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尸兄尸妹 > 第一章 我被感染了

第一章 我被感染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章我被感染了

    一切要从三个月之前说起。

    克劳德努力的睁着眼皮,却感觉双眼仿佛黏在了一起一般,感受着自己现在的状态,四肢非常的麻木,就好像是长时间的血液循环不畅导致的那种神经麻痹,同时自己现在的姿势是坐着的。

    发生了什么?克劳德记得自己只是按照平常的作息一般,一样的上班,一样的按时睡觉,可是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克劳德艰难的再次尝试活动身体,不知道用了多久,他终于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模糊,仿佛是有一团白色的雾气笼罩了四周一般,直到他努力的眨眼睛,终于在几次的尝试之后,他看清了眼前的环境。

    一个漂亮的客厅,从这个角度克劳德能看到漂亮的欧式吊灯和华丽的穹顶,全欧式的华丽装饰和整齐的饰品,看起来这里是一个非常富丽堂皇的房间,只是眼角处那一团黑色的血迹却让整个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艰难地移动着脖子,克劳德甚至能听到那种骨骼错位的声音,看起来自己这样的姿势已经过了很久了。

    血液,黑色的血迹,在漂亮的墙纸上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喷射状,在血液的下面,是一个已经难以看清样貌的人,身上的衣服破损了一大片,从中裸露出来的皮肤上看已经有些腐烂了。

    额,对了,这个人就是自己的这个身体家里的保姆阿姨,这么说有些别扭,但是克劳德确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是什么性格分裂,也不是陷入了幻觉,而是从一些蛛丝马迹上就能看出不同。

    比如这里的国度叫做华夏,这里的历史从那一场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就改变了走向,仿佛是时间走入了另一个分支一般,这里的华夏并没有经历那种苦难的战争,而是作为一个真正的胜利者雄踞整个世界最高点,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实力都是稳稳地压制住了其他的国家,这里也成了所有人民向往的一个美好国度。

    克劳德的父亲就是一个华夏的生意人,而现在的后妈,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法国人,当然还有一个妹妹,叫做克莉丝汀·安娜。

    好吧,这些东西先不回忆了,来到这个世界年数不少了,在这一段时间中,克劳德苦恼过,郁闷过,最后也逆来顺受的接受了这话总转变,直到现在,他再次思索了起来,现在发生了什么?

    视线向下移动,克劳德看到了自己的右手,在手边则是一个消防斧,那红色油漆上沾满了黑色的血迹,这股血迹一直延伸到了那个保姆阿姨倒下的地方。

    难道是,自己杀了这个女人?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自己疯了吗?

    艰难的收回右手,想要离开这个凶器远一点,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渐渐地用强大的意志去活动者四肢,虽然无法立刻站起来,但已经能够做到移动身体了。

    只是,无论怎么做,他都没有什么触觉,浑身除了麻木外没有任何感觉,接触地板上的手好似没有感觉一般,克劳德努力的回忆着发生了什么,然而他发现好像有一段时间的记忆完全空白了,只有一个数字在眼前闪过:1/100.

    不错,不是看到的数字,而是确实有一个数字,仿佛是直接出现在脑海中一般,克劳德尝试着再看一下,果然这个数字有出现在眼前,然后又消失了。

    脑子有些混乱了,以前自己非常聪明的脑袋,现在却转动的非常缓慢,感觉需要很久才能想明白一些事情,这种感觉在以前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要知道以前无论是看书还是学习,自己只需要看一遍就能一字不差的背下来,或许是大脑缺氧导致脑细胞死亡过多的原因吧。

    艰难的爬起身来,克劳德扶着墙壁努力的迈出第一步,感觉好像是婴儿学步一般的艰难,终于来到了卫生间,拧开水管,俯下身子大口吞咽着,他感觉如果再晚一点自己就要渴死了。

    喝了几口之后,他突然发现,水管里面没水了。

    怎么回事,停水了?自己家里可是有独立供水系统的啊。

    抬头,突然克劳德愣住了,他从镜子中看着自己的脸,这一刻他如同见了鬼一般,不断地踉跄着,靠在墙壁上,看着镜子中做出同样动作的身影,终于确定这个人就是自己。

    自己还是人吗?

    依然是那一头长发,只是颜色却变成了灰白交杂,仿佛突然变成了一个老人一般。

    依然是那俊朗的五官,只是那种青黑色的血管已经破坏了美感,仿佛早产儿一般皱起的皮肤有的地方已经裂开了小口子,从中透出的是死灰一样的肌肉。

    紫黑色的嘴唇,以及嘴巴中那已经变得尖锐的牙齿,腥红的眼睛中带着恐怖和慌乱,不错,镜子中的这个人确实是自己。

    左手的手臂上,一个清晰的压印撕开了手臂上的皮肤,只是那裂开的伤口上却再也没有血液流出,黑色的血管从伤口处向着全身蔓延,如同藤蔓一样缠绕住了全身,这是魔鬼的诅咒吗?

