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二十六章 三诗同辉

第二十六章 三诗同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中年大学士笑道:“万一他下月又有新诗词,那怎么办?月月延后?”

    老年大学士也看向青年大学士,青年大学士是庆国人,方运是景国人,而景国跟庆国交战多年,要说他没私心,没人相信。

    “若他下个月又有新的诗词,自然有多少上多少。”青年大学士平静地说。

    两位大学士相视一眼,都有无奈之色,青年大学士名为屈正祥,是半圣弟子,不能为了这件小事得罪。

    两人正要答应,外面传来喧哗声。

    老年大学士本来不悦,不耐烦地一挥袖,审阅堂的大门被无形的力量撞开。

    “何人喧哗!”巨大的声音在圣道编审院中回荡。

    就见一个文员举着一页纸兴奋地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叫:“镇国!出镇国诗了!加急的举荐!”

    三位大学士全都面露喜色,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

    任何一首镇国诗都非常难得,若是这等诗人潜心作边塞诗,很有可能作出传世战诗词,对人族大大有利。

    如今秀才可以使用的战诗词就那么几首,每增加一首,人族的力量就增强一份。

    屈正祥更加高兴,有了这首镇国诗,就没人会在乎那首《岁暮》什么时候上,他的压力会大大减少。

    “天佑人族!”老年大学士说完,对准报信的文员遥遥一抓,那页纸就嗖地一声犹如箭矢飞到他面前,他张口就读出那首诗。

    等读到“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的时候,三个然的眼神齐齐一变。

    三人都是满腹经纶的大学士,只一遍就看出“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中的字字列锦之妙,于是下意识把自己写过的列锦诗词比较,发现不是对仗不如,就是景致不如,或者层次不足。

    三人又用那些著名诗词比较,这一比同样明显,文字是不差,但那意境却又差了许多。而意境不差的,却达不到字字列锦之绝。

    那中年大学士满面兴奋,道:“好!此乃前所未有的绝诗!当得上诗出镇国,用字之妙,当世罕见!”

    屈正祥赞叹道:“此诗才情,依稀可见陶渊明,我远远不如。不知是哪国名家之作?”

    老年大学士继续往下看,看到最后,突然放下诗页,表情略显古怪,不回答屈正祥的话。

    中年大学士疑惑地让那诗页飞过来,仔细一看,同样沉默不语,面色一样的古怪。

    屈正祥迟疑片刻,也取过那诗,仔细一看,面红耳赤。

    景国,济县方运,这六个字无比醒目。

    镇国诗必须刊登在下月的《圣道》,而县试诗词第一的《春晓》也必须上,别说一个屈正祥阻挠,就算他的半圣老师亲来,都改变不了方运的双诗上《圣道》。

    屈正祥再也坐不住,起身道:“我身有不适,辞掉下月《圣道》编审之职,还请及时换人,两位告辞。”说完离开。

    等屈正祥走远了,那老年大学士轻叹道:“屈正祥少年得意,一路青云,又是连中三元,未满三十已经是大学士,仅次于四大才子。现在有个少年奇才当头棒喝,对他或许是好事。”

    “可那方运偏偏是景国人,对他未必是好事。”

    “哼!已经位居大学士,竟然还在一件小事上为难一个后生,眼中只有庆国没有人族,对他不是好事,对人族就是天大的好事!不过他倒也聪明,若是继续为难方运,文胆动摇,难成大儒。”

    中年大学士苦笑一声,道:“不说他了,说说那个方运,那他《岁暮》也在下月上吧。三诗同辉,前所未有啊。哪怕是田园圣手陶渊明陶圣当年也不过是双诗同在,最疯狂时期是六诗连环,连续六期《圣道》都有他的田园诗,堪称诗中无敌手,可这个方运不过区区童生,竟然丝毫不弱于陶圣,简直是个小怪物。”

    “此子太过不凡,我反倒怕他锋芒太盛,对他以后成长不利。”

    中年大学士却道:“我这里还有一页你没看,上面写着方运在县试前受伤,却因祸得福遇到一位神秘名师,得到指点,第二天带着伤病考童生,当地县令还为他做了一首诗,他为答谢县令也写了一首诗。两首诗不关键,关键的是那位名师的身份。”

    “那我就放心了,能教出这等学生的,至少是一位大儒,就算是陈观海陈圣都不足为怪。”

    “可惜方运年纪还小,只是童生,若是进士,恐怕足以把四大才子中的那位‘诗君’挤下去。”

    “现在还言之过早,诗词不惊圣,文章达天听。自古以来无人靠诗词封圣,哪怕是陶圣也靠其散文和经策。不过,此子若是沉下心,忘却虚名,成就必然在你我之上。”

    “无论怎么说,我都想见见他。”

    “谁不想见?”

