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网游小说 > 绿茵霸者 > 第18章:分别(国内篇完结)

第18章:分别(国内篇完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998年12月3日,星期五。

    第五中学附近,北来顺火锅城最大的一个包间内,本来只能容纳三十人同时就餐的包间内,已经挤进来了将近四十人。

    “大家安静一下,在开始吃饭之前,我提议大家先来敬李老师、石磊和天佑他们一杯,感谢他们的盛情款待。”第五中学足球队队长张翔,举起手中的酒杯高声道。

    紧接着,在场的近四十人全部站了起来,拿起了各自的酒杯。然后,“感谢李老师”“感谢石磊”“感谢天佑”的各自感谢声,就乱做了一团。

    张翔之所以要大家感谢李志伟他们三个人,完全是因为这顿饭的东家就是他们三个人。石磊和于天佑分别拿出了,自己入选全省大赛最佳阵容的500块奖金;而李志伟更是将自己获得最佳教练的1000块奖金拿了出来,不仅如此,李志伟更是告诉大家,如果这两千块钱不够支付这顿饭的花销,那么多出来的部分,全部由他承担。

    ¥¥¥¥

    一周前,在辽宁宏兴少年队结束了两周试训的谢祥福,回到了第五中学,重新开始了上午上课,下午训练的校园生活。

    李志伟办公室内。

    “怎么样大福(球队内都这样称呼谢祥福)?你这两周的试训表现的怎么样?他们说要你了吗?”李志伟急切的问道。

    “呵呵,我自己觉得还可以吧,不过没有说要我,也没有说不要。只是让我回来等消息。”谢祥福微笑着说道。

    “哦,这样啊!”

    三天后,由于昨天晚上熬夜看球的关系,李志伟便利用午休的时间,在办公室里补觉了。可就在他刚刚睡着还不到十分钟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急促而有力的敲门声。

    “谁啊!大中午的,让不让人睡觉了。”刚刚睡着就被人打断了“美梦”的李志伟显然有些不太高兴,说话的声音也比平时高了很多。

    “李老师,是……是我,大福。”听到李志伟有些不爽的声音,吓的谢祥福大气都不敢喘。

    “哦,是你啊,进来吧。”听到是谢祥福,李志伟的怒气稍稍减弱了几分,对于自己这个爱徒,他还是非常喜欢的。

    谢祥福走进办公室后,轻轻的关上了门,缓缓的走到了李志伟躺着的沙发前。

    还没等李志伟坐起来,早已难掩兴奋的谢祥福,就上前一把抱住了沙发上的李志伟。

    “哎,你,你,你干什么?”李志伟被谢祥福这一突然的举动给吓了一跳,猛的挣脱了对方的“熊抱”然后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李老师,上午的时候辽宁队给我家里打电话了,说完通过了他们的测试,近几天内就会向学校发来邀请函,让我办理一下相关的手续。下个月初就去辽宁少年队报到。”谢祥福满脸兴奋的说道。

    从小就立柱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的谢祥福,由于小学时期身体非常瘦弱的关系,远比同龄的其他球员们付出了更多的努力。如今,终于迈出了走向职业球员的第一步,他内心之中的兴奋之情早已无法形容。

    而他面前的李志伟,显然比他更加兴奋,竟然一把将谢祥福拉到自己面前紧紧的抱在怀里,兴奋的说道:“成功了,你终于成功了啊!”

    虽然,李志伟也曾经是老辽宁队的一员,但是他由于伤病的原因,还没有等到中国的职业联赛创办时,就遗憾的告别了足坛,也因此永远告别了他的职业球员之梦。

    试想,哪一个踢球的人,在小的时候不想成为一名职业球员呢?更何况,李志伟在因伤退役之前,就已经是辽宁足球队的一员了。没能成为一名职业球员,是他一生中永远的遗憾。

    现在,自己的得意弟子,终于迈出了成为职业球员的第一步,李志伟便将自己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都寄托在了谢祥福的身上。虽然,在李志伟看来于天佑成为一名职业球员,甚至以他的天赋成为中国足球的旗帜性人物,都是早晚的事情。

    但是像于天佑那种拥有变态天赋的球员,即使有所成就也并不会让李志伟有多少自豪感,毕竟球员的天赋与教练并没有多少关系。

    而谢祥福就有所不同了,像他这种既没有多少天赋,而且技术特点也并不鲜明的球员,想要从学生足球赛中被职业球队所发现,就必须要具有“伯乐”眼光的教练,才能给他以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并且,他的成功也能够从侧面来证明,一个教练的看人能力。

    ¥¥¥¥

    “其实不应该让你们喝酒。但是,老师今天就是想让你们多喝点,喝醉了老师把你们送回家。来,干了!”李志伟将酒杯里的啤酒一饮而尽,由于已经喝了很多酒,有些摇摇晃晃的他险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张翔在梁建生的帮助下,将已经有些语无伦次的李志伟,扶到了包间角落里的沙发上。然后,端起自己的酒杯,来到了谢祥福、于天佑和石磊三人所在的那一桌。

    “来,石磊、天佑,我先敬你们两个一杯,感谢你们拿出自己的奖金,来请我们这些队友吃饭。”说完,就将手中的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队长,别这么说,比赛是十一个人踢的,如果没有大家的帮助,也就没有我们的成绩。”于天佑真诚的说道。

    于天佑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写满了真诚,并没有半点恭维的意思。他的个人实力虽然强悍,但他也非常清楚,如果没有队友们为他传球,他也根本不可能拿到最佳射手。

    “呵呵,别说那么多了,赶快把酒喝了。”张翔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于天佑手中的酒杯。

    “好,我喝!”说罢,于天佑也饮尽了杯中之酒。

    “大福,咱俩也得干一杯啊。”张翔一把搂住了身边的谢祥福继续说道。“我说自己是你的大师兄一点不为过吧?”

