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尸兄尸妹 > 第六十五章 安娜的夜袭

第六十五章 安娜的夜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五章安娜的夜袭

    汽车顺着来时的路慢慢的开着,迎着阳光,微风已经有了一丝丝的温暖,克劳德的心里面总是说不出的滋味,糖果也是一路上沉默寡言,只有刘婉婷坐在后排座上安静的用布条擦拭着那把雪亮的武士刀。

    用毛巾蘸着清水擦拭了一遍身子,克劳德躺在了床上,他的脑海中不断浮现着白天的场景。从安娜的变化,一直到张三的死,这些东西不断地翻涌着,一点一点的占据了他的心,好像胸口卡了一块大石头一般,他艰难的吐出一口气。

    他不后悔,哪怕再来一次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杀掉那个畜生,或许自己还会变着法子一点一点的折磨他,直到他体会到那种死亡的痛苦,直到他明白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可是,一想到这里,张三那临死前诡异怨毒的脸就浮现在他的面前,一点点的变大,直到占据了他的整个心,让他浑身一阵子的发冷。

    杀人不等于审判,这句话一只在克劳德的心中萦绕,越琢磨就越不是滋味。

    什么事道德,什么事法律,什么是正义,什么是罪恶。

    越是想得多的人就越搞不明白这几个词汇背后代表着的深刻含义,反而越是简单的人就越是理所当然,这大概就是像克劳德这样的聪明人的苦恼吧。

    自从末世之后,黑夜才真的成为了黑夜,没有灯火的干扰,透过窗子看着天上密密麻麻的星星,感觉这已经不是所谓的星光璀璨了,而是密集恐惧症的噩梦。

    克劳德睡得很不踏实,一会他愤怒的唾骂着那些畜生,一会他有被那些家伙的理所当然而气愤不已。有的人冷漠,有的人疯狂,有的人热血,有的人软弱。在睡梦中,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个的画面,一点一点的编制出一个千奇百怪的末世录的长卷。

    “哥哥是不是睡着了?”一个细小的声响传了出来,两个一模一样的身影渐渐地从走廊间走过,轻轻地推开房门,然后四只闪亮的大眼睛出现在门缝中。

    “哇咔咔,终于到了本小姐逆推的时刻了。”一个身影仰着头举着右手做出一个握拳的动作。

    “哎呀,你小点声,真的是太失礼了。”另一个身影立刻捂住了前者的嘴巴,小声的说道。

    “想想那个变态的表情本小姐就激动啊,咕嘿嘿。”发出奇怪笑声的身影眯着眼睛带头走进了房间中。

    “哇咔咔,多麽鲜活的一个强壮的身体啊,那么我宣布,今天这个小恶魔就是本大小姐的禁脔了。”

    “哎呀,说什么呢,真的是太丢脸了,哥哥大人怎么可能是你的那个啊”

    “哦,别告诉我你就没有什么想法哦,让我看看你心里想的什么,哦,难道是?”

    “哎呀,你干什么啊。”

    “哈,你今天也逃不出本小姐的手掌心!”

    两个身影在房间内拉拉扯扯起来,伴随着压抑的笑声以及莫名其妙的撕裂声。

    “你睡不着吗?”克劳德揉着脑袋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一对一模一样的脸蛋,他还没从那种累人的睡梦中完全醒过来。

    “为了响应某种奇怪爱好的变态妹控晚期患者,我不得已忍耐着让人悲愤交加的复杂心情,在这个恐怖阴森的漫漫长夜中,用自己纯洁的身躯来洗刷你罪恶的心灵。”大眼金发萝莉冷着一张脸,用着一种毫无感情起伏的朗诵模式说出了这一番话语。

    克劳德坐起身来,伸手摸了摸这个萝莉的额头,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表示自己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哥哥,安娜睡不着,安娜要听故事。”另一个金发萝莉立刻挤了过来,扑在克劳德身上腻声说道。

    整个脸纠结在了一起,嘴巴无力的抽搐了一下,克劳德看着面前这个身体曲线优美,充满着青春气息未成年少女,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表达现在的心情。

    “哦,我该怎么办啊,多么可爱的无脑萝莉啊,那么柔软的身躯,那么纯洁的净土,可是一想到这是我的妹妹,那种禁忌的刺激感就不断地冲击着我的大脑,让我这一刻充满了力量···哎,别打我啊~”另一个正张牙舞爪的发表着自以为是现在克劳德内心中某种奇怪独白的金发萝莉揉着脑袋哎哎的叫着。

