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尸兄尸妹 > 第二十三章 这才是家

第二十三章 这才是家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更一章,已经看到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推荐又增加了,按照约定,现在加更。这是第二加更了,算上前面的,今天竟然4更,要西,一万字啦,哈哈哈。)

    第二十三章这才是家

    连续走了一整天,当克劳德到达这个城市最东南地带的区域时,这里的丧尸已经变得非常稀少了。

    这里的街道好保存的比较完整,看来武装直升机的轰炸并没有到达这个地方。想想也对,这里已经是位于城市的郊区,对于一个二线城市来说,到达这里已经是城乡结合地带了。

    正值春季,过冬的小麦现在已经发出了绿芽,道路旁边的柳树早就抽出了细细的纸条,在风中轻轻地飘荡着。克劳德还真的很少有机会这样观察这些美景,换做以前,他都是开着他的AE86风驰电掣的从这里经过,至于两边的风景,谁会在意呢。

    这里是城市的近郊,克劳德的老家就在这里,一个依靠着小山而建的小别墅,当然不只是他们一家,这里的是一个出了名的别墅群。

    当初开发商宣传的时候,这里的地皮和房价非常的低,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卖不出去,后来开始做各种活动,甚至打出了买一送一的广告。

    房价并不高,只是因为面积大,所以一套也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每当克劳德看着这种独栋小楼,他都不由得感慨这辈子的幸运,想当年在前世,他一家人辛辛苦苦半辈子才买了一个二手房,谁能奢望过有这么好的地方能住啊。

    其实,前世一家人买的那个房子,如果卖了也能买这么一座小别墅了,谁让这辈子克劳德的老爹早早就买了。说起房价,克劳德也是郁闷已久。当年买房之前,房价涨得那是一天一个价,等全家努力的买了之后,房价却渐渐地开始跌了下去。呵呵,就像老太太买黄金一样,无论是以前的那个地球,还是现在的这个地球,消息和眼光永远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这片依山而建的小别墅群已经接近十年的房龄了,好在物业算是不错,期间一直不断地修修剪剪,把整个环境弄得还算是个好地方,当然前提是高额的物业费。

    克劳德有的时候也在想,换做前世自己就算买得起,估计也住不起,光是每一年的修缮基金就够人受得了。

    当然这一片也不全是富人,有一些人也是曾经有钱的人,克劳德小的时候家里条件也不是特别好,到了十几岁的时候整个家里才开始富裕起来,同样的,克劳德也开始了飞扬跋扈的生活。

    这里的每一块地方都留下过克劳德儿时的身影,以前他在这里就是一个小霸王,凡是同龄的孩子都被他欺负过。

    这里一共有一百个小别墅,真正入住的也就是一半,而这一半里面真正把这里当家的也不多,所以这里的孩子两个手就能数的过来,对于这些家伙,克劳德都非常的熟悉。

    克劳德走进了别墅区的大门,这里的围墙不算高,也就是起到一个隔离的作用,真正想要挡住别有用心的人,就算是铁丝电网也不行。

    门口不大,在十年前算是比较气派的,但放在现在也就是个二层的小建筑,爬山虎早就把这个梯形的水泥框架当成了自己的家,一代一代的沿着前辈的路子向上走,春天以来,渐渐地有几片新出的叶子点缀在了上面。

    在墙壁的角落还有一块漆黑,那是克劳德小的时候点火留下的痕迹,看着这里的一点一滴,记忆便止不住的向外涌了出来。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怀念过去,有热水,有电视,能吃一口热饭,能泡一泡温泉。现在呢,好吧,如果打丧失也算是一种游戏的话。

    小的时候,后妈曾经说过,每个人早晚有一天会有一个自己最擅长的手艺。那个时候克劳德最擅长扮演纨绔子弟的角色,而且演的很好,他那个时候的想法就是,自己老爹挣来的钱,绝对不能让这个后来的女人给糟蹋了,要花也是要自己来花。

    现在克劳德回想起这句话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擅长的手艺了,如果猎杀丧尸也算是一门手艺的话。

    大门紧紧地关闭着,这里就是克劳德的家,哦,其中之一。自从他十八岁以后就很少来这里,一般都是在那个城市中的地方居住,这里实在是离得太远了。

    冥冥中自有定数,当初克劳德住的那个小楼就在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偌大的房间只有自己和那个请来的保姆阿姨居住。保姆阿姨被莫名其妙的感染了,然后就开始攻击离得最近的他,于是他也感染了。

    想一想,那一天好像是爷爷的祭日,对,按理说自己应该晚上回来烧纸的,就在山后不远的那片公墓中。或许早点回来就不会被感染了,看着这个有些老旧的房子,克劳德有着一股莫名的亲近。

    推开房门,长时间没打扫的地方已经有了灰尘,这里的很多东西还保持着几年前的样子,比如老旧的电视,比如陈旧的地板,比如那挂在墙上的相框,里面克劳德亲生母亲依然带着慈祥的微笑。

    克劳德把安娜变成了人形,拉着她做到了沙发上,看着依然呆滞的妹妹,克劳德心中万千情绪终于涌上了心头,泪水一点一点的从通红的眼睛中流了出来。

    “安娜,这里是我们的家,你还记得吗?”克劳德发现自己能够连续的说话了,这样就好,自己可以和安娜说说以前的故事,说不定安娜能够找回以前的记忆。

    “你看,这个是爸爸。”克劳德指着墙上的照片拉着安娜一个一个的看,为了确保安娜能够看见,他走到安娜的身后,移动着安娜的脑袋。

    “这是妈妈,哦,是我的妈妈,这个是你的亲妈,我的后妈,你还记得吗?”克劳德指着另一张照片向着安娜讲述。

    “这是你,你看,这个是你十三岁的时候,你看那个时候已经那么高了。”

    “这是你第一次上台演出,是弹钢琴,你还记得吗?”

    “这是我们全家出去旅行的照片,那次我把你的裙子给弄脏了,你还记得吗?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说,我那个时候是故意的。呵呵,然后老爸那个家伙肯定看穿了我的心思,所以他让我把上衣脱了,然后给你穿上。

    然后一整天我就光着膀子在各个景点晃悠,你穿着我的衣服拍照,你看,我那个时候一直被人指指点点,简直想要找个缝钻进去。”

    克劳德指着每一张照片都能给安娜讲出一个故事,或者幸福,或者有趣,一边讲着,克劳德也渐渐地回忆起了之前的点点滴滴。

    尽管自己一直没有说出口,但是他真的很爱这个家,还有安娜的亲生母亲,自己的那个后妈,她实际上对自己真的很好,而自己从来没有喊过她一声妈妈,而当自己下定决心的时候,末世已经来了。

    外面的雨又开始下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除了风雨声,这里只剩下了克劳德不厌其烦的讲述着一个有一个的故事,那些他们曾经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