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一世倾歌 > 050 救赎

050 救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秦安瑾抬眸看向石桌对面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只是微微勾了勾唇,却并没有行礼。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这是属于失礼了,但是老和尚却见怪不怪,显然这一幕并不是第一次了。

    这老和尚便是讲禅结束的宝象大师。

    宝象先是看了棋盘许久,才意味深长的道:“看来,是你的心乱了。”

    若不是心乱了,这盘棋局如何会以是这样的胜利之姿?

    秦安瑾收回看向棋盘上的目光,目光依旧温润如春玉,语气却凉薄如隆冬:“红尘中人,如何能初心不移,稳如磐石?”

    这是种很矛盾的结合体,却奇异的,让听到的人,心中莫名引起的一阵颤动。

    宝象慈爱的笑了笑,“安瑾,心之所在,便是初心。”

    秦安瑾略带讽刺扬了扬唇角,“你叫我来,便是说这个?”

    宝象也不再继续刚刚的话题,而是语焉不详的道:“她出现了。”

    秦安瑾一愣,瞬间便明白了宝象话中的意思,他讽刺一般笑道:“所以呢?”

    宝象缓缓叹了口气,“安瑾,只有她能救赎你。”

    “我不需要。”秦安瑾修长的手指捏起一枚黑子把玩着,“即便如你所说,我也不在乎。”

    “安瑾,你现在可能不会感受的到十世孤苦的感觉,但是既然是命中注定,必有他存在的必要,并不是如你所说不需要便真的能不要的。”

    宝象顿了片刻,见秦安瑾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又叹了口气道:“这是你母亲的要求。”

    秦安瑾瞳孔一缩,捏着黑子的手指尖微微发白。

    他一动不动的看着对面的宝象大师,一字一句的问道:“你说,我母亲?”

    “是啊。”宝象长舒了一口气,语带伤感道:“当年我受她恩惠,必定是要涌泉相报的,可她唯一的要求便是,化解你的十世孤苦。”

    秦安瑾的唇线显得有些僵硬,一向温润的眸子变得波涛汹涌,良久,他开口道:“她......有没有留下什么话?”

    这是秦安瑾第一次和宝象说起他的母亲,也是第一次问起他的母亲。

    宝象扫了一眼他隐在石桌下的腰间,有些伤感道:“话并没有留下,只是临去前,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将云纹暖玉系在你的手腕上。”

    秦安瑾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云纹暖玉,心头弥漫起一股涩然。

    云纹暖玉是传世宝物,据说是前朝司国的始皇帝派了五千兵马从最西边的地底历时三年才开采出来的,原石只有两个手掌大,却触手温热,最能强健体魄。

    原石开采出来之后,司国始皇帝便将该原石做成玉镯和腰佩,一代代传了下来。

    然而司国灭亡,承国建立之后,玉镯莫名失踪,只剩下腰佩,并且在秦安瑾母亲手上,而腰佩也在她临终前送给了刚出生的秦安瑾,而秦安瑾也是一直随身携带着。

    沉默良久,秦安瑾才开口,声音还带着微微的涩意,语气却变得认真,“那个人,是谁?”

    宝象欣慰的笑了笑,不急不缓的吐出三个字:“顾倾歌。”

    秦安瑾一直紧紧捏着的黑子倏地化为粉末,他诧异的抬头,在看到宝象的眼神后眸色变得有些复杂,“顾......倾歌?”

    宝象点点头,“我已经打听过了,忠勇侯府的嫡长女,许国公府的表小姐,武将世家。”

    他有意无意的扫了眼棋盘和化成粉末的黑子,饱含深意的道:“看来,你已经见过她了。”

    秦安瑾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微垂的眸子遮住了眼底的神色。

    宝象略带狡黠的笑了笑,“上天注定,名副其实。”

    秦安瑾看了他一眼,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锦袍,“你说的我知道了。”

    他说完,又看了一眼宝象,之后便起步离开。

    宝象注视着秦安瑾的离去,唇角的笑意渐渐消失,眼中渐渐空茫,他望着远方蔚蓝的天空,久久无语。

    ※※※

    顾倾歌和许氏等人一起坐车离开,许氏来时是被陈氏拉着上了她们的马车的,这次也不例外。

    姑嫂之间久久未见,有些体己话要说也是很正常的,何况许家人员之间的关系一向和睦。

    顾倾歌和暖苏、曼瑶单独坐在后面的马车上,暖苏经过之前的事情性子已经收敛了起来,此时心中虽然有疑惑,却也没有问出来。

    而顾倾歌此时想的却是刚刚在白相寺中和他对弈的男子。

    那男子有些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曼瑶看着顾倾歌若有所思的神情,眼睛转了转,忽然开口道:“小姐,刚刚在白相寺和您对弈的是不是荣亲王府的世子爷啊?”

    顾倾歌这才想起来,可不就是荣亲王府的世子秦安瑾么!

    她看了一眼正在等她回答的曼瑶,笑骂道:“鬼灵精。”

    曼瑶抿唇微微笑了一下便不再接话,任由顾倾歌再次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荣亲王府的世子爷?

    其实,即便是拥有前世的记忆,顾倾歌对秦安瑾这个人也并不熟悉,隐约记得曾在皇宫中见过一次,具体在哪里见过却是想不起来了。

    前世秦安瑾便少有才名,学龄时便被元帝特赐与皇子一同学习,而他才名虽力压皇子之上,却从不与其中任一皇子交好,一直都是独来独往,因而也并没有引起其他皇子的忌惮。

    只是后来,顾倾歌记得元帝似乎很宠爱秦安瑾,这种宠爱远胜于对皇子的父爱,而秦安瑾又不知为何与霖王秦世玄交好,这才被皇子暗地里打压。

    秦景文登基后,荣亲王暴毙,霖王被流放,而失去元帝庇佑的秦安瑾一夕之间退去锦衣,还在服丧期间便突染恶疾而亡。

    顾倾歌之所以记得这么一个人,还是因为初见他时他的风采,那时的秦安瑾并不像今日这般温润,总是冷面不语,看上去很难相处的模样,可是他周身的风华却是让女子脸红尖叫的。

    如今的秦安瑾虽然看上去温润有礼,顾倾歌却觉得,好像比上一世更加难以相处、捉摸不透了。

    不过他是什么样子和自己也没有多大的关系,顾倾歌只是想了一会儿便没有再想下去。

    而盘恒在她心头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严拓。
049 相遇章节目录051 赤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