    “说吧,你们两个到底要干什么?没事情的话就赶快回去睡觉!”克劳德额头上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大的井字。

    然而安娜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突然进入了一种奇怪的演员模式。

    白衣萝莉呆呆的坐在床上,而黑衣萝莉则是模仿着男人的样子晃来晃去,然后拿出了一个女人特有的上衣,在白衣萝莉的面前比划了一下,嘴里面还喃喃的说道:“才一年就变得这么大了啊。”

    克劳德脑袋里面还犹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下一刻两个人的动作就让他明白了过来。

    “穿这种东西舒服吗?”黑衣萝莉双手假装拿着某种东西在身上比划着,而白衣萝莉已经羞得捂着脸趴在床上不起来了。

    黑衣萝莉依然自顾自的自言自语,然后她扑在了白衣萝莉身上,按住她的肩膀,抱着她的白净的脸蛋,用着一种深情地语言模式说道:“安娜,你能听到我说话对吗?如果你能听到,就眨一下眼睛。”

    白衣萝莉已经羞得不能自已了,黑衣萝莉依然不依不饶,发表者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发言:“安娜,虽然你是我的妹妹,但我真的好爱你,摸摸大。”

    说完黑衣萝莉就俯身向着白衣萝莉嘴唇上吻了过去,而后者则是立刻羞得一溜烟跑出了房间。

    克劳德留着冷汗看着那个一边逃跑一边捂着脸发出什么:“哎呀,不要啊,人家不要啦,羞死啦,哥哥最坏啦”等等奇怪的感叹,然后看着这个被两个安娜表演出来的,各种奇怪艺术加工的申深情对白,一种奇怪的感觉悄悄地爬上了自己的心头。

    竟然是,自己一个大老爷们,竟然也会有点害臊了。想想以前自己做的好多事情都被安娜看得清清楚楚,他不由得仔细的开始回忆自己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哼,算了,本大小姐勉为其难的满足一下你这个朝思暮想的变态吧。”黑衣萝莉说这话把小脸蛋凑了过来,一张亮晶晶的嘴巴已经撅了起来。

    克劳德满脸黑线的看着这个索吻的妹妹,他感觉自己很想把这个小家伙拉起来狠狠地打一顿才好,年纪不大这都学的什么跟什么啊。

    “什么,难道你这个极度的妹控晚期已经无法用这种出格的举动来满足你肮脏的内心了吗?那,这个总可以了吧。”

    克劳德看着黑衣萝莉递过来的一个仿佛是带着体温的三角形布条,他整个脸已经竖了起来。

    “什么?难道这还不能满足你那黑暗的欲望,啊,真是一个难以满足的男人啊,就让我牺牲自己的···”

    不待黑衣安娜说完,克劳德长身而起,一把朝着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然后把她扔出了门外。

    “哈哈。”门外的白衣萝莉看着捂着屁股的身影笑的开心,而后者立刻挺起了胸膛,仿佛炫耀一般说道:“那个变态摸了我的屁股,哦,哈哈,果然是个不容易满足的家伙啊!”

    “哎?你,真的是太狡猾了,我也要!”

    克劳德立刻愤怒的打开房门,他的手里拿着那个黑色的三角形布片,那是安娜扔给他的小胖次。

    “人呢?”打开房门却没有看到两个萝莉的身影,克劳德捏着胖次四处看了一下,接着他看到了打开房门,穿着睡衣,然后一脸奇怪表情看着自己的刘婉婷。

    “还没睡啊。”克劳德打了个招呼,而后者则是眼睛死死的盯在了男人手里的那个布匹上。

    下一刻,女人立刻捂住了自己的睡衣裙子,紧张的看着对方,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出来:“我的那个怎么会在你那里啊。”

    “什么!”克劳德晃了晃黑色的布片,然后眼睛在女人身上上下移动了一下,接着视线不由自主的放在了身体中线往下的那个地方。

    “额,我说,我可以解释,你信吗?”咽了一口口水,克劳德硬着头皮说出了这句话。

    “不,你不用解释,这种爱好我可以理解,只是,希望你以后,嗯,最好提前说一声。”女人说完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留下一个满脸悲愤的男人和手中那个不断晃动的小布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