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都市种子王 > 第五十章 收割野草

第五十章 收割野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顿非常满足的晚餐过后,林曾收拾好碗筷,拎着厨房的一个大水桶,浇进屋子里那些种植着爬藤植物的土壤里。

    林曾在厨房准备了两个大水桶,洗菜刷碗剩下的水,没有浪费,全都作为浇花的用水。这种方式,在都市农家论坛上,也广为分享,还有一些菜友,直接将藤本植物种植在厨房,洗菜剩余的用水,直接倒进花盆里就好了。

    做完这些,已经天色黑暗,时针将要指向九点。他回到二楼卧室,打开随身记事本,将今天已经完成的事件用红笔划去,还没有完成的事情,则抄写在明天的事件中。

    明天首先要去附近的山上转悠一圈,收集足够多的树叶杂草,这些都是炼制青膜球的原材料。

    网店的种植球销量,每日都在增长,所需的青膜球,也消耗甚大。甚至还有人网上联系,需要购买这种种植球,进行种苗的包装。

    林曾自然没打算现在将青膜球卖给别人。虽然青膜球的原材料都来自于山林野草树叶,但他自己还不够使用。

    用青膜球保护的植物种苗,保持着刚从地面挖出的新鲜和活力。加上育种师培育的种子生命力顽强,买回去只要马上种下,都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活率。

    这一点,也是林曾种苗非常受好评的原因之一。

    谁都希望自己买到的植物种苗生机勃勃,而不是种不成的植物。

    除了青膜球,还需要炼制几桶室内生长引导剂。

    在自己家中,林曾种植爬藤植物,没有太多规划。而眼下所进行的办公室室内绿化,就不能像在这里这样,东一棵,西一棵,七零八落。

    尤其是室内爬藤植物,通过生长引导剂,引导其长势,让它们的生长分布,更加美观整齐,更具有观赏价值。

    记好明天办事清单,林曾盘膝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呼吸均匀。

    育种师的修炼,除了在育种空间中绘制符文图纹,炼制种子之外,整理吸收记忆中的传承知识,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林曾在一日接着一日的静思中,将记忆中的传承知识,逐一吸收。他的水平,也越来越接近初级一星育种学徒。

    第二天,天色还未大亮,林曾起床,收拾起进山的工具。

    一把泛着白光的崭新镰刀,林曾还没用过几次,用来割草,再锋利不过了。

    两个大塑料口袋,硬挺的材质,宽大的袋口,可以装下不少野草。

    一个园艺手套,手心那面有一层保护胶,避免手被割伤。

    几瓶矿泉水,一包绿豆糕,一包板栗饼,一袋五香牛肉干。这些零食,是林曾储存着,以备来不及做饭时,代餐食用。

    林曾将东西放入育种空间。育种空间虽然可以放入这些杂物,但是林曾尽量少将和炼制种子无关的物品放进育种空间中。

    小电驴昨夜充满电量,驾车驶出苗圃,向着远离城市的方向,加速开去。

    他已经轻车熟路,目的地的山林,没有好看风景,也没做好走的山路,很少人到那里。

    一路而去,路边时而是一片稻田,时而是几亩菜地,还有不大的溪流,古朴的石桥,越是远离城市,周围的景致越是天然朴素,越是别有一番滋味。

    在一处山脚下,林曾还看到几十个蜂箱,错落有致的摆放在空地上,附近有许多高大的荔枝树,树上的荔枝接近成熟,红彤彤,一串串,看上去分外喜人。

    林曾稳稳控制着车把,心中一动,暗下决定,等会儿回程,顺便路过,看看有没有新鲜的荔枝,买上十来斤。

    出发大约半小时,偏离了水泥道路也有十分钟,林曾的电动车停在一处荒地。荒地在土路边上,已经被荒草和野藤覆盖。电驴在荒地旁的一块大石头边上停好,林曾取出育种空间里的大塑料袋和镰刀,戴好园艺手套,立马开始干起活来。

    几次经验,林曾对这项活已经很是熟悉。手套保护手心,他就不用担心野草叶边的小刺割手。抓过一把野草,也不管品种,抬手一挥镰刀,锋利的刀口,划过野草的茎叶,转眼之间,一把青草就被割下。

    一个塑料袋被塞得满满的,也不过是五分钟的时间。而林曾四周,一小片荒地,也被清理出来。

    眼下正是草木旺盛的季节,等到秋季来临,杂草干枯,只剩下常绿树木,那时候收集原材料就麻烦许多。

    这些年,家家户户都有电饭煲电磁炉,尤其是清河市这样东南沿海城市附近,几乎没有人再使用干柴烧灶。这些野草树枝,腐朽在山中,也无人理会。

    如果是前几十年,山上这些杂草树枝,早就被利用的干干净净了。

    装满两袋野草,林曾就躲到大石背后,将两袋野草送入育种空间。启动鼎炉,炼制青膜球。

    林曾已经能很好的控制鼎炉,绘制完符文图纹后,林曾就带着空塑料袋离开育种空间,继续收割野草。

    整整工作了一个上午,林曾也不记得收割了多少袋野草送入育种空间。

    到目前为止,还有一半的野草还未送入鼎炉炼制。炼制完成的青膜球,已经有三十多个了。

    夏天的日头越来越高,越来越烈,热辣辣的阳光晒在林曾背上,都能感觉烫呼呼。林曾手臂发软,绕是他自认为体力不错,精力充沛,此时也感觉体力不支,口干舌燥,想要坐下来好好休息。

    他将最后一瓶矿泉水咕噜咕噜喝光,顿时觉得头脑清爽许多。不过,体力劳动一个上午,林曾只觉得腹中空空,饥饿难耐。

    几块点心,似乎进入无底洞一般,吃光了也没填饱肚子。林曾知道,这是高强度的运动,消耗了大量的能量。

    这片荒地,被林曾清理出一片好大的空地。

    估算着这些野草,炼制的青膜球,已经足够林曾的网店使用一阵子了。林曾背靠岩石,将野草堆送入育种空间。

    育种空间不大的面积瞬时之间,被野草堆占据。林曾收拾工具,准备离开荒野。他现在又饥饿又干渴,恨不得跑进冷气房里,灌下几瓶透心凉的冷饮,才叫爽快。

    林曾加速小电驴,顺着原路,准备一路狂奔。他记得来时的路上,看到一家小杂货铺。

    正驾车飞奔,林曾来到一片被山丘环绕的田地。正是那处养蜂的农田。周围还种植着高大的荔枝树。和之前不同,林曾看到蜂箱之中,有一个戴着白色头罩的身影,在一个蜂箱旁摆弄着蜂巢。

    林曾心中一动,急忙停下电动车,他左右看了看,找到通往养蜂人那儿的小道。小道不宽,却是用水泥铺设,林曾开着电动车,顺着小路行使。

    那个戴着白色防护罩的养蜂人,大约也是看见林曾驶来,往这边扭头看了看,然后又举起蜂巢,专注的盯着。

    林曾没想到,沿路行使,却出现一片令人惊诧的景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