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一世倾歌 > 072 寻人

072 寻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顾建文毕竟是醉酒状态,神智只是清晰了那么一瞬间,便又沉醉下去。

    然,那一瞬,便已最够。

    即便是顾建文醉倒无法感知外界,如萱会武,以她的能力想要确保顾建文安全无虞,亦不是难事。

    可以说,顾倾歌为这件事情筹划周全,顾建斌想要逃离可能性很小,赵氏和顾建业想要设计顾建文更是难上加难。

    那经此之后,顾建业必是会联系秦景文,换句话来说,顾汐华就快要出现了。

    顾倾歌计算了一下,前世顾建文因康承之役离开的时候大约还在一年后,那么今生必定不会是康承之役这个契机。

    也就是说,在这不久后,顾建文必是会因某种缘故离开一段时间,这样顾汐华才能冒名进入忠勇侯府。

    顾倾歌仔细的想了片刻,丝毫没有头绪,只记得近些日子的大事只有承国的百花节了。

    想到百花节,顾倾歌的眸子便冷了下来。

    前世,顾倾歌便是在百花节中遇到了秦景文,从此万劫不复。

    今生,她倒是想看看,秦景文会不会还和上一世玩一样的花招。

    ※※※

    几日后的清晨,顾倾歌带着如萱、暖苏去见了顾建文。

    顾建文晨起有一个习惯,那便是会在忠勇侯府的武场习剑,会一直练到将近巳时,因此顾倾歌去的便是这武场。

    顾倾歌到的时候顾建文正拿着一杆银枪耍的虎虎生威,边上站着的迦楠手上也拿着一杆银枪,见到顾倾歌先是双手抱拳行了个礼,又目不斜视的看向场中。

    顾建文银枪一甩,迦楠忽的冲向场内,人未到银枪先至,暖苏惊的“啊”了一声,如萱双手握拳好似有些紧张,顾倾歌却是嘴唇勾起,神色不见一丝波动。

    顾建文似是察觉到身后的异响,身形一转,手上的银枪便朝着迦楠的方向刺了出去,只听一声响亮的碰撞声,两人神色都没有变化,手上却是快速分了开来。

    迦楠率先行动,脚下如风,银枪如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顾建文攻击,顾建文侧身,银枪堪堪刺到他身前一寸之地。

    顾建文单手抓住身前的银枪,用力一拉,迦楠纹丝未动,手上却是青筋直冒,顾建文飞起一条腿顺着银枪上的力道踢向迦楠,迦楠身形一闪,两人便在半空中你来我往。

    如萱看的很是激动,双手抱拳不住的赞叹:“好枪法!好伸手!好脚力!”

    顾倾歌哭笑不得,想来这小妮子真的是个不爱红装爱武装的主。

    两人缠打了将近半个时辰,最后以顾建文的银枪率先制住迦楠的要害为尾终结。

    迦楠气喘吁吁的抱拳:“将军功力更胜从前。”

    顾建文将银枪放回原位,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还需要磨练。”

    迦楠的神色严肃,“是。”

    顾建文看向场外一直观战的顾倾歌,笑道:“歌儿何时来的?”

    “来了有一会儿了。”顾倾歌笑道,“爹爹可需先洗漱一番?”

    “不必。”顾建文边走边道:“你定是有事吧,正好我找你也有些事情要说。”

    顾建文说着,让一个小厮先去准备些茶点,这才将顾倾歌引到书房,“歌儿可食了早膳?”

    “食过的。”顾倾歌笑道:“今日来找爹爹确实是有些事情。”

    顾建文擦了擦额上的汗水,说道:“说吧。”

    “歌儿想劳烦爹爹帮歌儿找一个人。”

    “哦?”顾建文有些好奇,“何人?”

    顾倾歌侧了侧身子,露出身后的如萱,“便是如萱的哥哥。”

    顾建文的目光落在如萱身上,“你哥哥?”

    “是。”如萱跪倒在地,“奴婢的哥哥名叫霍康,因家中受灾,和奴婢一起被迫背井离乡讨生活,本来哥哥是说要去从军的,却不料在半途中和奴婢走散,一直音讯全无。奴婢想着,哥哥或许从军去了,便想求着老爷帮奴婢一把,奴婢必定感恩不尽!”

    “你先起来。”顾建文沉吟片刻,又道:“既是歌儿开口,我定会相助,只是你可还记得你哥哥的模样,可能画下来?”

    如萱站起身,“奴婢记得,却不会画。”

    顾倾歌忽然道:“无妨,你说说特征,我先画一幅你看看像是不像?”

    如萱一愣,继而欢喜的道:“是。”

    顾倾歌冲顾建文一笑,“看来是要借爹爹的笔墨一用了。”

    顾建文让开身子,看向顾倾歌的目光惊叹且深邃,“歌儿随意。”

    顾倾歌走到桌案前,拿起毛笔,在如萱的描述下一笔一划的画了起来。

    画好之后,顾倾歌放下手中的毛笔,将画纸拿给如萱看,“你看看可是像你哥哥?”

    如萱接过,呆滞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像,太像了!”

    她忽然抬起头来看向顾倾歌,“小姐真是神人,画的简直比奴婢记忆中的还像真人,就像小姐见过奴婢的哥哥一般!”

    顾倾歌笑了笑,没有接话。

    她可不就是见过霍康么?

    顾建文接过如萱手中的画像,且不论画像中的人物是否像真人,单论这笔法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不是如萱,自然看得出这其中的关键。

    顾建文的眸色骤然深邃,他抬头看向顾倾歌,顾倾歌正浅笑着回望他。

    这个女儿,好像自从落水之后,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她还是歌儿,还是他们的贴心小棉袄,那便足够了。

    顾建文将画像收好,对如萱道:“你放心,你的事情我记下了,明日便去军中帮你寻找,一有消息便会派人告知你。”

    如萱激动的双膝跪地,喜极而泣,不住的说道:“奴婢谢过老爷,谢过小姐。”

    “不必如此多礼,你既是歌儿的贴身之人,我必是会权利相助的。”顾建文看向顾倾歌,又道:“你们先下去,我有事和你们小姐说。”

    如萱和暖苏应声而下,顿时,偌大的书房只剩下顾建文和顾倾歌两人。

    “歌儿。”顾建文先打破沉静,语气显得有些沉重,“你如今,让为父,刮目相看啊。”

    顾建文很少用“为父”两次,总是“我”,如今这么一说,却是让顾倾歌心中一凛。
071 真相章节目录073 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