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绿茵霸者 > 第66章:“奥斯卡影帝”

第66章:“奥斯卡影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伴随着球场上的混乱局面,波罗的海球场看台上的主队球迷们,也爆发出一阵阵的嘘声。

    直到主裁判将弗里德尔*劳施和于天佑一同驱逐出场外,并且接连向脾气火爆的弗约托夫特,以及巴奇罗*萨鲁相继出示一张黄牌之后,才将这次持续了将近十分钟的混乱局面给平息了下来。

    由于球队的主教练和头号射手同时被驱逐出场外,法兰克福队球员的士气遭到了严重的打击,就在比赛进入伤停补时最后一分钟的时候,被罗斯托克队的老将维拉特在禁区前的突施冷箭,攻破了海宁把守的大门。

    悲催的法兰克福队,竟然在整场比赛占尽优势的情况下,遗憾的晚节不保在客场负于了对手。在两周之内遭遇三场败仗的同时,还迎来了球队本赛季德甲联赛当中的首次连败。

    ¥¥¥¥¥¥

    因为在对阵罗斯托克队的比赛中,吃到了职业生涯第一张红牌的缘故,于天佑再一次成为了中德两国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人物。

    德国《踢球者》:……法兰克福队的中国少年85号前锋于,连续两场比赛毫无建树之后,终于在客场挑战罗斯托克队的比赛中,助攻挪威前锋弗约托夫特进球,帮助球队扳平了比分……一度在比赛中迎来状态复苏迹象的中国少年,却因为全场比赛第80分钟的一次不冷静行为,葬送了球队整场比赛的努力……

    《图片报》:……伤愈复出的汉堡前锋巴巴雷茨(SergeiBarbarez),凭借本轮比赛中完成的帽子戏法(德甲联赛十五轮结束,攻进9粒进球),重新夺回了射手榜头名的位置。

    而原本占据射手榜头名位置的,法兰克福队前锋于,不但连续三场比赛遭遇进球荒,并且还在本轮对阵罗斯托克队的比赛中,为自己的年轻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相比于德国媒体的苛刻,不论是出于保护年轻球员的角度,还是客观报道事实的角度,国内的大部分媒体都在于天佑的“生涯首红”事件中,坚定的站在了“中国闪电”一边。

    《体坛周报》:……从当时比赛的录像回放来看,于天佑的右手并没有打到对方的脸上,而只是将对方指向自己的手指推开而已。但是,狡猾的奥斯瓦尔德却利用这个机会,在主裁判没有看清楚真实状况的情况下,凭借自己高超的“演技”,借助裁判之手将年轻的中国前锋“请”出了场外……相信用不了多久,好莱坞的大导演们就会争先恐后的向这位罗斯托克后卫抛出橄榄枝吧。他的高超演技,甚至已经具备了角逐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桂冠的实力……

    《足球》报:……“中国闪电”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五轮德甲比赛当中,凭借不断的跑动以及恐怖的速度优势,在场上近80分钟的时间里,多次在对方禁区附近制造出极具威胁的攻势。如果不是运气欠佳的缘故,早已攻破对方的大门结束自己连续两场比赛的进球荒了……不过,最令人感到遗憾的,还是因为他的年轻让自己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

    对阵罗斯托克队的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法兰克福俱乐部便通过官方渠道,向德国足协提出了申述。从比赛录像之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于天佑并没有击打对方的脸部,奥斯瓦尔德的夸张倒地才是彻头彻尾的欺骗行为。

    因此,法兰克福俱乐部请求德国足协撤销针对于天佑的红牌处罚,并且要求德国足协严惩奥斯瓦尔德的欺骗行为。

    一天之后,办事效率极高的德国足协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们没有撤销当值主裁判对于天佑的红牌判罚,但是同样不会采纳主裁判“建议对其停赛五场”的提议,而是按照普通红牌那样停赛一场。不过,对于法兰克福俱乐部要求的,针对奥斯瓦尔德的处罚,德国足协同样没有予以采纳。

    其实,法兰克福俱乐部一开始就非常清楚,德国足协会做出怎样的回应。之所以要在第一时间通过官方渠道提出申述,最主要的就是害怕德国足协针对于天佑那“子虚乌有”的暴力行为,追加停赛场次。

    同样的,德国足协内部也很清楚,当值主裁判对于天佑的红牌判罚是个明显的误判。但是,做为德国足球的最高管理机构,也必须维护在世界足坛当中,素以执法公正、准确而著称的德国裁判的尊严。因此,在明知法兰克福俱乐部蒙受了冤屈,也只能坚定的站在裁判一边。

    不过,德国足协也对法兰克福俱乐部做出了一点小小的补偿,因为他们允许于天佑自行选择将在哪场比赛进行停赛处罚……

    这一“补偿”对于将在周末主场迎战实力相当的,沃尔夫斯堡(VfLWolfsburg)队的法兰克福队来说,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已经遭遇三连败的他们,如果无法在对阵沃尔夫斯堡队的比赛中获胜,那么对于球队士气的打击,必然是十分严重的。

    因此,对于无论如何都必须争取胜利的法兰克福队来说,队内头号射手能够首发登场,无疑会大大的增加球队获胜的机会。

    ¥¥¥¥¥¥

    国内BX市中心医院,医生办公室。

    “医生,我孙子还能活多久?”一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焦急的向对面的医生询问道。

    “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移植捐赠者的话,大概还有半年左右吧……”因为已经见惯了生离死别的关系,医生的话语里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仿佛只是在叙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医生,如果能够找到捐赠者的话,手术费用大概需要多少呢?”焦急的询问道。

    “恩……估计最少也需要二十万左右吧。”医生依旧平淡的说道。

    “二……二十万……吗”听到医生嘴里说出的数字,老人的身体瞬间便瘫软下来。

    二十万这个数字,对于一些有钱人来说也许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每月只有不到1000元退休金的老人来说,无异于一个天文数字了……

    ¥¥¥¥¥¥

    法兰克福俱乐部训练场。

    虽然现在的德国已经进入了冬季,但是由于设施的完备,法兰克福队的训练场上还是一派绿油油的景象。

    距离球队开始训练还有四十多分钟,法兰克福队的“中国火箭”尹志诚,便已经来到了训练场边。

    望着已经阔别了两个多月的训练场,尹志诚的心中充满了激动。终于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