    谢祥福点了点头,张翔说的确实没错。两人同样是从光宇小学毕业之后,以特招生的身份到第五中学就读的。比谢祥福大了两岁的张翔,在小学时就非常喜欢这个训练十分刻苦的“小师弟”,而且也特别的照顾他。

    “哎,真羡慕你啊,在这么小的年纪就迈出了成为职业球员的第一步啊。再看看我自己……哎!”说罢,张翔的目光不自觉的扫视了一下另一边的于天佑,看到对方有些疑惑的看着自己,又迅速移开了自己的目光,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与其说张翔是羡慕身边的谢祥福,倒不如说他更嫉妒另一边的于天佑。因为,如果没有于天佑和大连东北路中学的王旭,在全省大赛上的出色发挥,相信以张翔的天赋和球技,也一样能够被选入最佳阵容之中。

    即便没有被选入最佳阵容,估计也可以像谢祥福一样,受到职业球队的青睐吧。可是,于天佑和王旭的表现,实在是太过耀眼了,让各支球队的教练或者球探,眼睛里根本看不到张翔的存在。虽然,张翔并不是个心胸狭窄的人,否则李志伟也不会选他做球队的队长。可他毕竟是个只有16岁的少年,在看到比自己还要年轻的队友,得到了职业球队的青睐,而且自己的实力也并不弱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一点也不嫉妒?

    如果,张翔要是知道于天佑已经是,连续两次拒绝了职业球队的邀请,他一定会气的吐血……

    两世为人的于天佑,怎能看不出张翔的心思。可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难道还能跟对方道歉?告诉张翔是自己不好,不应该发挥的那么好,从而影响了他没有被职业球队相中?估计如果那样的话,张翔非得当场抓狂不可。

    无奈之下,于天佑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反正过了春节自己与第五中学的足球队也要告别了。

    本应非常愉快的一顿饭,因为掺杂了一些复杂的情愫,让许多人的心情也变得不那么美丽了……

    ¥¥¥¥

    12月6日,谢祥福在父母的陪同下,坐上了开往省会沈阳的火车,迈出了成为职业球员的第一步……

    ¥¥¥¥

    1999年2月15日。

    于天佑与母亲一起来到了外公家,准备与外公和外婆度过去日本之前的最后一个除夕之夜。

    看着脸上早已爬满了皱纹的外公和外婆,于天佑的心里不禁一阵酸楚。自从自己出生以来,除了母亲之外,就要算外公和外婆最为照顾自己了。再过七天的时间,自己就要和母亲一起,到日本去生活了。以后再想见到外公和外婆,就非常的困难了。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最后的七天,与外公和外婆在一起的时间。

    其实,于静心和周曦来都想过让他们二老也一起到日本去生活,这样也可以有个照应。

    不过,因为十多年前于静心的父亲于尽忠,曾经反对她跟随周曦来一起到日本生活。所以,现在于尽忠说什么也不肯跟随他们一起到日本去生活。

    ¥¥¥¥

    1999年2月21日,周曦来回到了BX市,准备接上于静心母子前往日本。

    ¥¥¥¥

    1999年2月22日,于天佑和他的父母一起,坐上了飞往日本的飞机,一段全新的异国旅程即将开始……

    ¥¥¥¥

    张翔(初三)能力值:

    进攻意识:80

    无球跑动:74

    耐力:75弹跳力:73

    速度:87反应:82

    盘带:75传球:69

    射门:75头球:74

    预判:82力量:73

    ¥¥¥¥¥¥¥¥¥¥¥¥¥¥¥¥¥¥¥¥¥¥¥¥¥¥¥¥¥¥¥¥¥¥¥¥¥¥

    PS:有关国内的部分就写到这里了,接下来的部分就是于天佑在海外生活的第一站了。也正是从这第一站开始,于天佑就已经注定了“漂泊的生活”。

    很多其他的作品,主角离开中国的第一站基本上都是登陆欧洲足坛,但是我却有些另类的将自己主角的“第一站”设在了日本。也许,这样做会很影响我作品的成绩,但是我依然要这样选择。就像一开始我用了18个章节来讲述国内的故事一样,我想说,这是我的故事,我就要这样去讲述,哪怕很多读者并不希望看到更多的关于中国足球的故事。在小说的世界里,虽然可以感受到我们在现实中无法感受到的很多东西,但是现实中的很多问题是注定无法回避的。

    我之所以将主角离开中国的第一站设在日本,是因为本人特别喜欢日本足球的整体性,我觉得这正是中国足球最欠缺的东西。因此,我希望于天佑能够在日本将自己在中国很难提升的能力,在这里得到完善,之后再去迎接更加困难的挑战。这就是我的故事,一个循序渐进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