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都市种子王 > 第四十八章 种植土运输

第四十八章 种植土运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林曾将清一小六年级的办公室,设计了几个花槽。花槽是用红砖水泥搭建,用清素淡雅的瓷砖装饰表面。

    这些花槽,沿着墙壁砌成,就像四条水槽。只不过,这里面不是流水,而是倒入泥土,种植植物。此时,植物还没种上,房间看上去略显怪异。

    林曾带着张师傅叔侄,回到自己的苗圃。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搬运种植所需的土壤。

    林曾准备了很多装化肥的那种化纤编织袋。在苗圃角落选了一块地,准备运输土壤到清一小种植使用。

    张师傅的侄儿抡起铲子,飞快地将地上的土壤装进化纤编织袋中。张师傅在旁边搭手,一袋装满后,张师傅用绳子扎好,扛着袋子放到一辆小型运输的皮卡上。

    林曾之前也没想到,这个张师傅做事这么靠谱,仅仅跟他一说,他就找同样是川省的老乡,借来一辆皮卡,直接由他侄儿开着皮卡,到林曾的苗圃装土。

    装了二十多袋,林曾估算了一下,应该足够这间办公室使用了,他们才停下手里的活。

    林曾到屋里准备给他们切些水果,张师傅连忙拒绝,只说拿点热水,将自己和侄儿的大水壶罐子装满就可以了。

    张师傅和他侄儿,刚踏入屋内,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张嘴瞠目,直愣愣地盯着一楼满墙壁的绿色植物,半响说不出话来。

    张师傅侄儿的反应更为激烈,他惊叹地“哇”了几声,瞪大眼睛,走近几步,惊奇地盯着墙壁上一颗半红的西红柿,看了半天,才傻傻地问道:“这是真的吗?”

    “是呀,”林曾对他们的反应感到有趣。他没想到室内植物的旺盛生长,会给普通人带来这么大的震撼,“这是我种的室内番茄,和室内蔬菜,都可以吃的。”

    张师傅这时候才回过神来,他也走近墙壁,小心翼翼地凑近头,观察起一棵藤本红玉番茄的小黄花。感觉似乎真的是真花,才伸手轻轻地点了点花瓣,触摸到真实的触感,脸上写满了惊叹。

    “这西红柿怎么会爬到墙上去了?”张师傅眼也不眨,十分想不通的问道。他在没有离开老家之前,也是农田的好手,活了半辈子,可没有见过这么神气的番茄。

    “这是藤本红玉番茄,可以种植在室内,可以沿着墙壁生长。”林曾解释道。藤本红玉番茄虽然在都市农家论坛的菜友圈子里极为火爆,但是却没有达到人尽皆知的程度。张师傅终日为生计忙碌,也不会上网看手机玩电脑,自然不知道。

    “这可好了。”张师傅眼睛发亮,盯着种在墙壁边上的番茄,连连赞道。

    林曾看张师傅和他侄儿还在兴趣盎然地观察藤本番茄,于是自己走到二楼,给他们烧了一壶水,切了一个甜瓜,还有两瓶汽水,拿到楼下。

    “来,张师傅,吃口甜瓜。”林曾招呼道。

    叔侄俩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番茄上移开,看到林曾递上的甜瓜,张师傅连连摆手,摇头说道:“不要啦不要的,我们不吃了。”

    “不要客气,尝尝看。”林曾切好甜瓜,没想到张师傅叔侄两人,谁也不吃,只将自己随身的塑料水壶装满开水,就要马上将土壤运走。

    林曾没辙,只能放下甜瓜。有些人的性格就是如此,生怕占了别人的便宜,麻烦别人,这种人在老一辈中尤其常见。虽然看上去他们的言行有些迂腐,但是这一类型的人,往往很多都是很让人信任的人。

    林曾是跟着皮卡一起回来,小电驴还放在清一小校园里,所以他现在也要跟着皮卡回学校一趟。

    在上车前,林曾想了想,拿出两个藤本红玉番茄的种植球,放进随身的包里。

    张师傅的侄儿性格沉默,在驾驶座稳当地开车,张师傅坐在副驾驶座,和坐在后座的林曾闲聊。

    只不过,由于口音差异的影响,张师傅说的话,林曾十句之中有三四句都听的不太清楚。

    林曾和他聊了一会儿,将两个番茄种植球拿了出来,递给张师傅,说道:“这是我房间里种的番茄的种苗,张师傅你可以拿回去种种看。”

    张师傅一愣,连忙摆手摇头,急切地说道:“不要不要,我哪能收,不要不要。”

    “你就拿了吧。”红玉番茄的种植球,透明的保护膜,包裹些新鲜的种苗,看上去很是高大上的模样。但是这实际地价值,对林曾来说,就是无本的买卖。

    “不要不要,小哥你就收回去吧,我可不能随便拿,你这是要拿去卖的吧?我可不能拿你的。”张师傅在苗圃的时候,已经看到墙角的塑料袋里,装满了这种种植球,稍微一想,就知道林曾肯定不是自己留着种植。

    “叔,我给老板钱,我们买两个吧。”几乎都在沉默中的张师傅的侄儿突然开口说道。

    林曾本来想打算将番茄种苗送给他们,没想到这叔侄两人却是固执,先是不收,后来一定要给钱。

    林曾只得无奈收了他们十块钱。

    皮卡驶进校园,三人下车,二十多袋的种植土,三人也要来回两三趟。

    林曾虽然花钱雇佣张师傅,却也没有干站着,他顺手拎起两袋泥土,大步走上楼梯。

    张师傅和他侄儿,从车里掏出两件老旧破损的工装,往肩膀上一披,然后利落地每人扛了三袋种植土,快步跟上林曾的步伐。

    顺手带了两袋土,林曾就没有继续下楼搬运,他取出随身钥匙扣上的折叠剪刀,拆开袋子,将种植土倾倒入花槽中。

    张师傅叔侄来回好几趟,终于将车上的种植土搬完。林曾也将花槽填了八分满的种植土。

    不过,林曾带的土,有些多,最后剩了三袋。正好这些土壤还有用处林曾就将它们堆在墙角。

    一番忙碌,已经是下午三点,林曾将两日的工钱结算给张师傅叔侄。张师傅满脸笑容,连连道谢,他侄儿眼睛里也透出喜悦之色。

    最后林曾留下张师傅的手机号码,承诺下次有需要工人,肯定第一个联系他们。

    张师傅叔侄两人,见事情已经结束,林曾也没有活分派,就告辞离开。

    林曾一人,独自在空旷的六楼办公室,仔细琢磨起后面的种植计划。

    他随便找了一处干净的地面坐下,掏出随身笔记本,先在笔记本上,将办公室进行分区。四面墙壁,天花板,地面,这是大区域的划分。

    四面墙,有两面是整墙,墙面别无他物。还有一面有门窗,最后一面朝着外面街道,也有一排窗户。

    林曾在设计时,会根据不同的情况,种植不同的植物,让室内环境,更具有美感。

    写写停停,时而沉思,时而挥笔疾书,大约花了快一个小时的时间,他终于将最后的方案敲定下来。

    他正准备起身,离开学校,突然一声严肃响亮的呵斥声,从办公室外传进来。

    “你是谁呀,这办公室怎么回事?”

    ——

    ——

    p.s突然发现,俺的书多了一张美女封面。。。啥情况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