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尸兄尸妹 > 第五十三章 记忆的片段

第五十三章 记忆的片段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记忆的片段

    安娜依然有些呆,不过好在现在可以简单地沟通了,一个念头需要好久才回从行动中表达出来,如果用一个恰当的方式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延迟太高了。

    “安娜,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克劳德以最快的速度洗刷完之后,第一时间就开始关心安娜的状况。

    变成人形的安娜静静地站在那里,,皮肤上的血管已经消失,眼睛也能做出缓缓地转动,但却一直没有说话。

    “安娜,你听的见我的话,对不对?”

    安娜依然眼睛看着克劳德没有开口,足足有五分钟时间,女孩沙哑干涩的声音才勉强的穿出来一个字“说。”

    克劳德惊喜的叫了起来,他这一刻开心的就像是个孩子一般,浑然忘记了刚才自己的狼狈。

    “慢”安娜再次吐出一个字,克劳德等了好一会,眼睛盯着安娜的眼睛,耳朵快竖起来了,直到又过了一会,安娜的第三个字才传来:“点”。

    安娜的发音很慢,就好像是一个以二分之一速度播放的走调歌曲一般,每一个音节都是那么的缓慢悠长,也那么的难以识别。

    “太好了,安娜说话了!”克劳德这个时候就像是得了一个A之后拿回家炫耀的孩子,看到穿上衣服走出来的刘婉婷高兴地向她说道。

    “啊,太好了,主人!她说了什么?”

    “说慢点。”克劳德想了想把这几个音节放在了一起,之后他明白了妹妹的意思。

    是觉得我说的话太快了?克劳德再次用非常缓慢的声音开始和安娜交流了起来,这一刻的他变得非常的有耐心,两个人现在的样子就好像是两个没电的录音机一般,伸着脑袋拼命地交流着。

    克劳德已经能够感受到安娜的苏醒,他也发现两个人似乎不仅仅是能够做到语言上的沟通,甚至还能用心灵来感应对方的思维,只是这样实在是太困难了,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能明白对方的一点小心思。

    然而,克劳德渐渐地又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安娜表达出来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心智缺失。

    尽管语言和行动都很缓慢,但克劳德已经发现了,现在安娜的心思好像是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一般,比如她会说“抱抱”,偶尔会问“妈妈去哪了?”过了没多久她又在问:“那个阿姨是谁啊?”

    被叫成阿姨的刘婉婷呆愣了一下,然后她好半天才明白说的是自己,那种表情简直就是精彩万分。

    克劳德一直在和安娜保持着这样的交流,知道安娜问出了一句话,克劳德才真正明白现在她的状态。

    “妈妈,我们为什么要去华夏?是为了找爸爸吗?”

    这一句话花了半分钟的时间才说出来,而且用的是法语,这让克劳德在这种复杂的发音中纠结了半天,才半猜半蒙地听懂了这句话的意思,之后他拿着写着这句话的一张纸,他愣了好半天。

    安娜自从说出了这句话之后好久没有任何反应,过了半个小时再次开口,依然还是用法语说出了这句话,而她的眼神却是抬头看着上方,好像在和谁对话一般。

    克劳德思索了好半天,直到看到了安娜那种只有小女孩才会做出来的瘪嘴的动作,他才明白,现在的安娜难道是在回忆以前的事情?

    人的记忆非常的有意思,深藏在大脑最深处的那一股微弱的脑电波在传递的过程中不断地相互碰撞着,它是有序的,然而又是无序的。

    时间在大脑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信号,每一段记忆的电波都带着时间特有的印记,所以当回忆起一段往事的时候,尽管人们不记得具体的时间,但至少能从那被烟雾掩盖的镜像中感受到那是过去的印记。

    但是,如果一个人的大脑曾经因为生病或者外伤而导致了神经元受创,在记录着时间信息的神经元死亡之后,人类的记忆就会出现明显的混乱。

    把以前的事情当做现在,或者甚至会以为是将来发生的事情。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可以说是一种认知型障碍,也可以说是精神类疾病。

    克劳德苦思冥想了好久才明白,这个片段很有可能是安娜记忆最深处的一些现实反射,也就是说,这句话可能是她以前问过自己母亲的原话。

    “为什么去华夏?”安娜的声音依旧带着疑问,好像是程序运行到了一个进程就卡住了,必须要解开什么谜题一般才能进行下一步的选项。

    克劳德有些头疼,本来以为妹妹已经变好了,但现在看来未来的路还有很长。

    “我们去找你爸爸。”克劳德试探着回答道。

    安娜的话依然还在继续。

    “我去和你未来的爸爸结婚。”

    “我带你去玩。”

    克劳德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着回答,然而却都没办法得到安娜的认可,她依然缓慢的做出反应,然后过了没多久,则一句话再次重复出来。

    “主人,您知道吗?我以前想做一名演员,我曾经把自己假设成电影里面的角色,您为什么不试试呢?”刘婉婷的回答给克劳德指明了一个方向。

    “好主意!”克劳德一拍手,然后他开始分析这句话的背景了。

    对了,自己的后妈当时应该是在法国,对了,安娜问为什么回国,也就是说那个时候~~~~

    克劳德捂着脑袋一点一点的把故事给拼凑了起来,然后他发现,自己真的不知道该给出什么样的回答,他现在才明白,他因为刻意的一些回避,使得他对自己的后妈的了解真的不多。

    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在自己的父亲面前总是很听话,在自己面前也很慈祥,对待安娜也很疼爱,但好像听别人说她在公司里面非常的强势。

    现实给克劳德出了一个难题,当他试图去摸索一个人的心思的时候,他才开始站在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自己的过去。

    自己真的给家人除了不少的难题啊,想到第一次见到安娜和她母亲的一些片段,克劳德渐渐地从记忆中走了出来。

    “你想不想有一个哥哥呢?”

    克劳德想到了安娜第一次见自己时那种开心的笑容,他试探着给出了一个答案。

    “太好了!”

    克劳德瞪大了眼睛,他看着安娜脸上洋溢的笑容,很纯真,也很感动。

    把妹妹抱在怀里,感觉一种温暖的感觉击中了自己最为柔软的地方,克劳德看着得到答案后满意的安娜,他发现原来这样也不错,至少可以让他回忆末世之前的种种美好。

    “主人,丧尸越来越多了。”刘婉婷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温馨的时刻,克劳德皱着眉头走到窗外,果然,越来越多的丧尸开始向着这边聚集过来。

    “对了,为什么叫我主人?”刚才一·门·心·思的*的扑在安娜的身上,他现在才开始思考,两个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