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尸兄尸妹 > 第二十四章 妹妹的胖次

第二十四章 妹妹的胖次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妹妹的胖次

    (今天这是第五更,看到了推荐票再次增加了,按照约定,再次送上一章。另外,为什么没有打赏呢?嘻嘻嘻)

    当早晨的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克劳德从地板上爬了起来,看着阳光透过窗子照在安娜的脸上,而她闭着的眼睛也缓缓地挣了开来。

    克劳德昨天把安娜抱到了以前的房间,他则是在一旁打了地铺,他不放心,不想让安娜离开自己的视线,过去的遭遇已经让他对这个妹妹充满了愧疚,自己绝对不允许她再出什么问题。

    克劳德是用手抚上的安娜的眼睛,开始的时候自己一次次的把她的眼皮合上,然后她又一次又一次的睁开。直到后来,克劳德开始唱儿歌,就像哄小孩子睡觉一般,轻声的在她的耳边唱歌,最终安娜终于闭上了眼睛。

    克劳德已经发现,外面的那些丧尸不会睡觉,而他自己就会感到困顿,自己需要睡眠。或许睡眠有助于恢复记忆,克劳德总能从睡梦中梦到末世之前的生活,见到以前的那些朋友。所以,他也想让安娜睡觉,说不定她也会做梦,也会梦到以前的点点滴滴。

    “昨晚睡得怎么样?有没有做梦啊?”克劳德一边帮着安娜穿衣服,一边嘴巴里面说着,尽管安娜没有回答。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给女孩子穿衣服呢,额,好吧,谁让你是我的妹妹呢。”克劳德找出了安娜橱柜里面的衣服,然后试着去为安娜打扮一下。

    “那个,这个东西,嗯,有点小了。”克劳德用手捏着一个胸罩,好吧,尽管是兄妹,克劳德这个时候也觉得尴尬。

    妹妹安娜非常的漂亮,怎么说呢,因为是混血的缘故,这个小姑娘长得一双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尽管变成了丧尸,那一双眼睛除了没有神智意外,外型上还是很漂亮的。

    身材,也是很好,马上就要十八岁的身体现在已经长到了一米七,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长,克劳德看着安娜完美的身材,额,还是不要看了。

    尽管变成了丧尸,尽管身上的皮肤鼓起了黑色的血管,但这触感真的是,嗯,啊,这可是我的妹妹啊!克劳德赶快打断了自己的思绪,比自己的前女友好看多了,这是克劳德给出的一个定语。

    “额,真的小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住校才一年就长了这么多?”克劳德比划了半天才艰难的扣上了她背后的挂钩,挠了挠头。

    B?好像不止吧。克劳德在自己的身前比划了一下,好像刚才的触感,呵呵。打住!克劳德觉得自己丧尸的身体已经有了一点反应,啊,别想歪了,只是有点热,嗯对,有点热而已。

    “你们女人真的很麻烦。”克劳德说出了这个结论,然后他低头看了看安娜的下半身,好吧,这个东西也要换了。

    啊,怎么能这样啊,我竟然给自己的妹妹换内裤!啊,我是个禽兽啊,不对,是禽兽不如!克劳德尽量把注意力放在其他的地方,可是一看到妹妹那完美的曲线,好吧,他承认已经有半年没有碰过女人了。

    可恶,明明是一种很温馨,很有爱,也很悲伤的一个事情啊,为什么自己会有不好的想法呢?克劳德给自己下了一个定义,自己就是个败类。

    “安娜,你一般把内裤放在哪里?”克劳德一边四处翻找,一边问道,尽管安娜没有一点的回应。

    “啊哈,找到了,果然在这里啊,我就说这个抽屉你每次都是看地死死的呢。”克劳德打开了橱柜底下的一个抽屉,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排排的内裤。

    “这么多!”克劳德张嘴就是一句感概,好像他一年到头也就那么几条内裤,洗了再穿,没想到这些女人的这玩意这么多。

    “等等,安娜,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克劳德提着一个黑色蕾丝的小布片在安娜的眼前晃动:“你个小丫头,这么小就有这样的东西啊,跟谁学的啊。”克劳德皱着眉头对着安娜说道,后者依旧呆呆的坐着毫无反应。

    “这东西穿着舒服吗?”克劳德拿着这个小布片在自己的身上比划了一下,“估计会嘞得慌吧。”克劳德笑了笑,然后看着安娜,她依然呆呆的坐着。

    天杀的,自己的妹妹竟然会有这样的东西,还是整整的一套,克劳德觉得自己的印象已经天翻地覆了。

    或许是女孩子喜欢吧,克劳德尽量的给自己一个说得过去的说法。怎么说呢,妹妹尽管调皮,尽管傲娇,尽管很腹黑,尽管爱告状,嗯,反正即使好看啦。

    印象中的妹妹,怎么说呢,应该是很纯洁的才对。这是克劳德自己强加的一个印象,似乎男人心中的花季少女都应该是纯洁的才对。可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情趣那个啊,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啊!克劳德有点泪奔,算了,对,这些只是,嗯,一种收藏癖而已,对,其实这是一门艺术。

    “好吧,好吧,我不笑话你了,还是穿一个正常的吧。

    克劳德拿出了一条白色的胖次,他突然有种罪恶感,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简直是不可饶恕啊。

    艰难的给安娜穿上,然后在衣柜里面翻找着。

    “哈,这不是我的衣服吗?我就说怎么找不到了,原来是被你藏起来了啊。”克劳德在衣服间找到了一个白色小夹克,这件衣服是过年的时候买的,比安娜买的那身新衣服要贵好多。

    “你肯定是因为觉得我的比你的好,所以才给我藏起来了,是不是?哈哈,现在被我发现了吧,小心眼。”克劳德拿着那件衣服在安娜的眼前晃动着,然后伸出手来,在安娜的脑袋上弹了一下。

    “当时我还以为丢在球场了呢,害得我找了好久。”克劳德捏了捏安娜的脸,然后他猛然发现,安娜脸上的黑色血管好像少了一些。

    “太好了,太好了!”克劳德激动地跳了起来,果然有用,虽然不知道是因为吞吃灵魂还是因为睡觉,但至少有些效果了。

    “太好了,安娜,如果你能听到我说的话,就给我一点提示好吗?动动手指头,好吧,眨一下眼睛也行啊。”克劳德抱着安娜的脸,让她看着自己。

    安娜眼神呆滞,眼皮眨了一下。

    “太好了,你能听得到对吗?”

    安娜的眼皮又眨了一下,没多久,又是一下。

    “好吧,我就知道。”克劳德叹了口气,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个主意糟透了,眨眼睛根本就是身体自然的动作,是由脑干来控制的,这和记忆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

    “安娜,这回我们换一个方法,如果你能听得见我的话,你就眨两下眼睛,连续眨两下,就像这样。”克劳德换了一个方法。

    安娜眨了一下眼睛,眼神依然毫无焦距。

    克劳德叹了口气,坐在床头拍了拍安娜的脑袋,然后拿起一个梳子,一点一点的为她梳理头发。

    没用多就,克劳德再次开口了,好像他发现自己能够正常的说话之后,他就喜欢了这种絮絮叨叨,仿佛只有不停地说话才能证明自己还是一个人一般。

    “安娜,你看,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们真的很像。”克劳德把安娜的头发梳成一个马尾,然后用皮筋把它紮了起来。

    “你看,你的头发是淡黄色,我的是灰白色,嗯,相同点就是,我们都有头发。”克劳德把安娜的头发伸到安娜的面前,然后又指着自己的头发,给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