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女生小说 > 重生之一世倾歌 > 002 暖阁

002 暖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秦景文看着轻移莲步的顾汐华,之前儒雅的表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面无表情,脸上的线条都有些僵硬。

    他的语气生硬,隐隐的有些质问:“你又何必如此?”

    秦景文指的是刚刚顾汐华授意浣夏“照顾”顾倾歌的行为。

    顾汐华毫不在意的一笑,“不如此怎么好摧毁妹妹的意志?难道你忘记了,她可是曾经没有麻醉忍痛取下箭头的人,只有让她生不如死才能让她开口。”

    秦景文清楚的知道顾汐华口中顾倾歌没有麻醉,生生取下箭头的那件事。

    那是当年在战场上,秦景文与濮阳喻激斗正酣,没有留意身后的箭矢,等到他注意到的时候,立即一个虚晃拉开和濮阳喻的距离,却已经躲不开飞驰而来的羽箭,也就是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顾倾歌飞扑而来,替他挡下那致命一箭。

    羽箭正中顾倾歌的心口,巨大的冲力将她冲入他的怀抱。

    那一刻的秦景文忘却了身处在战场中,忘却了周围厚重的血腥之气,甚至忘却了正和他激斗的濮阳喻。

    只是记得插入她心口的羽箭微微颤动的尾端和她来不及盛开却已经凋谢的安心一笑。

    当时的他是什么样的心情如今秦景文已经回忆不起来,似乎是一段空白记忆,只知道后来幸得顾倾歌堂兄顾润霖将她送至欧阳老军医处救治。

    然而欧阳老军医却满头大汗的称麻醉散已用完,而顾倾歌若是不拔箭会有性命之忧。

    当时的顾倾歌意识涣散,却坚定的要求拔箭,欧阳老军医便在没有麻醉散的情况下替顾倾歌拔了箭,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秦景文永远都记得当时顾倾歌的表情。

    当时的她面白如纸,往日流光溢彩的眼神黯淡下去,嘴唇有些干涩,不复昔日的盛世容颜。

    她的意识有些不清楚,然而眼神却异常坚定,尤其是当欧阳老军医称要在没有麻醉散的情况下拔箭的时候,她的眼神中骤然爆发出一种执拗的倔强,一种不屈的意志,还有一种让秦景文至今想起来都心颤的夺目亮光。

    回想至此,秦景文心尖颤了颤,遥望不远处的冷凝殿,指尖几不可查的一抖。

    “这几年你这么做的还少么?几时摧毁她的意志了?”秦景文回望身边的顾汐华,语气冷凝如冰,“顾汐华,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

    顾汐华不躲不闪的直视秦景文,“那为何你从来没有阻止我?”

    秦景文语塞,有些狼狈的转过头,不再看顾汐华。

    顾汐华在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一改之前的咄咄逼人,眼中涌起星星点点泫然欲滴的水光,声音轻柔却有些委屈。

    “景文,我知道你心里是不忍心的,但若不能长久如此的消磨妹妹的意志的话,你想要知道的如何才能得知?”

    顾汐华秀手微抬,拈着丝帕的一角在眼角处沾了沾水光,“你以为我想这样做么?我还不是为了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才会如此?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嫡亲妹妹啊!看着她这样我的心难道会好受么?”

    秦景文看着身边泫然泪下的顾汐华,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他并没有安抚顾汐华,而是背手站在原地,语气生硬道:“你做什么我不管,但是你必须给我套出话来,我的手段你清楚,但是她的手段你未必知道吧?”

    腊月的天,冷凝宫外光秃一片,只有皑皑的白雪,没有了树木的遮掩,渗人的寒气让顾汐华生生的打了个寒颤,周围冰雪里的寒气似乎一涌入怀,直逼的她后退一步,而那只扶在紫燕手背上的纤手指尖一缩,手上的指甲套狠狠的嵌进紫燕的手背上。

    紫燕似乎没有察觉手上的疼痛,低垂着眼帘,看着脚下茫茫皑皑的雪。

    秦景文看着顾汐华如此,嘴角微挑,一向儒雅的面孔显得有些邪气。

    而一直在他身边的总管春喜见此,微微躬身向后退了一步。

    秦景文举步向前,朝着冷凝宫内走去,一旁的春喜立即紧步跟上。

    顾汐华见秦景文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修长的指甲套再次狠狠的陷入紫燕的手背,眼睛径直盯住秦景文的背影一动不动。

    直至眼前只剩下雪地上秦景文和春喜的足迹,顾汐华才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轻启樱唇吐出浊气,睁开双眼,眼中已带了满满的骄傲,眼波流转之间尽是魅惑,嘴角也带着得体的笑容。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紫燕,然后缓缓抬步,顺着秦景文的脚印向前走。

    而此时的秦景文已经站在了冷凝殿内。

    因为前主受宠的原因,冷凝殿虽大,却只有一个正殿,两个偏殿和若干耳房,仅供凝妃一人居住。

    秦景文此时站立的地方正是偏殿内的暖阁门口,此处虽是暖阁,却并不如名字般温暖,暖阁内的温度和室外所差无几,唯一有所不同的是比室外多了丝异味。

    这种味道有点像是什么东西腐败了发出的臭味,很难想象,在寒冬腊月的午后,居然还会有这么刺鼻的味道。

    秦景文挥了挥手,示意春喜在门外候着,自己一人进入了暖阁。

    暖阁内的光线很亮,室内景致一览无余,却也仅仅是一张看不出颜色的桌子和两把歪歪扭扭的椅子,另一侧墙壁上的窗户只剩下框架,在寒风中来回晃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这些都是司国灭亡时,宫中的太监和宫女抢掠一空的结果。

    往里走,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床榻,床榻靠墙的两个角结了密密的蜘蛛网,蜘蛛网下堆积着厚厚的灰尘。而床榻的正上方吊着一个网兜,里面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床榻上面平躺着一个女子,她枯黄的头发自枕上垂落在地,一条布满污垢的被子一直盖到她的胸前,被子有些地方已经残破不堪,露出里面黑色的棉花。

    在秦景文的角度,只能看到女子白里透黄的侧脸和放在被外枯瘦的手,还有手腕处若隐若现的触目惊心的黑如蚯蚓般的疤痕。
001 冷凝殿章节目录003 顾倾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