得多不如武功强,楚离的想法迥异于常人。

    楚离皱眉道:“昙梦花据说长在云层之巅,环境怕是……”

    “看你的啦。”苏茹笑盈盈指着种子:“你要真能让它发芽长出来,才真有本事!”

    “好,我试试看。”

    “要是长不出来,那还是老老实实伺候花吧!”

    “是。”楚离沉声道。

    李越献殷勤,要帮忙把寒星草送回去,苏茹干脆的拒绝,袅袅离开,李越站在柳树下眺望良久,小船不见了影子他还不舍得收回目光。

    楚离笑道:“李兄,魂没啦?”

    李越红着脸大声道:“别胡说!”

    “醒醒吧!”楚离摇摇头:“那可不是咱们能想的女人!”

    “唉……”李越懒洋洋的蹲下,拿根草棍划着地:“我有时候也很不甘心,恨不得去做护卫!”

    “就是练成绝世武功,也不可能得到苏总管这般美人。”

    “总有一丝希望吧!”

    “即使是卓飞扬,苏总管也没放眼里,你比他英俊,比他武功强?”

    “你这嘴啊!”李越指指他,没好气的道:“我做个美梦都不行,非泼我凉水!”

    “我是怕你做傻事,一旦被感情冲昏头脑,啥事都做得出!”

    “唉……,真不知道哪个男人配得上苏总管!”

    “那不是咱们该关心的,干活吧!”楚离叹口气。

    心下却截然不同,野心熊熊,越发炽烈,萧琪,苏茹,赵颖,自己都要得到,才不负来这世界一回!

    ——

    随后一个月,楚离不出东花园一步。

    这天傍晚,夕阳斜照,把东花园染得越发华丽,李越把一盆月光兰送去了西花园,一脸愤然的回来。

    楚离坐在月光兰花圃,身边泥土钻出一个绿芽,昙梦花已经长出来。

    李越一屁股坐地上,恨恨骂道:“这顾立同,真是个小人!”

    楚离抬头看他。

    李越道:“你是没看到,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好像欠他一万两似的!”

    楚离笑了笑。

    “技不如人就认了呗,摆什么脸色,又不是跟他要月光兰!”李越越说越气愤,声音升高。

    楚离道:“他还说了什么吧?”

    “……没什么。”李越哼道。

    楚离笑了笑:“说我运气好,不足为凭?”

    “哼,差不多吧。”李越撇撇嘴。

    他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候,昙梦花真长起来,楚离就能得小姐重用,没必要跟顾立同纠缠。

    楚离道:“嫉妒是难免的,你送花有别人看到吧?”

    “西花园的都在,半路上还遇到两个,你怕他们不认帐?”李越脸色严肃下来:“贪为己有?”

    新的月光兰适应了这里的泥土,顾立同用它培养几株,硬说是自己的研究,那还真是麻烦!

    楚离道:“不能不防。”

    “我去找孟老!”李越坐不住了,腾的起来,大步流星离开。

    楚离摇头笑笑,这些只是小事,只要抱住三小姐这条粗腿,自己前途就差不了。

    孟庆林很快随李越过来,红光满面,楚离起身见礼。

    “哈哈,小楚,我是来报喜的!”他拍拍楚离肩膀,哈哈笑道:“这次真是扬眉吐气,你是没看到顾立同的脸啊!”

    楚离笑道:“李兄刚送去一株月光兰,顾立同没好脸色。”

    孟庆林乐不可支:“小李去的时机正对,顾立同灰头土脸从百草院回去呢,撞上了!”

    李越摇头道:“这个顾立同,真够过份的!”

    “可以理解嘛。”孟庆林呵呵笑道:“小楚,你又晋品啦,八品!”

    “多谢孟老!”楚离抱拳。

    孟庆林摆摆手:“小楚,惭愧啊,你进药园要等一等啦。”

    楚离看他。

    孟庆林叹道:“西花园这帮家伙疯了似的阻拦,过段时间才会有结果,你别急。”

    “这样……”楚离点点头。

    他自然不会把萧琪的决定说出来,百害无一利。

    孟庆林道:“你得小心点儿顾立同,他一门心思要找你的碴呢,肯定不服气啊!”

    楚离笑了笑:“其实比一比也没什么,切磋才会有进益。”

    “我就喜欢你小子的气魄!”孟庆林哈哈笑着拍他肩膀:“不服气就来,心服口服为止!”

