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都市种子王 > 第一章 不顺意的人生

第一章 不顺意的人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有人天生贵命,闲而淡然,富贵一生,有人终日碌碌,却依然出卖劳力,也无法换得一日轻松。

    林曾啃掉手里的白馒头,咕咕噜噜将塑料水杯里的白开水喝光。

    这是他每天的早饭。

    城市的早餐工程,遍布街头角落,便利而且廉价。早餐不过两块,午餐公司快餐,晚餐将就着糊弄一下。

    这就是他的生活,他的一日三餐。

    他踩着二手的电动车,飞奔着冲向公司。

    他白天的工作,是超市配送员,月工资不过两千,加上奖金和全勤奖,也不到两千五。在清河市,这种收入水平,只能勉强度日。

    超市底层工作人员的一日,辛苦而又忙碌。调货,配送,处理商品,从清晨到中午,微微喘一口气,然后一直到傍晚下班。终日的机械工作,让林曾思维和身体日趋麻木。

    下班之后,他继续骑着老旧的电驴,杀回租住的房间。

    房屋是八十年代六层楼房的阁楼,顶楼红砖搭建,房东违章建筑,简单十五平方米单间,冬日寒冷,夏日酷暑,环境恶劣。

    林曾顾不得抹去额头的汗水,一进屋,拎起一个很大的化纤塑料袋,蹬蹬瞪,如风一样的速度,跑向一楼,顺手将沉重的塑料袋放在电动车上。

    本就不大的电动车,几乎不堪重负。

    还有一个一直挂在车上的黑色塑料袋,袋子里装着今天他去超市顺手采买的冻肉和蔬菜。

    几乎没有喘息的时间,林曾奋力踩着脚踏,给电动车加力。街上人群匆忙,路灯未明。

    大约晚上六点,林曾将电驴停在清河市永丰购物中心的停车场里,拎着所有的东西,步行走向不远处夜市街的中段。

    从三流的大学毕业后,林曾的生活,每一分秒,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想着恋爱四年的女友,想着将来的生活,想着眼下居无定所的日子,再苦再累,林曾咬牙也要坚持下去。

    化纤塑料袋子里,装着一个小型的烧烤架。还有,一袋黑漆漆的火炭。

    光靠着白天工作的工资,他根本无法在这个城市立足。只能利用晚上的几个小时时间,在夜市摆摊,赚取外快。

    占地,摆摊,起火,处理食材。林曾手艺娴熟,不消片刻,就支好摊子,开始营业。

    “烧烤!新鲜的烧烤!鱿鱼,鸡腿,路过的尝一尝,鲜嫩香辣的烧烤,烧烤。”

    林曾一边烤着一串年糕,一边大声吆喝着。

    来不及吃晚饭,他只能趁着人少的时候,烤制一些年糕烧饼,再烤一串鸡腿香菇,最后加点蔬菜,喝点凉开水,就是今日的一顿饭了。

    省钱又省事。

    他在这条夜市街摆摊一年有余,多的时候,每日可以进账上百元,但是生意清淡的话,还不够夜市的管理费。

    从六点,一直经营到十点。

    大约不是在双休日,今天的生意不算火爆。从超市带出来的材料,卖掉了一半多,估算着,大约赚了一百出头。

    将炭火熄灭,收拾起工具,林曾只感觉满身疲累,脚步沉重如灌铅。

    街上的行人渐少,背着越发沉重的架子,林曾回到永丰购物中心停车场。

    突然,他脚步一顿,看着停车场边的一个小摊,弯下腰来。

    这个摊子很是简陋,只有一块一平方米大小的红布铺在地上,一个玩手机红发少年蹲坐在小板凳上。

    感觉到林曾的停留,少年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离开,扯着笑,有气无力的招呼道:“嘿,首饰,发饰,项链,便宜卖便宜卖。”

    “这些多少钱?”林曾扫了一遍小摊子,目光停留在一排银色的项链上。

    “一条二十块,快收摊了,便宜卖了。”红发少年看到林曾似乎有点想买,顿时精神许多,他随手拉起一串挂着骷髅头的项链,卖力的推销道。

    “呃,我看看其他。”林曾摇摇头,对少年手上那条,丝毫不感兴趣。

    项链不多,吸引林曾目光的,是一条纤细的银白色项链,项链上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水滴吊坠,看上去圆润可爱。

    简单,简洁,却有点百看不厌的模样。

    “这条这么简单,什么花样装饰也没有,再便宜一点卖给我吧。”林曾在夜市混了一年,自然明白这里的规矩。

    见面砍一半,都是心慈手软的主。

    “这已经够便宜了。”红发少年歪了歪嘴,使劲揉了一下鼻子,扯着嗓子说道。

    “八块钱吧,我拿走。”林曾拎着吊坠项链,漫不经心地说道。

    “啊呀妈呀,大哥,这八块钱还不够我的批发价格呢,你以为我这些东西都是大风刮来的呀!”红发少年气极而笑,愤愤说道。

    “那算了,我不要了。”林曾站起身,作势欲走。

    “唉,别呀,大哥,给点诚意吧,算你十五元,吐血亏本甩卖了。”红发少年看林曾神情淡然地看着手表,一副要离开的架势,急着说道。

    “不行,太贵了,我也是穷人,买不起。”林曾坚定的摇摇头,迈出一步。

    “哎呀,大哥,要不你再加点给我呗,总别让我亏惨了。”红发少年追出两步,语速更急了。

    “这样吧,大家都不容易,算是十块钱。”林曾无所谓地说道。

    “这才加两块呀?这……”红发少年犹豫间,看到林曾仿佛真要走了,才咬咬牙,一副割血卖肉的表情说道,“十块钱就十块钱,大哥你太会砍价了,我可亏惨了。”

