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尸兄尸妹 > 第五十二章 形象全都毁了

第五十二章 形象全都毁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形象全都毁了

    嘴巴的肌肉开始咬合,尖锐的犬齿刺破了皮肤,突破了肌肉,压迫着血管,混合着甜腻的血腥,克劳德从没有体会过如此的美味。

    从脖子被咬的一霎那,女人就感到了一种恐慌,她已经不怕死了,她本来是求死的,可是她不想这样死去。她想要的是一声枪响之后的一了百了,但绝对不想像一只兔子一样被活生生的吃下去。

    可是,为什么,在血液流出的那一刻,一种痛彻骨髓的疼痛之后,传来的是极致的快感。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轻飘飘的在云端漂浮,自然、自由、自在。她没吸过毒,但这种感觉或许比那种白色的粉末还要让人欢乐。

    那是在生与死之间徘徊,那是在痛与乐之间游走,这一刻,女人开始发出了一种诱人的呻(和谐)吟,喘息声带着身体的潮湿喷在了克劳德的耳边。

    颤抖,不只是女人,连同克劳德一起颤抖了起来,肌肉开始痉挛,呼吸开始急促,克劳德的眼睛已经被血液充斥,理智已经从他的脑海中渐渐消失。

    血液流淌进了嘴里,那种血腥感刺激着他的神经,冲击着他的灵魂,让他欲罢不能,让他浑身充满了力量。

    仿佛疼痛已经是过去,他已经忘记了身体上的那个洞口,他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这一刻他的脑海中之后渴望,无尽的渴望。

    这是什么感觉,克劳德从来没有这样的体会,甚至比第一次和前女友开房还要刺激,这是行走在人性与生物本能之间的游戏,这是一道永远填不满的一道沟壑。

    如同一匹脱了缰的野马,好似入了海的游鱼。

    如同烈火一般燃烧着的,是人类最初的欲望,无论是繁衍后代,还是满足口腹之欲,这一切仿佛是生命最后的燃烧,无论是血肉还是灵魂,火焰能够烧毁一切,但也有凤凰从烈火中重生。

    一把左轮手枪静静地躺在地板上,当阳光穿过玻璃,左轮手枪反射出了一抹银色的光芒,这道光芒穿过了破烂的衣衫,跨过了银灰色的长发,然后照在了克劳德的脸上。

    感受到了时间的召唤,克劳德眼睛眯了眯,然后缓缓地睁开,有些冷,这是他的第一感觉,清晨的空气带着泥土和血腥,更有着说不出来的奇怪臭味,尽管如此克劳德还是沉醉的吸了一口气。

    这既是气味吗,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自从变成了丧尸,他无法感受到寒冷越炎热,无法闻到花香与尸臭,无法品尝到美味的食物~

    一说到美味的食物,仿佛响应一般,他感受到了腹中强烈的饥饿感传来,然后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圆圆的,软软的,香香的,弹弹的,卟啉卟啉的,上面还有一颗小豆豆?

    这是什么?不用看,凭借克劳德多年的见识也知道了,这是女人的特有魅力部位,只是为什么会有女人,难道是妹妹。

    克劳德连忙低头,然后他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自己的妹妹,要不然他会把自己给杀了的。

    然而,竟然是刘婉婷!

    克劳德想了想,然后他摸了摸自己已经恢复如初的腹部,那上面还有血迹和一些不明的物体,但自己的古铜色肌肤上那明显的腹肌已经说明了问题,自己恢复了!

    克劳德本以为自己会像那些丧尸一样,身体破损还坚强的活着,但上天似乎赐给了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哦,不对,算上穿越,这应该是第二次了。

    心跳,体温,有饥饿感,有触感,还有对女人的身体的那种渴望,这是重新做回人类的感觉!

    克劳德检查了一下身体,然后他看向了身上趴着的女人。

    刘婉婷静静地趴在自己的身上,虽然衣服有些凌乱,但好在看似没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克劳德倒是没有什么羞耻感,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到了他这个年龄,已经可以说把这个问题看得很淡了。

    不错,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脾气吗,也算可以,虽然以前不怎么样,但这年头谁会在乎以前。

    无论是前生还是今世,无论是末世前还是末世之后,女人要的东西无外乎就是一点——依靠。

    有的女人喜欢钱,为什么,那是生存之后的生活,那是享受,也是一种心灵上的慰藉,但发自内心的,她们需要的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一个可以踏踏实实依靠的怀抱。

    克劳德一向很自信,在这一点他一向自以为是个值得依靠的男人,嗯,除了那个前女友。

    克劳德细细的品味着怀里的女人,大手上下的抚摸,感受着那种温暖与细腻,然后他的身子僵硬了起来。

    我的天哪,昨天我快要死了,今天一点事都没有,对了,这个女人昨天让我杀了她的,然后怎么了,对了,咬了她,好像还喝了血,之后发生了什么就完全不记得了。

    最最关键的是,自己的妹妹恢复了神智,这是比什么都要好的喜讯。

    然而下一刻,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或许也不算那么好啊。

    自己昨天做的事情,以及今天早晨的动作,绝对都被安娜看见了,估计她不想看也看见了。

    啊!克劳德从来没觉得有什么事情是自己觉得为难的,现在他感受到了,这件事真的是太为难了。

    啊!自己怎么面对这个刘婉婷根本不是问题,就算被自己睡了还想怎么样,大不了以后跟着自己呗,反正自己会负责的。

    可是,如果是在自己的妹妹面前上演了这么一出活春宫,而且这个妹妹还没成年,克劳德觉得现在有一把手枪在自己面前,自己估计会拿起来吞枪自杀了。

    等等,好像的确有一把手枪放在自己的面前,那就是安娜啊!

    克劳德的动作颤抖了起来,他不敢看地上的手枪了,天哪,安娜的位置距离自己只有半米。

    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吗?

    那就是那一声来自灵魂的呼唤:“哥?”

    克劳德浑身一个哆嗦,是安娜发出来的声音,那个声音好像直接从自己的脑海中响起的,难道安娜就在自己的脑子里面?

    僵尸吃掉了你的脑子!克劳德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浮现出来了这句话,接下来,随着一声轻轻地呻·吟,趴在克劳德身上的女人渐渐地睁开了眼睛。

    红色的眸子里面带着特殊的色彩,微微翘起的嘴唇露出了两门小巧的虎牙,嘴巴轻轻地张开,一声诱惑的鼻音轻哼,然后女人缓缓地张开了口:“主人,您醒了。”

    呵呵,在克劳德一脸的苦笑中,他的内心仿佛闪过了自己妹妹那种鄙夷的眼神:色情狂!畜生!奴隶控!暴露癖!还有什么?反正已经躺着中枪了。

    克劳德在这一刻,努力维持了半辈子伟大的哥哥形象,就这样在这个初夏的清晨轰然倒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