    李越摇头:“顾立同还是很厉害的。”

    “那赢了才显自己的本事!”孟庆林笑道:“太弱的,赢了也没趣!”

    楚离笑眯眯的不说话。

    他明白,孟庆林这般鼓动,是想自己再赢一次顾立同,消除进药园的阻碍。

    ——

    华灯初上,楚离被李越拉着出了东花园,去迎仙楼,晋八品,岂能不庆贺?

    迎仙楼位于崇明城南,离南门不远,高楼参天,招牌迎风猎猎招展,整个崇明城都能看到。

    两人坐在二楼靠窗的位子,俯看大街上车水马龙,喧闹繁华,生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悠然自得。

    四坛碧叶酿拍开,酒香扑鼻,十碟色香味俱全的佳肴摆满桌子,两人边喝酒边聊天。

    李越逸兴横飞,呵呵笑道:“兄弟,这才是对嘛,生活就该是这样的,咱们拿那么高的工钱,为什么不出来享受?”

    楚离笑了笑:“这一顿下来没十两银子拿不下吧?”

    “六两足够了!”李越笑道:“饭菜什么的不值钱,酒贵,一两一坛!”

    楚离还真不清楚价钱。

    “咱们一个月五十两,再说还有赏赐呐!”

    “那倒也是。”

    楚离也是个喜欢享受的,美酒美食美人,喝最好的酒,上最美的女人,他眼光高,要享受就享受最好的,要先有地位权势及武功,才能谈享受。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楚公子嘛!”忽然一道喝声响起,两人站在他们桌前。

    楚离扫一眼,两个年轻男子,一个瘦高,狭长双眼,傲气逼人的斜睨两人,身边是一个胖墩墩的青年,紧绷着白胖的脸。

    “顾立同!”李越叫道。

    瘦高男子冷冷道:“李越!”

    “顾立同,你跟踪我?!”李越沉下脸。

    “笑话!”顾立同冷笑:“你又不是大美人儿,我跟踪你干什么!……楚离是吧?”

    他狭长双眼明亮逼人,似乎要把楚离看透。

    “我是楚离,顾兄,久仰!”楚离打量顾立同,两人是头一次见面,这顾立同武功不俗,堪当九品护卫。

    顾立同毫不客气的坐下,伸伸手:“小二,添两双碗筷!”

    “来喽……”

    楚离皱了皱眉,他这般,表明没把自己放眼里,来者不善。

    “你就是楚离?”胖墩墩的青年上下打量楚离:“风头出得不小哇!”

    楚离看他:“这位兄弟是……?”

    “周玉庭!”胖墩青年傲然道。

    楚离恍然:“原来是周兄。”

    周玉庭,八品侍卫,演武殿周供奉的儿子,人脉广深。

    周玉庭拿起酒坛,给自己及顾立同斟满,重重放下,两人对饮一杯,显然把自己当成了主人。

    李越一脸怒气,却被楚离以眼色止住发作。

    周玉庭放下酒杯,一脸玩味的看着他:“楚离,说实话吧,月光兰真是你种出来的?”

    楚离笑了笑:“周兄是什么意思?”

    “月光兰是顾兄种出来的!”周玉庭把酒杯重重一放,大声道。

    楚离讶然,看看周玉庭又看看顾立同,笑了起来。

    “周玉庭,你胡说什么!”李越腾的站起来,双眼怒睁:“月光兰是顾立同种出来的?”

    “不错,就是顾兄种出来的!”周玉庭喝一口酒,老神在在的点头:“楚离盗了顾兄的技术,这种人根本不配呆在国公府!”

    楚离摇摇头。

    “胡说!”李越愤怒的涨红了脸:“周玉庭,太不要脸了,你们的月光兰是我送过去的,很多人看到,甭想抵赖!”

    “谁看到了?”周玉庭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替你们说瞎话,他们好大的胆子!”

    “方……”李越刚要说出名字,楚离打断他:“李兄,算了!”

    李越看他。

    楚离替他斟满酒杯,端起来:“来,听了这么有趣的笑话,该喝一杯!”

    李越一怔,马上反应过来,呵呵笑起来:“对,对,不过这笑话也太不好笑了!”
第7章 萧琪章节目录第9章 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