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尸兄尸妹 > 第六十四章 杀人不等于审判

第六十四章 杀人不等于审判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杀人不等于审判

    “怎么处理他,少爷?”刘婉婷拖着张三走了回来,后者哭喊着,双手用力的抓着地面。他实在是太害怕了,这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速度怎么会这么快,根本就像是鬼魅一般,无论他往哪里跑,这个女人都会堵在他的前面。

    “杀了。”克劳德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一刻他浑然忘记了自己已经不是人类的,但无论记忆还是灵魂,他依然还是按照一个人类的行为准则来约束自己。

    “等等,大哥。”糖果看着刘婉婷毫不犹豫举起的武士刀,立刻大声的喊道。

    “大哥,这个人该死,但是不应该由我们处死吧,过一段时间军队的人就来了,咱们毕竟没有这个权利杀人,说不定还背上了个杀人犯的罪名啊。”

    “呵呵,你怕了的话就走开好了。”刘婉婷嘲笑着向着糖果说道。

    “大哥我错了,但我只是为了能活下去啊,大哥,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张三呼喊着跪在地上求救。

    “他吃人了!这他吗还是个人吗?和那些怪物又有什么区别!”克劳德很愤怒,他觉得这个糖果根本就是个不开窍的人,面对这种畜生怎么还想着求情。

    “你仔细看看他,他吃了自己的同胞,还他吗的是活吃的,你竟然还要等军队来处理?听着,我现在就杀了他,要不,你来杀了他!”克劳德红着眼睛盯着糖果的眼睛说道。

    然而糖果竟然一点也不退缩,也是坚决的瞪着眼睛说道:“我们不是执法人员,没有资格处死他,我们也不是刽子手,如果这样滥杀,那和他有什么区别!”

    “你是傻了吗?现在是末世,是大灾难的时候,那些警察自顾不暇,你让他们来处理,他们谁来,你报警我看看?我告诉你唐小唐,我只问你,他是不是该死,是不是畜生!”

    “是,这个我承认,但是大哥我们不能杀人。”

    “去你大爷的不能杀人!”克劳德也是火了,他走上前一把扯起地上的张三,用脚死死的踩在了他的头上。

    “克劳德!你以为你做的事情是正义的吗?你这样也是杀人,你代表不了法律,他应该收到的是法律的制裁,而不是你个人的私刑!”

    唐小唐依然还在抗议着,只是下一刻一把武士刀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刘婉婷笑盈盈的看着他,伸着舌头舔了舔自己性感的嘴唇,什么都不说,就是这么笑盈盈的看着他。

    张三哭喊着被拖拽着到了汽车旁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着,什么胡话都是一顿乱说,他也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了,他只感觉疼痛,刺入骨髓的疼痛。

    先是一条腿,接着是手臂,然后是另一条腿,另一条手臂,匕首一点点的深入,撕裂了肌肉,挑断了肌腱,然后卡在了骨头上。

    接近人体极限的力量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克劳德硬生生的掰断了张三的手臂和大腿,接着用绳子勒住了断裂的伤口。

    克劳德做的很仔细,也很麻利,他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一点的恶心和罪恶感,他的心已经被怒火给吞噬了,他要用最残酷的法子折磨这个畜生,让他体会到被别人活生生肢解的痛苦,然后看着别人一点一点吃掉身上血肉的那种恐怖。

    一只只剩下半个身子的丧尸被克劳德拎了过来,然后放在了张三的面前,看着丧尸那恐怖的面容,被痛苦折磨的张三发出了撕破喉咙的哭喊。他无论如何挣扎都不能移动一丝一分,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丧尸用着两个残破的手臂向着他一点一点的爬了过来。

    他崩溃了,他这个时候宁肯自己身上的伤口的血液流的更快一些,这样自己就能很快死去,这样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这个丧尸吃掉。

    身上的疼痛并没有让他晕过去,反而让他的大脑变得极度的清醒,巨大的恐怖随着丧尸一点一点的逼近,他脑海中的拿一根弦似乎突然断了一般,他突然表情木那了下来,然后是抽搐的笑容。

    嘿嘿,嘿嘿嘿,奇怪的笑声从张三的嘴巴里面发了出来,他抬着头看着克劳德的眼睛,用着极度诡异的表情看着他,张开嘴巴,发出了如同诅咒一样的话语:“总有一天,你也会和我一样!”

