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尸兄尸妹 > 第十一章 安娜与手枪

第十一章 安娜与手枪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一章安娜与手枪

    砰!哈哈哈哈!枪声夹杂着小胖子疯狂的笑声在房顶上不断地响起,克劳德从开始就计算起来,11声,12声··

    一把左轮最多只能填装6发子弹,然而这个小胖子已经接连开了12枪,看他的样子,他还会继续开枪。

    枪声一只接连不断,知道楼下的丧尸全部倒了下去,小胖子才收回了酸痛的手臂,继续沿着二楼房顶走去。

    “无限弹?”克劳德已经数了四十二声,没见过小胖子换过一次子弹。这不科学,这是克劳德的第一想法,然后他又看了看那些丧尸,然后他就释然了,如今就是一个不科学的世界。

    小胖子顺着楼顶走到了尽头,这里的一排商店的房子都不算很高,一般来说都是很早以前建起来的,再往前就是一个比较高一点的楼房。

    现在放在小胖子面前的一个难题出现了,他怎么爬上那座高楼,或者是跳下这个2层的小楼。要不然,底下的丧尸又会再次聚集过来,在上面不是一个长远之计。

    克劳德对这个小胖子有点兴趣,不过他还是惦记着自己的妹妹,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奇怪的事情引起了他的注意。

    小胖子走到了墙角,面前的这个楼房是一个小宾馆,为了节约空间,这里的房子都是一个一个的紧紧地挨在一起的。中间没有多少距离,但是高度却有些高,这里的离得最近的房子都距离房顶3米高,以小胖子的本事显然再怎么跳都无法够到那个窗户。

    这个小胖子在墙角犹豫了片刻,便拿出了手枪,不知道说了什么,这把手枪扭曲一阵,变成了一个人形站在那里。

    那是!克劳德惊讶的看着远处的一切,那个身影他实在是太熟悉了,淡黄色的头发,一米七的个子,以及那一为了凸显自己的个性而把外套围在腰间的打扮,这不就是自己的妹妹克莉丝汀·安娜吗?

    怎么回事?那把枪就是安娜?倒地发生了什么?克劳德仔细的看着这一切,他确定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小胖子踩在了安娜的肩膀上站起来,然后很轻易的够到了窗子,从那里爬了进去,接着安娜再次变成了一把手枪出现在了小胖子的手中。

    可恶!克劳德立刻提着枪向着那个小宾馆走了过去,他要去看看,倒地发生了什么。

    克劳德从正门走了进去,这个小宾馆不是很大,也不算是很正规,在这里开设宾馆生意如何,克劳德不清楚,但显然这里面的人并不多。或者说,丧尸并不是很多。

    门口的柜台上,那个一身肥胖的女人这个时候正卡在吧台的下面,变成丧尸的她行动变得更加困难,明明用手一推就能推开的桌子,却把她卡在下面卡的死死的,看着她用力爬行的方向,她越是用力,这个桌子卡的就会更加牢靠。

    现在自己的妹妹和那个小胖子近了这家宾馆,克劳德可不想让这些丧尸影响到自己的妹妹,伸出手中的十字枪,用力的刺穿了这个肥胖女人的脑袋。

    顺着楼梯向上爬去,很快他就听到了枪声,方向来自3楼。

    克劳德竖起长枪,不过这个家伙在有些狭窄的楼道中有些碍事,克劳德想了想还是把它放下,然后猫着腰向着三楼走了过去。

    这里的宾馆房间安排的很紧凑,楼道并不是很宽敞,踩着楼梯向上,这里的墙面有些脏,除了各种血手印和飞溅的血液留下的痕迹,还有各种涂鸦和奇怪的文字,最多的是什么“小姐”“迷药”“赌博”“替考”等等的小广告。

    克劳德皱了皱眉头,他不明白,为什么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会有这样的地方,不只是这里的藏污纳垢,更重要的是,这种地方真的是为了给那些刚刚成年的孩子来的地方吗?

    无论是末世之前还是末世之后,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有不堪入目的黑暗处,这些黑暗往往就隐藏在美丽的阳光之下的阴影中,如果不去接触,没有人会知道,在光鲜的外表下有着各种各样的蝇营狗苟。

    这所小宾馆开设的地方不是很好,环境也很差,根本说不上什么多好的地方,但这里的收费很贵,比外面那些4星的还要贵。尽管收费很贵,但依然有很多人会过来这里住宿,原因很简单,这里住宿不需要身份证。

    青春的悸动有的时候很美好,但也并不是全部都是那么的美好。显然这个地方是能够提供未成年人住宿的,因为克劳德已经看到了一个穿着着布料很少的少女丧尸,正在摇摇晃晃的趴在楼梯上挪动着。

    很年轻的样子,开起来也就是十六七岁,然而那花里胡哨的头发和奇怪的纹身已经说明了这个小女孩的过往,嗯,或者说是叛逆。在她的身边,则是一个接近于光着身子的小男孩,同样的纹身在两个人的肩膀上,只是一个变成了丧尸,一个变成了食物。

    看着克劳德的出现,丧尸女孩好似护食一般的向着克劳德怒吼了一声,接着趴下身子,从男孩尸体上掏出一团内脏大口的啃食起来。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克劳德真的不想展开联想,这两个未成年人来到这里是为了干什么,为什么光着身子出现在这里。这些克劳德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答案,也同时觉得很伤心,这一刻他的心中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涌了上来。

    一方面,自己和女朋友处了4年的大学,知道出来之后才真正的同居,在那之前,两个人从来都是相敬如宾,自己一直以为那种纯洁的感觉才叫爱情。

    可是,这些小家伙这算是什么?青春真的是那么美好吗?克劳德回忆了一下自己的高中时光,他发现,除了读书和玩游戏,原来真的没有出现过女朋友这个词汇。

    厌恶的踢了一脚这个丧尸,然后克劳德立刻紧张了起来,现在来到这里的可是自己的妹妹,和那个胖胖的小男生啊。老天,克劳德立刻觉得一股凉气冲上脑袋,自己的妹妹再过一个月才成年啊,这要是发生点什么,我,我会杀了你的!

    克劳德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就连当初自己的女朋友和男同事一起出差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你很难解释哥哥对自己妹妹的那种感情,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她,为了她的幸福,可以竭尽所能,可以拼尽全力。

    不想让她受一点伤,不想让她受一点委屈,哪怕小的时候欺负妹妹的那段时间,克劳德也是如此,只需自己欺负,绝对不允许别人说她半句不是。

    小的时候,一只狼狗冲着自己的妹妹叫,还差点把妹妹给咬了,然后第二天,那个狼狗就被石头给活活的砸死了。

    还有一次,一个小男孩拉自己妹妹的辫子,之后的几天里,那个小男孩连续好几天都是鼻青脸肿,而且他还不敢告诉老师和家长,因为克劳德对他说:“如果你喜欢我的妹妹,只要能打赢我,我就认可你这个妹夫。”

    很难想象,一个只有14岁的男孩会有这样的想法,克劳德就是这样一个人,最自己的家人绝对是呵护无比,他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伤害自己的家人。

    “你最好老老实实地,要不然,我要扒了你的皮!”克劳德狠狠的攥了攥拳头,向着3楼快速走去。

    焦急,紧张,害怕,担心。一切复杂涌上心头,他甚至有些后怕,如果自己不是机缘巧合的碰见了这个小胖子,如果不是正好看到了那把手枪,如果自己再晚一点发现自己的妹妹,克劳德咬了咬牙,他感觉自己的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