    林曾挑眉一笑,从口袋了掏出十块钱,将吊坠项链收好。

    夜风清凉,汗水浸透他的衬衣,在夜风下,冰凉清透,很是舒服。林曾将吊坠项链放在衬衫口袋里,大步走向停车场。

    他将工具挂号,启动电驴,却不走过来时的方向。

    车头右摆,行驶大约二十分钟,他来到一个小区旁边。

    比起林曾的破房间,这里的小区无论是治安还是环境,都强上一大截。

    这是他女朋友陈欢月的住处。她同两个女友一起合租,三房一厅,空调冰箱彩电设施齐全,就是价格偏贵,一个月单间一千元的房租。

    对陈欢月来说,房租就占去了她大半薪水,剩下一千块根本不够开销,好在林曾生活节俭,每月夜市摆摊赚来的钱,几乎都补贴给她。

    摸了摸胸口的吊坠项链,林曾嘴角挂着淡淡笑意。陈欢月从大学起就喜欢这些小玩意,当年在学校,每次逛街看到,都会买上一些,当做毛衣配饰。所以林曾看到这些小饰物,总会习惯性地给她买一两件。

    想到娇俏甜美的女朋友,林曾一日辛劳疲惫,都仿佛消失无踪。

    他眯着眼,将电动车在车位上停好,抬头准备走向陈欢月住处的楼梯口,正准备给她打个电话。

    突然,林曾的笑容僵在脸上。

    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头脑空白地看着站在对面的一对男女。

    男人西装革履,身材挺拔,靠着一辆SUV,搂着一个身穿冰蓝雪纺长裙的女子。

    女子笑容甜美,俏皮仰头,轻轻啄了一口男人的唇角。

    女子的身影,是印刻在林曾心中整整四年的倩影。他记得,这件飘逸如仙的长裙,是他和陈欢月上个月刚买的。

    为此,他花费了一整个月的房租。为此,他被迫连着一个月到建筑工地做临时工,到现在还欠着房东的租金。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僵硬地走过去,步步艰难。

    西装男人掏出一个朱红绒毛盒子,微笑着打开。

    林曾眼睁睁地看着陈欢月的背影,看着她接过盒子,看着她笑语欢悦,看着她双臂搂住对方的腰。

    林曾再也无法看下去了。

    他像一只狂怒的狮子,猛冲上前,扯开陈欢月,用尽全力,挥拳砸向那个男人。

    “啊——!”

    惊变让陈欢月和那个男人都有些惊呆了。

    直到陈欢月看到不断挥拳的男子熟悉的背影,惊恐地叫出声。

    “混蛋!”

    突如其来的拳击,让那名男子昏头昏脑,但三两拳之后,身体本能地开始反击。

    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如两只搏斗的野兽,结实的拳头,毫无保留地砸向对方。

    “啊!天呐,救命!该死!林曾,你给我住手!”陈欢月惊慌失措,却无法阻止,只能奋力尖叫。

    发现情况的小区保安,还有路过的小区居民,好几人费力将林曾和那个男人拉开。

    “金辉,你没事吧?”陈欢月冲上前,心疼地摸着西装男人的脸颊。他脸上青紫难看,眼神阴狠。

    林曾麻木地注视着他们的言行,伸手摸了摸衬衣口袋的吊坠项链,勾嘴冷笑。

    “金辉,对不起,我和他谈一谈,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陈欢月深深呼吸,平抑心情,然后冷静转头,目光坚定地看着林曾,说道,“林曾,我们到旁边谈一谈。”

    林曾满腔的怒火,化为悲凉,他默默看着陈欢月熟悉面孔,看着她毫不留情地转头,纤细高跟鞋,踩在路面,摇曳生姿。

    “林曾,我们分手吧。”陈欢月单刀直入,毫不犹豫地说道。

    林曾深邃的眼睛,直直盯着陈欢月,没有给她任何回答。

    陈欢月被林曾的视线,盯得有些虚软,握了握拳头,颇有恼怒地说道:“林曾,你知不知道,我不想再跟你过着看不见未来的日子。我知道你很苦,也知道你很努力,但是有一些鸿沟,是努力和奋斗,都无法填补的。我再也无法忍受每日一块钱精算着花的日子,你知道吗?每一次看到你去夜市卖烧烤回来,你身上的油烟味,让人有多么无法忍耐。林曾,我们不合适,你不要勉强了。”

    林曾眼睛不眨,眼中的神色,逐渐变得冷厉。

    他从衬衣口袋中,取出今晚在夜市买的吊坠,晃动的吊坠,在橘色路灯的照射下,闪烁着微微七彩光芒。

    “呵呵,”陈欢月讽刺地一笑,“送给我吗?林曾,这种廉价的东西,你送给我多少了?我没有一样敢戴出去的。你以为我还是不懂事的小女生吗?周金辉今晚送给我一条施华洛奇的水晶项链,粉色的水晶,很漂亮,周金辉的家族,富裕和权势皆有,你……”

    “不,”林曾目光冰冷,打断陈欢月的话,他缓缓摇摇头,说道,“不会给你,你不配!”

    被打断说话的陈欢月表情错愕,她还无法相信,一向对她极为宠溺的林曾会毫不留情的打断她说话。

    林曾紧紧拳头紧紧握住水滴吊坠,仿佛要将其捏碎。

    手上受伤的血口子,顺着指缝,流进拳心。

    “陈欢月,今日,我与你,所有感情,一刀两断。”
已经是第一章章节目录第二章 育种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