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二章 危机
    今天正是本县县试取童生的日子,方运就是考生,不过方运对自己的前途充满绝望。

    方运是典型的寒门学子。

    那些望族、名门、豪门、封圣世家甚至至高无上的孔府学子,可以不用为吃喝发愁,不为生计家庭分心,但方运不行。

    他们可以直接去最好的学堂书院,但方运不行。

    他们想请什么样的老师就请什么样的、想什么时候请教老师就什么时候请教,但方运不行。

    他们想买什么经、注、传、诠、集等书籍随便买,甚至不用买家里就有,但方运不行。

    对方运等寒门学子来说,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能读一些书就已经是极限,至于什么金榜题名、什么飞扬青春、什么精彩人生,统统超出寒门子弟的范围。

    方运不由自主双拳紧握。

    随后,方运发觉自己正身处绝境,现在最关键的问题不是担心死后家里人的反应,而是生存。

    就在昨夜,原来的方运在回家的路上,被四个蒙面人围殴致死。

    “谁想杀那个方运?”

    方运很快想到唯一的可能。

    清明节之前,方运曾带着自己的童养媳姐姐玉环去五十里外的武侯祠堂上香,求武侯诸葛亮保佑他能通过县试,高中童生。

    在回来的路上,两个人碰到一个坐着马车的人。

    那人笑着问去武侯祠的路,方运就礼貌地指了方向。

    哪知道那人谢过方运后便攀谈起来,并自报家门,名叫柳子诚,三年前高中秀才,而且是大源府赫赫有名的名门柳家长房的人,其兄非常了不起,乃是去年江州的举人第一名,也就是解元。

    柳子诚单单是名门还不算什么,但大源府的读书人都知道,大源柳家在京城有一位权势滔天的远房亲戚,左相柳山,景国内阁四相之首,先帝托孤重臣,甚至有人说景国的官员有一半是柳山的门生故旧。

    方运最大的愿望也不过是考过县试成为童生,至于通过府试当上秀才对他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而柳子诚彬彬有礼,气度非凡,又是让人羡慕的秀才,所以方运毫无防备,柳子诚问什么他答什么。

    之后方运请教柳子诚如何考县试,柳子诚倾囊相授,方运无比感激。

    当得知柳子诚曾经上过三大圣地之一的“书山”、甚至登到第二阁,方运更加敬重柳子诚。

    之后柳子诚让自己的马车送方运和玉环回家,一路上两个读书人相谈甚欢,最后甚至称兄道弟。

    当晚,柳子诚就在方家住下,秉烛夜谈,让方运更加感激。

    第二天,柳子诚留下二十两银票和一封书信离开,信上说他对方运一见如故云云,希望方运收下银票,如果实在不想收,就等金榜题名后还给他。

    方运看后心道柳子诚真乃君子。不过他把银票给了玉环,让她收好,坚决不用别人的银票。

    哪知玉环却说柳子诚似乎别有用心,但那个方运大怒,斥责玉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后来,柳子诚来了几次,陆续送给方运一些书籍,两个人的友情渐深。

    玉环说过两次不喜欢柳子诚,都被方运斥责,便再也没有说。

    直到有一天,玉环出门买菜的时候遇到地痞,柳子诚恰好路过,于是柳子诚激发文宝“山岳笔”的力量,持剑杀退十余个地痞,救下玉环,让方运感激涕零。

    就在半个月前,柳子诚说起方运对玉环的态度,甚至指出方运这种家境只会害了玉环。

    方运也自觉亏欠玉环,说自己对不起玉环,所以哪怕亲戚一直劝说也没有跟玉环成亲入洞房,他发过誓等金榜题名一定要风风光光迎娶玉环。

    柳子诚问方运有几成把握考童生,要想风光,至少也要成为举人,又有几成把握成为举人?

    方运沉默。

    于是,柳子诚说他愿意纳玉环为小妾,并愿意出两千两白银的聘礼。

    方运愕然看着柳子诚,可仍然没有意识到柳子诚的真正目的。

    就在这个时候,玉环走了出来,说出事情经过。

    原来柳子诚每次来,都会故意讨好接近玉环,玉环说了偏偏方运不信,于是玉环设计骗柳子诚,说只要他能说服方运,她就嫁给柳子诚当小妾。

    柳子诚中计,方运幡然醒悟,大骂柳子诚,并把柳子诚赠送的银票和各种东西扔出门。

    柳子诚恼羞成怒,威胁方运,如果方运不在县试前把玉环卖给他当妾,他就让方运一辈子考童生无望。

    方运回忆起柳子诚的话。

    “给脸不要脸!本公子迎娶玉环当小妾本想成就一段佳话:柳子诚扶助寒门子弟,穷书生托付美童养媳!我已经跟兄长说过我会娶个美妾,他要是看得上我可以送他,你们现在不同意,让我怎么有脸去见他!县试之前若是玉环不从了我,别怪我下黑手!这景国,我们柳家说了算!”