    两人相视大笑。

    大源府城中,方运与大夫人商量好五日后去方家族学中教学。

    下午,方运召集梁远和雇来的伙计员工等,商议书铺的发展方向。

    梁远等人的建议都中规中矩,方运没有否定他们,而是在他们建议的基础上做出改善,并且说的非常具体,比如怎么打广告,比如营销,怎么选择目标客户等等。

    梁远等人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他们都是有经验的人,立刻意识到方运说的可行性极大,甚至可以说有颠覆性,认真记下来,然后根据现有的条件照做。

    最后,方运制定的书铺的发展方向,经营通俗小说。

    只是现在通俗小说式微,专营通俗小说的书铺大都赚不了太多钱,其他人虽然有顾虑,可都不好反驳这位东家,只能听着。

    方运让他们马上赶制一批硬纸书签,至少要五万片,在书签上写上“三味书屋”,并设计一个商标,还要在书签上写上警句格言、经策名句,将来随新书附赠。

    这一个明明很普通的设计,却让那梁远和店员目瞪口呆。

    “东家,您不会是七巧玲珑心吧?诗做的那么好,经商也这么厉害,您要是不走文位来经商,别的商人非得被您玩死不可。”

    “是啊,您说的什么营销,简直太厉害了,仔细一想不是很出奇,可我们就是想不出来。”

    方运笑道:“你们先进一些通俗小说,五天内我会拿出一本小说原稿,然后交付印刷,先印一万本。”

    一个老先生急忙道:“东家,您没做过这行不知道,出书不可能这么顺利。天下只有一《文报》和一《圣刊》,为什么别人不去做报刊?因为圣院不允许。圣院倒是允许出书,但必须要经过文院的审核。您的书要在江州卖,就要经过江州文院的审核,要在景国卖,就得得到“景国学宫”的允许,要在十国卖,必须经圣院同意。五天时间远远不够,至少要十五天,印书也需要等,没有一个月,店里拿不到书。”

    “这种事应该归州文院的‘文汇院’负责吧?”

    “对。”

    “那就没问题了。我写完书后就去拜会一下州文院的周主簿,把文稿给他看看,请他写个序,想必五天内应该可以印书。”

    “啊?您认识周主簿?还能让他写序?那就没问题了。他正好管文汇院,一点问题都没有了。”那老伙计羡慕地说着,不知不觉挺直了腰板。

    其他人双眼发亮,好像看到了希望,既然新东家认识周主簿,那三味书屋没准真能做大。

    “我回家写书,明天晚饭前应该写完,然后去拜会周主簿。”

    方运站起来要走,梁远吃惊地伸手拦住他:“你说什么?你的书还没写完?你别告诉我你还没动笔。”

    “我写中篇通俗小说,大概两三万字左右,五天应该可以写完,大不了今晚不睡了。”

    “两天写成的小说?”所有人都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方运。

    “我有腹稿,内容都在心里,好了,你们快去忙。”

    方运和杨玉环一起离开,在路上买了一些纸张香烛,又特意买了一本介绍小说家的书籍,回到家里。

    这时候江婆子和方大牛已经先把方运的东厢房收拾好,以后方运和方大牛就住在这里,杨玉环和江婆子就住在西厢房。

    方运看了一眼小狐狸,它被安置在一个竹筐里,里面铺了被子,还昏迷着。

    屋里弥漫着淡淡的异香,让人心旷神怡,精神饱满。

    “难道香狐的香气能让人头脑清醒?”

    方运把这个念头抛在脑后,然后仔阅读新买的那本《石炉亭笔记》。

    这本书是百家之一的小说家的文人所做,不过小说家式微,从来没有出过半圣,也就渐渐没落。

    方运先把这本书收入奇书天地里,然后开始阅读,因为在奇书天地的阅读速度是平常的几十倍。

    在研读众圣经典的时候读得太快不好,但查资料还是奇书天地方便。

    仅仅半刻钟,方运就理清了这个世界通俗小说的脉络,这里和地球的唐之前一样,目前只有志怪小说,还没出现小说中的第一座丰碑“唐传奇小说”。

    后世的元曲、宋明清小说受唐传奇影响极大,可以说唐传奇小说就是明清小说的鼻祖,其中《聊斋志异》和《三言二拍》几乎完全继承了唐传奇的风格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