    克劳德想起来了,他自己被感染了。

    那个家里的保姆阿姨从早晨起来就不对头,到中午的时候就突然开始撕扯家里的小狗和小猫,然后就开始攻击自己。

    丧尸,不错,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在以前生活的那个世界中,可是有着不少这一类的电影的。

    而自己,现在竟然变成了一个丧尸!

    推开房门,走过一段小花园,这里的花朵正要开放。如今的阳光非常的明媚,克劳德闻了闻空中的花香,很可惜,他什么都没有闻到。

    迈着艰难的步伐走出别墅的大门,街道上的几个身影看了过来,摇摇晃晃的身体向着这边凑了凑,用力的闻了闻克劳德身上的味道,嘴巴里面嘶吼了一声,就不再理会他了。

    果然,在末世中想要生存太难了,不过自己如今不需要躲避这些丧尸了,因为自己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啊。

    克劳德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是这边别小区的保安,他非常的阳光,看到谁都是一脸的笑容,再加上壮硕的体格,让这一片留守在家的少妇们痴迷了好久。如今的他却浑身的烂肉,一条胳膊少了一半,从那些漏出来的骨头上看,这个家伙在变成丧尸前肯定是经历了艰难的搏斗。

    克劳德慢慢的走了过去,张开嘴巴想要打个招呼,却发现只能发出哦哦的嘶吼声,好似自己的声带已经在干涸中枯萎了一般。

    看着面前的这个丧尸那无神的眼神,以及他那种毫无智慧的行动方式,克劳德的心情沉了下去,想要哭却流不出眼泪。

    本以为,哪怕变成了丧尸,自己也能找都同类,现在却发现,这些丧尸都是没有智慧的行尸走肉。

    自己看起来很特殊,也很孤独。

    克劳德继续走着,身体在阳光下好似变得灵活了许多。他走到一个丧尸的身前,伸出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凑到他的眼前,想要从他的眼中,看出哪怕一丝丝的理智的光芒。

    只是,这个丧尸向着克劳德闻了闻,发现不是食物之后,便朝着他叫了一声,身体想要继续上前,却不知道摆脱克劳德的手臂,只是如同一个木偶一般,好像是按照固定线路行走的野怪,根本没有一点智慧的存在。

    克劳德颓然的放下了双手,呆呆的看着身边走过的一个一个的丧尸,他们全部眼神呆滞,都是麻木不仁,不错,他们都是死人,都该死!

    一股暴虐的情绪在克劳德的心中翻涌,不知道为什么,在这股愤怒的情绪中,他想要发泄,他想要让这些人能够和他沟通,和他们分享现在的无助可恐惧。

    一个孤独的人,会很容易变得愤怒,一个愤怒的人,很容易产生暴力倾向。

    克劳德找到了一个打理花园的铲子,走到一个丧尸的面前,张开嘴巴向他怒吼着。

    面前的丧尸依然眼神涣散,仿佛除了分辨是否是食物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念头了。

    “嗷!”克劳德发出了一声有史以来最大的吼声,手中的铲子向着那个丧尸的脑袋砸了过去。

    砰!丧尸面对同样是丧失的攻击,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御的想法,铲子一下子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一时间各种腐烂的血肉横飞。

    人体最坚硬的地方是哪里?是牙齿?还有一个地方,就是头骨。

    钢铁的铲子被克劳德抡起,但却无法穿透这个家伙的头骨。

    于是,暴虐的克劳德继续挥舞,一下又一下的砸下。

    砰!伴随着飞溅的血肉,克劳德好像看到了自己也会有一天像他一样,变成这种毫无智慧的木偶。

    砰!脑浆飞射,克劳德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彻底失去了脑袋的丧尸,颓然的放下了铲子,呆呆的看着因为声音聚拢过来的丧尸。

    他们不停地闻着气味,直到根本闻不到一丝食物的味道之后,便转过身子向着其他的方向走去了。

    视若无辜,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有一个丧尸同类死去了一般。

    克劳德一下子坐在地上,仰着头颅看向天空,想要大吼,却仿佛有什么东西卡在了自己的喉咙。

    一股热流,渐渐地从脸庞滑落克劳德伸出手来,摸了摸,他发现,那是泪水。

    那个数字跳了出来: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