    柳子诚说完扬长而去,方运至今都忘不掉柳子诚的大笑声,也忘不掉玉环的那句话。

    “我杨玉环生是方家的人,死是方家的魂!”

    只是,杨玉环的眼中藏着深深的无奈和悲凉,甚至还有一丝绝望。

    那个方运只是羞愧和感动,可现在方运想起当时的场面,杨玉环竟然有一种赴死的悲壮!

    方运觉得脑后疼痛,伸手一摸,轻嘶一声,竟然被打破了头。

    “我既然活着,柳子诚一定会继续报复!我现在怎么也逃不走,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县试成为童生,有了功名和文位,他在济县绝不敢杀我!童生只相当于‘储备人才’,秀才是基础人才,所以县试是最简单的,只考‘请圣言’和‘诗词’两科,至于‘经义’和‘策论’要等以后再考。”

    “圣院大陆的科举跟中国古代有所区别,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方运心里想着,往小巷外走去,身体伤势太重,全身疼痛,衣服也湿漉漉的,穿在身上特别难受,但他咬着牙坚持。

    走出巷子口,方运迎面见到一个熟人,是和他一起在酒楼做伙计的段虎,比他大四五岁。

    方运正要苦笑打招呼,哪知段虎愣了一下,然后露出犹豫之色,压低声音说:“你快回家看看,你家里出事了。”

    段虎还想说,五丈外吉祥酒楼门口的甄掌柜大喊:“小虎你皮痒了?快去买菜,晚了我打断你的腿!”

    段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向方运做出一副让他小心的眼色,扭头离开。

    方运没想到自家也出了事,顾不得跟甄掌柜计较,加快脚步。

    哪知甄掌柜幸灾乐祸喊:“我三年前就说过可以买下你家的江州西施,供你读书,现在好了吧?被大源府的柳家盯上,你一文钱也拿不到!咱们全县也只有两个望族,一个名门都没有,柳家可是名门,吃人不吐骨头。看看你一身是伤,是柳家人做的吧?”

    甄掌柜身穿绿色的员外袍,头戴黑色瓜皮帽,四十岁出头,一妻两妾,为人刻薄。因为他的姓和“针”字同音,所以酒楼的伙计私底下都叫他“针眼小”。

    有次方运见杨玉环太瘦弱,就偷了些客人吃剩下要扔的肉,想要给杨玉环,但被甄掌柜发现,结果甄掌柜夺过肉扔在地上,踩了一脚踢给院子里的狗。

    “给狗都不给你!”

    方运至今还记得甄掌柜说话时的轻蔑眼神。

    方运强忍怒火,继续往前走。

    甄掌柜得意洋洋说:“你以为我雇你当伙计是因为你能干?我是为了亲近玉环。可惜玉环鬼迷心窍,始终远离我,我才拿你撒气。既然你得罪了名门柳家,我可不能引火上身,你被辞退了!”

    方运停下脚步,转身冷冷地看着甄掌柜,说:“那请甄掌柜把剩下的工钱结了。”

    “你得罪了名门柳家,我的酒楼很可能被柳家迁怒,我不让你赔钱不错了,你还想要工钱?滚!你再敢来我的吉祥酒楼,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甄掌柜恶狠狠地瞪着方运。

    方运怒视甄掌柜,说:“你的话我记住了,今天欠我的工钱不给,他日我让你千倍偿还!”说完离开。

    “穷酸,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甄掌柜讥笑一句,进入酒楼。

    方运一路咬着牙快走,要回家看看怎么回事,然后带着笔墨去考试,如果不能考中童生,最多三天柳子诚就会第二次下手,到时候他必死无疑!

    只要考上童生,方运就暂时安全,就算柳子诚是名门大户,也不敢在济县杀一个有文位的童生。

    方运丝毫不在乎路人的眼光,一边走一边消化新得来的记忆,发觉圣元大陆和中国古代差距很大,因为才气的出现,再加上十国相争、妖蛮虎视,实用主义明显占据上风。

    比如这里的书生平时都用楷书行书写字,但战场瞬息万变,使用“纸上谈兵”的时候,都会用更简单的草书来尽快完成,导致草书在几百年里不断简化。

    这里的科举制度也有很大不同,地球古代科举是从隋朝开始,但这里从汉朝就开始,提前了七八百年,而且科举不是三年一次,而是年年开科举。

    圣元大陆的面积也比中国大得多,整整有九十个州,而一州相当于一省。

    方运很快发现,自己的额外记忆不仅有圣元大陆的记忆,还有部分是自己从未看过的书,包括诸如《古代状元殿试试卷大全》《春秋谷梁传》《指南录》《朱子五经语类》《三字经》《全唐诗》等等。
第一章 寒门子弟章节目录第三章 江州西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