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尸兄尸妹 > 第六十六章 最后一支箭的气势

第六十六章 最后一支箭的气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六章最后一支箭的气势

    安娜的夜袭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当克劳德再次躺下的时候,他的脑子里面再也没有了那些混乱的画面,反而带着一丝美好的感觉进入了梦乡。

    青春就那么几年,等到失去才知道那个时候是多么的美好,花一样的季节里面从来不会担心明天是否下雨,她们在意的是那些围着自己打转的蜜蜂如何用甜言蜜语换取美味的花蜜。

    时间还有一天半,用不了多久这里或许就变成了一片火海,克劳德和刘婉婷收拾着手里的东西,武器和食物是第一位的,其次是个人卫生用品,然后是一些调味品和衣服,当然少不了座驾。

    看着跟了自己三年的AE86,克劳德苦闷的打量着被撞成了一个倒三角形的车头,这可是他最喜欢的一辆车啊,却被那个刘婉婷给一头撞在了墙壁上。

    正好省得和它告别了,这一次他们选择的座驾是福特猛禽F150,自然吸气的5.0排量和三吨的自重使得这个巨无霸犹如巨人一般的醒目。

    两大桶汽油足够保证这个油老虎的工作之后,把所有的家当都塞进了后面的车兜里面,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唐小唐。

    只是这一次他回来的脸色显然不是很好看,估计面对那几个幸存者的交涉并不顺利,终于他支支吾吾的半天才说出来原因,就是明天有直升机会来接走所有的幸存者。

    “你想跟着他们一起?”克劳德明白了唐小唐的为难之处,和自己一起走可能会很冒险,但如果是跟着直升机直接到达军队的管理区域,那么肯定会变得很安全,并且那几个老家伙估计还许了什么口头的承诺给他吧。

    “既然如此我也不让你为难了,按照你的能力,参军估计是没什么问题的,现在是乱世,也正好是你发挥优势的时候啊。”克劳德拍了拍糖果的肩膀说道。

    “大哥,你也一起走吧,你这么厉害,如果加入军队,肯定是比我厉害的多了··”糖果立刻开始鼓动起了克劳德。

    说起来克劳德的确犹豫了,他家里老太爷是当兵出身,还参加过那次战争,他老爹是当兵的,从小的时候他也差一点被送到军队里面去,如果不是因为母亲的出身被卡住了,说不定现在他早就混成了个军官了。

    现在末世之中肯定是军队最有发言权了,太祖都说过,枪杆子面出政权,不说能不能混出个头来,当了兵也总比在外面朝不保夕的冒险要好得多了。

    以前的时候,他因为自己是丧尸,所以不敢去接触军队。但现在只要不是全面性的身体检查,他的外表一点也看不出哪里不是一个人类来。

    不得不说他的心里面还是有些侥幸心理的,自己现在是丧尸还是人类,这个他自己也不好说,但一想到自己的妹妹跟着自己在野外过着那种朝不保夕的生活,他的心里也总觉得不是个长远的办法。

    不知道军队是怎么样状况了,会不会已经有了检验身体的仪器了,如果有克劳德绝对不会加入他们,一旦自己的身份暴露,那么肯定会被送到实验室去被那些专家解剖,说不定还会给个拯救世界人民的实验体的美名。

    思考了一会,克劳德还是觉得等一下比较好,东西准备上随时可以出发。幸存者那么多,他们也不可能一个一个的检查吧,为了给安娜一个舒适的环境,克劳德还是决定等待军队的到来。

    糖果见到说服了克劳德,整个人都开心了起来,没多久他就开始动手制作箭矢,回收的箭头还好,但是箭杆有的已经断裂了,他必须要重新自己制作箭杆。

    箭矢很难做,需要合适的长度以及笔直的箭身,糖果看来也是做箭矢的老手了。找到一些粗细差不多的杆子和竹子,用刀子削好之后,然后用着一个不大的炭火炉子烤了一会,在一个自制的取直器上来回的矫正,直到肉眼看上去差不多了才满意的拿了出来。

    从开始取材到后面的制作,克劳德全都看在了眼里,无论是射箭还是制作箭矢,这些都是一个需要耐心的工作,糖果就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这让克劳德不由得想到了当年自己磨刀的场景。

    用小锯条一个个的开了尾槽,用转笔刀削尖了头部,找到了一小桶油漆,一点点的刷上漆。糖果做的非常的仔细,做了十二支箭,却用了半天的时间。等到用的时候,这十二支箭甚至用不了两分钟就能射出去,从时间上就能感受到这种巨大的反差,但是糖果依然做的很起劲。

    “现在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看着如同晾衣服一般倒挂在绳子上的箭矢,糖果开头第一句就聊了起来。

    “你很喜欢这些东西。”克劳德在一旁说道,他看了一上午,这期间糖果一直很开心,没有因为失败而气馁,没有因为缺少工具而发愁,他从头到尾都在保持着微笑。

    “当初我学的时候,教练根本就不会教这些东西的,我这是跟着一个老前辈学的,他是长白山的老猎手了。”糖果说道。

    “没那多的道道,就是喜欢而已,大哥你知道吗,每次我射箭的时候都有些舍不得。”糖果摸着鼻子笑道。

    “一想到我要用半天的时间才能做出来这些箭,我就觉得舍不得,所以每一箭我都很认真,如果射不中了,那就是浪费了我的心血。”

    克劳德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糖果,然后他发现了这个家伙话里面有点意思。

    “大哥,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子弹那么多,你的枪法呢,我总感觉很差,真的,虽然你后来打的很准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少点什么。”

    “你觉得少了什么?”

    “少了点,味道,怎么形容呢,就是那种只要一开枪就一定让敌人倒下的那种味道。”糖果挑着眉毛说道。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那个长白山的老大爷他就跟我说过,他年轻的时候学打猎,那个时候他师父只给他一支箭,如果那天没有打到东西他就要挨饿了。”

    糖果开始讲那个老人的故事,说的很简单,没有那么多的复杂道理,但是话糙理不糙,这确实给了克劳德很大的启发。

    因为能通过系统兑换子弹,所以克劳德从来不缺少子弹,这一方面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另一方面却少了一种巨大的压力。

    他能想到,当一个人只有一只箭矢的时候,面对敌人内心是什么样的想法,这一只箭必须要射中,机会只有一次,把握住了就是生,射偏了就是死。

    磨练的不是技艺,而是人心。

    一个枪手不是要打得准,而是要有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手里面抚摸着左轮的枪身,看着远处的一个丧尸,克劳德体会着那种最后一颗子弹的感觉。

    “喂,变态,摸够了没有啊!”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抬手一枪,再也不看什么结果,克劳德带着笑容向着房间走了回去。

    糖果看着远处正中眉心的丧尸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今天大哥这是传说中的悟道飞升了?这距离可是有100多米啊。

    (一下冲到了签约作者新书榜第12,科幻类第4的位置,希望能进前十去看看风景啊,大家帮忙加油顶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