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一世倾歌 > 052 婚事

052 婚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秦安瑾走到赤云身边,轻抚它身上的棕毛,赤云亲昵的在他手心中蹭了蹭,尾巴在身后扫了一下又一下。

    秦安瑾翻身上马,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秦世玄,挑了挑眉道:“不走?”

    秦世玄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笑道:“不走是留在这里喂野兽么?”

    说罢,秦世玄翻身上马,和秦安瑾并驾齐驱。

    桑易:“......”

    程信:“......”

    墨言:“......”

    三人欲哭无泪,所以,是要他们留在这里喂野兽么?

    秦世玄来的时候骑的是赤云,墨言也是骑着自己的爱马来的,现在秦安瑾骑赤云、秦世玄骑着墨言的爱驹,这剩下的三人可不就是要欲哭无泪么?

    无奈,三人只好施展轻功,紧随其上。

    ※※※

    顾倾歌等人回到许国公府,才进门许管家便迎了上来,先是对众人行礼之后对郑氏道:“大夫人,锦绣阁的赵管事来了,说是之前定的红锦已经安排好,等着您查看呢,”

    郑氏点了点头,“我这便过去。”

    她说着,回头对身侧的陈氏等人道:“那我便先过去了。”

    陈氏笑着看了一眼许氏和顾倾歌,“去吧去吧,我正好也要和她们说说私房话。”

    郑氏得体的笑了笑,对着许氏和顾倾歌点了点头,便带着许管家一起离去。

    许氏见郑氏的身影渐渐消失,这才问身边的陈氏,“府中定了锦绣阁的红锦,可是要办喜事?”

    红锦是承国特有的红绸缎,主要用作婚假庆生之用,而众多红锦中,以锦绣阁的为最。

    “自然。”陈氏掩嘴轻笑,“靖原大婚,可不就是要用许多红锦么?”

    “靖原大婚?”许氏一愣,而后惊喜的叫道:“为何我都没有听说?是哪家的姑娘?”

    “前段日子定下的婚期,恰好歌儿病了,便没有将此事告诉你,想着等歌儿好些再说,所以那段时日大嫂一直忙着抽不开身。”陈氏笑着解释,“至于你说的姑娘嘛,想必你应该也听说过的。”

    陈氏卖了个关子,许氏更加好奇,“哦?到底是哪家的?”

    “建飞将军的独女,明雅。”

    “明雅?”许氏重复了一遍,“就是寄瑶郡主的表妹?”

    “就是她。”

    许氏沉吟了一会儿,笑道:“据闻建飞将军从小将她当做女军师培养,却始终没有拗过她的性子来,是位温婉恭良,优雅知礼的好姑娘,倒是和靖原挺相配的。”

    “可不就是。”陈氏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拿起帕子遮唇笑道:“你是没见到,靖原初次见到人家姑娘的时候那个傻样,真像个呆子。”

    许氏想到许靖原一本正经的呆子模样,也忍不住笑起来。

    顾倾歌垂眸,嘴角也勾勒出淡淡的笑纹,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问陈氏:“四表哥现在还在建飞将军的军中么?”

    “是啊。”陈氏嘴角的笑意遮掩不住,“就是在那里看上了人家的宝贝闺女呢。”

    顾倾歌笑了笑,没有说话。

    许家乃是清流之家,而许靖原则是许家的一个异类。

    他从小嗜武,看到书本就头疼,为此许凡陵和郑氏不知愁白了多少头发,依旧难改他的本性,许凡陵和郑氏后来拗不过他,只好给他请了专业的武师教习,而许靖原自此走上了武学之路。

    后来朝廷征兵,许靖原不顾郑氏的担忧,毅然征兵入伍,之后被分派到建飞将军麾下,从一名小兵做起。

    而他也没有辜负家人的期望,现已是厉都校尉,掌建飞将军麾下一支步兵,成为建飞将军的得力助手之一。

    只是顾倾歌有些想不明白,元帝当真对许家如此信任,以至于会让许家的清流之家和武将结姻?

    顾倾歌深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道理,更何况元帝的性子多疑,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尚且不完全信任,更何况是许家一个外臣?

    那么,元帝此举,必有深意。

    此时三人已到沁馨园,陈氏拉着许氏一幅要长谈的模样,顾倾歌见此便称自己去陪外公,便离开了沁馨园。

    离开沁馨园之后,顾倾歌径直往许瞻的书房而去。

    许瞻这个时间恰好在书房练字,见到顾倾歌便招手示意她进来。

    “外公。”顾倾歌行了个礼,笑道:“可有打扰到您?”

    “正好闲着。”许瞻将手中的毛笔放下,笑道:“今日去白相寺如何?”

    “都好。”顾倾歌笑了笑,走进许瞻身边,见诺大的书案上正好写完的一幅字,“外公的功力不减当年啊。”

    “歌儿莫不是嫌弃外公老了?”许瞻朗声大笑,“小心叫你外婆将你每日的补品加倍。”

    “别。”顾倾歌忙叫了一声,“外公最好了,还是不要告诉外婆好了,放过歌儿吧。”

    许瞻欢快的笑了片刻,之后看了看顾倾歌的面色,道:“看你的样子似乎是有事找外公?”

    “外公慧眼。”顾倾歌勾了勾唇,“歌儿心中有一疑问,希望外公能帮歌儿解惑。”

    “说来听听。”

    “听闻四表哥大婚,歌儿欣喜异常,只是歌儿不明白,许家和明家的联姻,圣君当真能放下心来么?”

    顾倾歌这话问的很直白,就差直接点出元帝多疑了。

    许瞻顿了顿,眼眸奇亮,他看了看顾倾歌,忽然笑道:“歌儿怎么会有此疑问?”

    顾倾歌抿了抿唇,“帝王心思,歌儿不敢妄自揣摩,只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道理歌儿还是懂的。”

    许瞻怜爱的摸了摸顾倾歌的头顶,忽然问了一个不着边际的问题,“那你觉得,圣君心中偏向着谁。”

    许瞻这话问的有些含糊,但顾倾歌还是能听明白,他问的是,元帝心中的储君人选。

    许瞻虽已辞官,但深受元帝器重和信任,常被召到宫中帮元帝排忧解难,要说这承国上下最了解元帝的人是谁,此人必是许瞻。

    而许瞻这话,说白了就是在说元帝有废太子的意图,而他的心中已经有了更加合适的储君人选。

    顾倾歌皱了皱眉,看到许瞻那鼓励和欣赏的目光,缓缓开口,“歌儿不知。”
051 赤云章节目录053 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