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尸兄尸妹 > 第四十九章 好市民小唐

第四十九章 好市民小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好市民小唐

    唐小唐已经腿肚子都要软了,但他还是咬着牙拉开弓箭,拼着命努力的保持着呼吸,然后瞄准了远处的一个丧尸,一箭射中了它的头颅。

    唐小唐的箭很特别,他用的是金属的三棱箭头,这种箭头是用来打猎用的,箭矢很重,射程不是很远,但特点就是穿透性强,并且能够造成撕裂效果,这样一来被射中的猎物往往因为血液大量流失而死去。

    这种箭矢他不多,当初也是托关系弄了两包,一共24只,如今他身上只有8只这样的箭矢了。

    反曲弓的力量比传统弓箭要强出很多,但毕竟是利用物理扭曲做功的武器,它的杀伤力远不及复合弓,但尽管如此,在近距离上依然能够勉强穿透头颅。

    他以前试过,在微风的情况下,中型箭矢的射程远远超过了理论上的距离,最远的射距曾经达到过200米,但要说有杀伤力的射程,基本上就控制在二十米以内了。

    但这个时候的唐小唐已经不管什么杀伤力了,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手中的箭矢一刻不停的攻击着丧尸,口中已经发出了大喊:“快点,大哥快走啊!”

    “不要管我,你快走啊!”克劳德发出喊声,但他的心里当然不是那么的伟大,不过谁让他自己就是丧尸呢,至少自己不担心被感染。

    唐小唐也发起了狠,手里的箭矢已经射光了,抽出腰里的一把短斧头,他现在想走也很难走开了,前后左右全都是丧尸,他想要逃出去已经很难了。

    后悔,真的有些后悔了,本来自己从一开始就想跑的,真的是见鬼了,为什么当时自己犹豫了,现在好了,看来今天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都说死之前会想到很多,什么回忆起童年啊,想起以前的亲人啊,全特吗扯淡!现在的唐小唐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手里的一把斧头,他能想到的只剩下面前的丧尸。

    克劳德也是如此,看着扑在面前不断流口水的螳螂丧尸,他脑子里面根本就来不及思索原因,只得拼命的用最大的力气抵挡着丧尸渐渐逼近的嘴巴。

    他刚才真的是脑袋昏了头,为什么把灵魂放出来?吸引了那么多的丧尸不说,现在想使用技能的数量都不够了。

    放出来灵魂很简单,只需要大脑里面的一个指令就行了,收回去也不麻烦,只需要伸出手来触碰一下这个灵魂就会有一个是否吸收的提示。

    但问题是,现在克劳德没有第三只手去抓那些灵魂了,他的双手努力的和丧尸的脑袋较劲,就这样还是难以抵抗那种巨大的力气。

    丧尸到底有多少,唐小唐已经没那个功夫数了,反正有很多,很多很多,从来没想到,这个人数不多的别墅区会出现那么多的丧尸。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些丧尸仿佛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壁咚的那两个身影上,攻击唐小唐的并不多,看着向着自己缓慢走来的6只丧尸,他放下反曲弓,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短斧头扑了过去。

    必须主动进攻才行,等下去只会被围住,打开一个出口,唐小唐现在也不想着什么跑与不跑了,他现在第一个想到的是怎么活下去。

    在山顶的72号楼,几个人正在热闹的打着麻将。这里的房间四周全部被家具和木板封锁了窗户,三根蜡烛被几人的动作带出一阵阵的晃动。

    “四饼,我碰了。”中年人开心的喊了一声,接着说道:“我说,那个小唐搞什么鬼,这么晚了非要出去,不知道这一回能带什么好东西回来。”

    “六条,要啥来啥,哈哈,要我说吧,当初就应该我去的,就你这个脾气还谈判呢,你看吧,人家不鸟你啊。”

    “你还别说我,就那小子,整个一个不识抬举的东西,要我说换你去还是一样。”

    几个人一边打着麻将一边聊天,这一段时间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反正戴在屋子里面没事情,吃的喝的自然有人想办法把问题解决了,代价吗,等到组织上的人来了说几句好话就行了。

    “嘘,别说话!”一个人突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说道:“为什么我听着外面的那些僵尸离开了?”

    “可能是又有哪个可怜鬼被发现了吧。”一个人不确定的说道。

    “不好了,是小唐,应该是他,他被丧尸给围住了!”一个脑袋从楼顶上的凉台伸了过来,是司机老刘。

    “哎,多好的孩子啊,真是可惜了。”中年人叹了口气,身子却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侧了一下,然后他偷看了一下其他人的牌。

    “怎么回事?”其他人也是惊奇的问道。

    “就在下面不算很远的地方”司机老刘拿着望远镜说道。

    “我看看,啧啧,动静真是不小,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我说张局长啊,别看了,看多了做噩梦地,阿拉从来不看那些鬼东西地。”

    “对啊,我说老张同志啊,该你摸牌了~~~~”

    看着再次开始打麻将的四人,司机老刘凑过来问了一句:“领导,我们不去救救他吗?”

    这一句一下子把一个欢乐祥和的气氛给打破了,四个人全都直愣愣的看着司机,那眼神仿佛再看一个死人。

    “老刘啊,你跟着我也有十年了吧,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你应该清楚吧。”一个带着眼睛的年纪最大的人说道,那话里面的责怪意思已经显而易见了。

    “多好的孩子啊,就这么。”司机老刘一脸的愁苦,满脸的褶子似乎都要挤在了一起,他年龄本来不算大,但看起来却好像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一般。

    “哎我说你个小刺老,奴去好啦,别再这里说的啦,阿拉在打牌好不啦。”

    “哎,别这么说,老刘同志还是个好同志的,但是呢,你也要考虑一下具体的状况啊,你看我们几个老头子,还有几个娃娃,你说我们怎么去救他?哎,小唐同志呢是个好同志,放心好了,等组织上的人来了,我会尽我的最大努力给他一个烈士的名分的。”

    “哎,烈士不太可能的,但是好市民倒是可以。”

    “哎,还是张局长说得对。”

    老刘撇了撇嘴巴没有说什么,走到外面点了一支烟:“麻痹的,没一个好东西!”

    在房间的二楼,刘婉婷努力的搬起安娜的身体,吃力的把她挪到了窗户旁边,喘着粗气伸出手来指着不远的地方颤抖着说道:“那就是你哥!他快不行了!“

    “你快醒醒啊!你能听得到我的话对不对?你明明有反应的对不对?那个人是你哥哥啊,他快死了,你快点变成手枪啊!”女人摇晃着安娜的肩膀,在她的耳边拼命地说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能变成手枪,但至少有一点她知道,如果克劳德带着枪就绝对不会陷入这种险境。

    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着急,或许是因为如果克劳德死了,她在这个末世中就没了一个依靠,也或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她自己也不清楚,但她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焦急,仿佛那个被丧尸按在墙上的就是自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