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都市种子王 > 第七十四章 野艾的炼制

第七十四章 野艾的炼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野艾,别称冰台,艾蒿,生长在路边,荒地。它外形与艾草相似,不仔细辨认,很容易认错。

    它是山林野地乡村路边非常常见的野草,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常常一长就是一大片。

    由于它气味浓郁,因此不被家禽牲畜喜爱,甚至连昆虫,都对它的口感十分嫌弃,因此,野艾在田地里,就是源源不绝的存在。

    如果说,在乡村里,野艾还有什么作用的话,那就是它燃烧后产生的浓烈气味,很适合夏天驱赶蚊虫。

    乡下人家,经常把野艾晒干,每天黄昏的时候,点燃一把干草,熏遍整个屋子。燃烧野艾产生的刺鼻味道,不仅蚊虫避退,就连人也不爱在屋内久待。

    不过等房间通风散气,残余一点草木灰的气味,感觉又有一些舒服的气息。

    林曾很小的时候,夏天跟随父亲回乡下老家,看到很多人都还在用野艾驱蚊。

    后来,随着蚊香驱蚊液的普及,除了一些还住在旧房子里的老人家,大部分人都不再使用野艾驱蚊了。

    林曾将汤勺放进被吃掉大半的西瓜里,开始将这些枝叶青绿生长旺盛的野艾连根拔起。

    拔了差不多有一把,林曾停手,带着野艾回到门里,关上铁门。

    将野艾放在桌角边,三五口将西瓜吃光,林曾不打算再出去干活了。此时太阳高升,不适宜户外劳作。

    林曾带着野艾进入育种空间。将其分成两部分。

    他打算一部分用居室方炼制,一部分用异化方炼制。

    试一试看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

    符纹在炉壁闪动,他轻松地完成居室方的炼制,再动手炼制比较困难的异化方,最后得到的两种植物种子,不仅从种子形态上对比差异很大,而且种子的种植方式,生长条件,甚至用途都截然不同。

    这就是育种师的能力。

    “藤叶薄烟香艾,藤本植物,初级中品品种子,从播种到可采摘约十五天天,生命力强悍,对养分,水份,光照需求低,喜干旱,叶片晶莹翠绿,姿态可爱。最初每日可采摘100克左右,种植一个月后,每株每日采收250克。新鲜叶片含水份少,可直接揉制成条,用整叶包裹,点燃无明火,轻烟淡绿,室内满溢叶片清淡馨香,闻之精神清明,药用效果是普通艾条数倍。驱逐身体寒气湿毒,理气安胎,对月经不调,宫寒不孕有奇效。”

    这是居室方炼制的野艾,同样是以野艾为原始植物,异化方炼制野艾出现的种子,更为特别。

    “异化七彩艾蒿,草本植物,初级上品种子,生长快速,喜光照,一周内可生长开花,花期长达十天,花色缤纷,花落结果,从结果到果实成熟,需要三十天以上时间,果实成熟后自然掉落。果实圆润,色彩与花色相同,质地坚实,可制作串珠手链,有淡香,驱除虫蚁。十粒异化野艾果实,可保持一年虫蚁不靠近周身一米。叶片燃烧,烟熏房间十分钟,可让房间长达十个小时虫蚁避退。”

    林曾想要的,是第二种植物。在还没有炼制之前,林曾希望能够强化野艾的驱蚊效果。没想到炼制出来的植物,作用更大。

    这一把野艾,林曾炼制出了二十颗藤叶薄烟香艾的种子,还有三颗异化七彩艾蒿的种子。

    想到异化七彩艾蒿的果实,林曾砰然心动,决定马上种下。

    他将藤叶薄烟香艾种子留了一颗,其他放入单独的玉匣子。玉匣子上浮现出一棵爬藤在墙壁上的植物。

    它的叶子,只有野艾一半大,薄薄一片,几乎透明,颜色如同阳绿翡翠,明艳就像用翡翠雕琢。它的种子形态,和自身叶片一摸一样,只不过只有指甲盖大小。

    异化七彩艾蒿的种子,豌豆大小,表面呈现七彩颜色。林曾只将一个放入玉匣子,其余都准备带出去种植。

    放入玉匣子的一霎那,一棵异常漂亮的植物出现在表面。

    它的叶片宽大翠绿,叶片之间点缀着各种颜色的花朵,还有各种颜色的果实。它花朵果实的色彩灵动,有些如天空湛蓝,有些如朝霞绯红,有些如嫩芽新绿……

    绕是林曾性别属男,也看得有几分心动。

    如果这棵植物被女生看到,必然会眼睛发光,就像进入珠宝首饰商店一样。

    林曾觉得这种植物简直就是表达爱慕的利器。亲手种植,日日看护,亲手采摘,串成首饰,让你随身佩戴,不受蚊虫困扰。

    咦?

    对了,江画一个人住在农场那荒郊野外,蚊虫蜘蛛挺多的,应该很需要这种驱除蚊子的彩珠。

    林曾自己也不知道,想到这些的时候,他的嘴角不自觉向上扬起。

    离开育种空间,林曾在苗圃选了一个光线最好的地方,将异化七彩艾蒿种下。

    为了让它快速生长,林曾将炼制异化七彩艾蒿而产生的衍生物,肥水微子融化,浇灌进两棵异化七彩艾蒿中。

    做完这些,林曾的肚子又咕噜咕噜响了起来。使用一次异化方消耗的精力非常大,林曾现在能吃下一桌饭菜。

    准备一顿饭菜,实际上是非常繁琐的一件事情。从洗菜,切菜,烹调,还有最后的洗碗。

    林曾做好饭菜,刚刚端上饭桌,准备开动,桌面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林曾拿过一看,是赵果德。

    “喂,林曾,你在苗圃吗?”赵果德的大嗓子不用扬声器也能听得很清楚。

    “是的,怎么了?”林曾奇怪问道。

    “那我过去了,顺便带你的员工给你考核一下。”赵果德周围有些杂音,他扯着嗓门说道。

    “行,你过来吧,我把地图定位发给你,挺好找的。”林曾一愣,随即说道。

    “那好,我先挂了。”

    老同学要过来,这即将开动的饭菜,要不要等待呢?

    不管了,林曾几乎没有犹豫,迅速扒拉就着一盘菜,先吃下一碗白米饭垫垫肚子。

    赵果德到来的速度很快,林曾将第三碗米饭吃完,肚子感到六层饱,苗圃的大门就传来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