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都市种子王 > 第五十三章 购买蜂蜜

第五十三章 购买蜂蜜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蜂蜜,有不同的种类吗?”林曾再一口吃下玫瑰花馒头,觉得自己确实很饿,又伸手拿了一个金黄色的小包子,包子褶子整齐漂亮,咬一口,是笋干猪肉馅,猪肉和笋干混合在一起的香味,让人食欲大开。

    “是的,虽然我养的是中华蜜蜂,也就是所谓的土蜂,但是不同时节,采收的蜂蜜,品质是不同的。”江画认真的解释道,“一般如果时节好的时候,在清河市可以采收两次蜂蜜,一次在荔枝和龙眼开花的时候,大约可以摇蜜两到三次,今年龙眼开花的时候,雨天太多,只采收了两次荔枝蜜。荔枝蜜气味带荔枝果香,质地稀,颜色浅,因为主要的蜜源来自荔枝树,所以一般叫荔枝蜜。还有就是在临近冬天的时候,蜜蜂主要采收的是一种鹅掌柴花蜜,不过,这时候蜂蜜都称为冬蜜,冬蜜色泽为淡琥珀色,容易结晶,大众普遍认为,冬蜜清热解毒,润燥滋养。”

    江画吃着馒头,娓娓道来蜂蜜的不同品种,林曾听着,对蜂蜜有了一些从前不知道的认识。他没有插话,继续侧耳倾听。

    “当然,其实蜂蜜最特别的地方,在于世界上永远没有相同的一批蜂蜜。相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相同的时间,都会酿造出不一样的蜂蜜。甚至同一批蜂蜜,储存在不同的容器中,经过几个月的时间,也会发生不同的变化。比如,我去年冬天,很幸运的采收到以枇杷花为主要花源的蜂蜜,色泽清亮透透明,在秋季的时候,晶莹剔透,到了冬天,装在玻璃罐里的,凝固成的结晶,形成了极为漂亮的花型结晶,而储存在陶土罐里的,则变成如羊脂白玉一般的膏状。”江画拿起透明玻璃水壶,给林曾添了一杯水。

    “这么特别?”林曾感到惊讶。在他之前的印象中,只觉得蜂蜜是一种好东西,没有太多其他概念。如今听江画讲解,才觉得蜂蜜是一种很有意思的食物。

    “那我能每种蜂蜜都买一些吗?”林曾问道。

    “可以,”江画笑了笑,说道,“我的蜂蜜储存在地窖里,因为真正纯蜂蜜是不会变质的,所以我储存的蜂蜜年限从五年前一直到现在。五年前是我开始养蜂的时候,可惜那一年年景不好,只采收了一百多斤的冬蜜,我就没有拿出去卖。后来这几年,正值采蜜的时节,气候都很好。我的地窖里存货还不少,你想要总共买多少斤?”

    “大概,十斤左右。”林曾考虑了一下说道,“能不能拿两斤的荔枝蜜,四斤你说的枇杷蜜,再加四斤的鹅掌柴花蜜,也就是冬蜜。”

    江画点了点头,他们两个人,说话的功夫,已经将木头矮桌上一盆子花式馒头包子全部吃光,一壶蜂蜜绿茶也都见底。只是,让林曾有些惊愕的是,盆子里的馒头包子,四分之三的分量,都在不知不觉中,进入对面那个看上去斯文清秀的女孩口中。

    “好的,不过,我要事先提醒一下,我家的蜂蜜,是在蜂巢中天然成熟的,每年也就有三百斤左右,绝不是市面上掺杂其他不明物体的所谓商品蜂蜜。所以价格也和市场上的不一样。”江画吃下最后一口包子,说道,“冬蜜每斤九十元,荔枝蜜每斤一百元。枇杷蜜每斤一百一十元。”

    “正好是一千元。”林曾心算了一下价格。几个月前在超市工作的林曾,是绝对不会花这份钱,这都快接近他半个月的工资了。不过,如今这一千元钱,不过是前阵子网店一天的收入。藤本绿叶菜上架后,网店的盈利更高。林曾花费一千元钱买十斤蜂蜜尝尝,也不觉得心疼。

    此时他身上却没有带那么多现金。林曾直说道:“我没有带那么多现金,能不能网上支付?”

    江画爽快地点头,回答道:“可以,我把支付帐号给你,或者你加我好友。”

    林曾网络支付帐号上的余额很多,都是网店的收入,还未转到银行卡上。

    林曾将钱款转给江画,江画收拾好桌面,起身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她接收了转账,挽起衣服袖子,说道:“我的蜂蜜藏在地窖里面,我去给你称重。”

    “地窖?”林曾没想到这房子还有地窖,有些好奇。

    江画似乎看出他的好奇心,想了想,问道:“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顺便帮我搭把手?”

    林曾正觉得有趣,连忙点头答应。

    江画带着林曾,离开待客的房间。穿过后面,才发现待客的房间后面,是一间很大的厨房。

    整个厨房的橱柜和桌台,都是原木制作,清漆涂面,粗看上去感觉简单朴素,细看才发现,那些柜门的边角,都雕刻着线条流畅的花饰,让这间厨房的气质,显得很不一样。

    厨房的工具很多,最显眼的是两个双开门冰箱。除此之外,还有大烤箱,电饭煲,豆浆机,榨汁机……

    还有其他工具,林曾也不知道何种用途。

    厨房里的锅碗瓢盆,有些悬挂在墙面上,有些整齐摆放在台面上。

    厨房中间,是一个宽敞的料理台,台面上摆放着两盆混合好的陷料。林曾从料理台旁走过,看到一份是猪肉韭菜馅,还有一份是竹笋猪肉馅。还有一个不锈钢盆子,盆子里正醒着面团。

    看起来,这是准备包饺子的节奏呢!

    林曾有些恍惚,想起十几年前,父母在世,家中温馨,一家人围坐桌前,碾皮剁馅,是多么快乐的时光。

    他已经多少年没有吃过自家包的饺子了。

    林曾心中意动,决定抽空给自己包一顿饺子吃。

    江画带着林曾,穿过这个有些奢侈的大厨房,来到一个木制楼梯后面。

    楼梯通向二楼,但在楼梯后面,有一个一米见方的木制井盖,这大概就是江画所说的地窖入口。

    不过,这么沉重的木头盖子,要怎么打开呢?

    还没等林曾多想,江画蹲下,白嫩的双手抓起地窖入口上覆盖的木制盖子上的把手,竟然将这个木头盖子凌空提起。

    “我来帮你吧。”林曾惊讶的险些没反应过来,他一愣,赶紧上前扶着沉甸甸的盖子。

    木盖最少有十厘米厚度,林曾完全想不通江画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怎么一个人把它提起来。并且,看上去,她似乎没觉得很吃力。

    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还客气的冲林曾抿唇一笑。

    两人将木制盖子抬到一边,放在地上。

    ——

    ——

    p.s各位各位,走过路过,收藏投票,给我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