    看着在丧尸嘴巴之下不断哀嚎但却发出奇怪笑声的家伙,克劳德不由得一股巨大的失落感充斥了心头。他茫然的蹲下来,静静地看着丧尸大口撕扯着张三的肚皮,静静地看着他的内脏带着挤压而出喷射过来的热血,那带着热气的鲜血喷在了克劳德的脸上,也喷在了他的身上。

    糖果再也没有说什么,他躲开了刘婉婷的武士刀,慢慢的走到了克劳德的身边,点了一支烟,然后递给了他。

    克劳德接过烟,在嘴巴里咬着,烟草的气息无法掩盖那浓浓的血腥味,他皱着眉头依然看着面前的惨状,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滋味。

    刘婉婷提着武士刀走了过来,她皱着眉头看着张三的笑脸,手里的长刀一下子就砍下了他的脑袋,依然不解恨一般的把那颗脑袋一脚踢到了一边,犹自最里面发出了“畜生、****、垃圾···”等等的词汇。

    “大哥,我想你现在明白我刚才说的话了吧,杀人不等于审判。这不是什么正义不正义的事情,而是会脏了我们的手。”糖果抽完了烟,看着克劳德说道。

    自认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自认为自己能够代表法律,自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永远是正义的,自认为自己带给这个畜生是应有的惩罚。的确是惩罚了,但他在最后看到了什么,看到的却是张三那种临死前怨毒的眼光,那种根本没有一点的认罪的觉悟。

    这是自己第几次杀人了,第一个死在克劳德手里的是那个不知名的小胖子,第二个是那个虎哥,现在面前的是第三个了,然而这个活生生被吃掉的张三却是给了克劳德最大的一次冲击。

    为什么要惩罚犯罪的人,是为了活着的人能够更好地活着。为什么要处死这个吃人的恶魔,是为了惩罚他恶贯满盈的罪行。

    克劳德看着自己的双手,他本应该得到满足的,本来应该感到铲恶锄奸的荣誉感的,但他得到的却是心寒,以及对人性的失望。

    “如果,我是说,如果没有这场浩劫,他也不会选择吃人。如果送到了军队或者警察的手里,他会受到公审,面对万千众生的唾骂,他会一点一点的被自己的良心谴责,他会在法律的面前低下他的头颅,带着愧疚和悔恨死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带着仇恨离开。”糖果一双眼睛迷离着说道。

    “呵呵,少爷别听他的,只会动嘴皮子的家伙。”刘婉婷在一旁踢了一脚一脸感慨的糖果,然后鄙夷的说道:“这个家伙就是不想惹事而已,什么谴责,什么法律,现在上那里去公审去?你管他临死前有没有忏悔,该死的就是该死!”

    克劳德苦笑了一声,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他刚才的确被张三临死前的表现弄得心里不舒服了,不过糖果说得对,刘婉婷说的也对,只是因为环境和角度不同而已。

    “正像你说的,我现在是个屠夫,那么你还跟我走吗?”克劳德拍了拍糖果的肩膀问道。

    “大哥,你说我还能去哪?”糖果叹了口气,还是勉强的笑了笑回答。

    噌,武士刀入鞘,刘婉婷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有些嗤之以鼻。多大的事啊,搞的和天塌下来似的,男人都是这毛病吗?

    (一个小时涨了300收藏,我也是醉了,加更一章。另外刚才美女富豪的读者【恶娘】在章节里面发了90快钱的红包,你们抢到了没有,我一个都没抢到啊,哭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