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一世倾歌 > 003 顾倾歌

003 顾倾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秦景文往前两步,之前那种腐败的味道更加浓烈,秦景文顺着味道抬头,发现是从床榻上吊着的网兜里传来的。

    秦景文眯眼细看,赫然发现网兜内全是密密麻麻的死老鼠,有的身子已经腐败混成一团,只能隐隐看出还剩下的老鼠头,而有的似乎是刚死不久,身体胡乱堆在一起。

    秦景文厌恶的移开视线,却正好撞上床榻上的女子睁开眼投来的视线。

    他的心猛烈一跳,此刻他完全看清了女子的面容,原先有些迷离有些醉人的光芒万丈的桃花眼此刻一片漠然,眼神空洞又好似利箭一般直穿人心。

    她的脸色有些发白,又矛盾的带了些黄,姣好的左边脸颊上被人生生剜去一大片肉皮,上面胡乱的撒着止血的药,伤口处已经有些发黑,明显是血液干涸后的颜色。

    秦景文这才注意到他原来以为的被子上黑色的污迹是污垢,离的近了才发现居然是干涸后的血迹。

    如此美人,右脸颊完好如初,倾国绝色,而左脸颊被生挖去一大块血肉,伤口上斑驳着黑红色的血迹和白色的止血药,止血药下隐约可见森然的颧骨。

    如此触目惊心的景象当真是应了那句:红颜枯骨。

    秦景文的眼睛通红一片,眼角的血丝纠结的交缠,胸口被眼前的场景狠狠一撞,闷闷的发着疼。

    他的手臂微抬,然后又放下,之后又抬起,又放下。如此几次之后他终于别开眼,不去看那些令人心颤的伤口和血迹。

    近期的他一方面要处理因雪灾而导致的人财损失,还要平定四处流窜起他并非天定君主的流言,另外一方面需要打压顾家和许家的民间威望,着实忙的焦头烂额,因此近两个月没有踏足冷凝殿,全权交给了顾汐华,却没有想到当他再次进入冷凝殿内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场景。

    他无数次想过顾倾歌可能会有的遭遇,却没有想到真正亲眼目睹,却是让他这样的心痛和愤怒。

    秦景文的嗓子干涩,他看着女子空茫的双眼苦涩的唤了一声:“倾歌。”

    顾倾歌扫了秦景文一眼,而后漠然闭上双眼。

    秦景文在顾倾歌的床沿坐下,并不嫌弃床上的脏污。

    他双手握住顾倾歌枯瘦的、如寒冰一般的右手,试图温暖那冷凝的寒意。

    他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躺在床上不复往日光彩的顾倾歌,思绪渐渐飘远,神色也有些缅怀,似乎沉浸在回忆中不可自拔。

    “倾歌。”秦景文的声音轻柔,似乎怕惊扰了往昔美好的回忆,“还记得我们初遇的场景么?百花晏上名媛闺秀争奇斗艳,唯有你悄然离场,我像着了魔一样,紧跟在你身后,看见你百无聊赖的在桃树下数着枝头盛开的桃花,你迷离的眼神就这样撞入我的心头,成为我一生都逃不开的劫数。”

    秦景文伸出另一只手划过顾倾歌秀气的眉,滑到她完好的右脸颊上流连不去,声音低沉的有些像是自言自语:“可是倾歌,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顾倾歌缓缓睁开双眼,原本空洞的眼神中多了些嘲弄,她的头偏了偏,避开秦景文的手指,声音嘶哑道:“秦景文,你现在是来问我为什么么?”

    秦景文有些失控的松开顾倾歌的手,猛地站起身,“我们原本是不会这样的!”

    他的声音忽然和缓下来,隐隐有些试探的意味,“倾歌,你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只要你告诉我,我们就可以回到从前!”

    “呵,”顾倾歌冷笑,“秦景文,你到现在还是不死心么?还是说你真的以为我还是原来那个一直相信你的顾倾歌?”

    “倾歌,一直以来我对你的感情都是真的,只要你告诉我,我就可以以此说服母后,给你请天底下最好的名医,等你的伤好了之后我立刻昭告天下立你为后,从此恩爱两不疑。”

    “你还在试图用感情麻痹我么?”顾倾歌不再看床边的秦景文,转而投向床榻上悬挂着的网兜,漠然道:“别再恶心我了,你于我而言比这些老鼠还要恶心。”

    顾倾歌的语气淡漠的没有一丝情绪起伏,却激得秦景文双手一颤。

    之前的顾倾歌颓废、绝望、对他情绪激动或是不理不睬或是厌恶,却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淡漠,整个人呈现一种空茫的状态。

    秦景文不清楚这两个月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她的性格变得如此彻底。

    他往旁边退了一步,想要避开那些让人恶心的要作呕的腐败气味。

    忽然,他的目光一凝,视线朝着一个方向直刺而去。

    那个方向是顾倾歌的肚子附近,那处的被子鼓起了一个大大的鼓包,更奇异的是鼓包还会移动,一直往下游走。

    秦景文没有多加考虑,伸手欲掀开被子查看,不料被子被什么卡住了,根本掀不开。

    秦景文定睛一看,发现有人将被子的边角钉在了床板上。

    秦景文又看了看其他三个边,发现无一例外的都被人钉死了,只有最上方的那处被顾倾歌的双臂压住,没有钉住。

    秦景文心里疑惑,用力一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秦景文是习过武的,力气自然比一般人要大,他这么一掀硬生生的将被子的三边撕扯开,露出大片大片黑色的棉花。

    随着被子的撕开,露出原本在被下窝在顾倾歌腿两侧的两大窝老鼠!

    那些老鼠有寻常的两倍大,毛色黑亮,眼露精光,乍然见到光亮,下意识的四处逃窜,留下一窝窝粉嫩色泽的新生鼠仔。

    而顾倾歌的躯干残破不堪,随处可见被啃咬的伤口,以双腿为最,有的地方甚至清晰的可以见到骨头!

    秦景文简直不能想象这样的顾倾歌竟然眼神清明,神色如常的和他说话!

    秦景文双手紧握,手上青筋蹿出手背,他大声喊了一声:“春喜!”

    话音未落,只听脚下“啪”的一声,秦景文低头望去,赫然发现地上不知何时多了些黑红色的硕大水蛭,而他刚刚踩到的正是其中一只,脚下踩到的那片地面被水蛭身体中流出的鲜血沾染了一大片鲜红色。
002 暖阁章节目录004 顾汐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