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时代1958 >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大爆炸

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大爆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人选好了?好,你亲自指挥,不要出现问题。”谢洛夫简单吩咐了一句就放下了电话,现在在打退堂鼓的话,已经太晚了。很多机会他都可以放弃这个计划,但却一直没有放弃,事到临头在放弃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放下电话,继续看阿富汗方面的情报,目前为止阿富汗人民军人数为三十万人,装备了一千一百辆苏制坦克,以苏联的盟国标准,阿富汗的军事力量并不强,哪怕在阿明扩军之后也是如此,更不要提面对六十万大军的巴基斯坦了。

    不过阿富汗倒不是完全的菜鸡,阿富汗全国多山,尤其是面对苏联的北部边界更是如此。这也是苏联历史上进攻阿富汗如此吃力的原因,但和巴基斯坦交接的那边,却是阿富汗为数不多的平原地区,很适合阿富汗扩军之后的人民军进攻。虽然原本的历史上那里的好地形,成了美国输送武器抵抗苏军的重要通道。

    还有一点优势就在于两国边界的阿富汗主体民族了,相信一旦战争开始会有大用。这种考量必须计算到巴基斯坦的外援,一个是美国,这谁都知道。另外一个就是让印度丢了东北部七个邦的某大国。战事一起,两个国家就是巴基斯坦的主要外援。

    不过两国会为了巴基斯坦拼命?有这个可能,所以谢洛夫才要给印度一个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指责的开战借口,任何一个国家想到这件事,都不敢明着站在巴基斯坦一边。因为和巴基斯坦站在一起,就等于是和人类道德的反面站在一起。

    这件事根本不用划分阵营,不论是两大阵营还是中立国家都不会接受,正是因为后果严重,十年来谢洛夫好几次放弃这个计划,一旦事情走漏风声,谁都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就算是现在他也仍然在犹豫,不过让他犹豫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了。和往常和别人讨论计划是否实施不同,因为这件事太重大,后果太严重,他只能自己进行推敲,每看一次调查报告,都会再三要求迅速销毁,不敢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很长一段时间内,谢洛夫认为自己完全适应克格勃的工作,以捷尔任斯基为榜样的他,完全可以当得起铁石心肠,完全可以抛弃个人感情和道德来考虑问题。他也一直和克格勃的部下们强调这个理念,到了今天,谢洛夫发现这都是自我催眠,他做不到这点。第一次发现没有自我催眠成功,就是在一九七六年那个人去世的时候。忍了半天,还是没有忍住落泪。

    谢洛夫有病了,或者说,又开始装病了。躲在家里面看电视,睡懒觉、一人饮酒醉。让克格勃四个副主席维持卢比杨卡的运转,自己在和瓦莉娅谈笑风生。几天之后直接离开了莫斯科,打着去保加利亚疗养的名义,躲在了黑海之滨。

    “这多好!”躺在伊赛莫特妮美腿上的谢洛夫闭着眼睛,闻着自己前任秘书的身体味道。而旁边卢卡尼小心的拿着剃须刀帮着自己的男人刮胡子。从在瓦莉娅手里面吃过亏之后,总政委总是对刮刀有一种说不明白的感觉。每次有女人帮着自己刮胡子,他都想问问,“你这个刀片不会是刮下面用的吧?”

    “在莫斯科不开心了,就来这里坐坐,我们几个一直都在等你!”不一会谢洛夫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起身,就听到两个女人的声音。

    “你们几个女人跟着我,确实比较受委屈。”谢洛夫的口气有一种叫做很抱歉的语气,这是非常少见的。伊赛莫特妮和卢卡尼两人一个比他小十岁,一个比他小九岁。其实现在这种生活对她们两个以及叶莲娜都不公平。

    “没有你,我和卢卡尼一样会去做燕子,不知道在哪个老男人的床上,你没有对不起我们,现在这种生活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很好了。”伊赛莫特妮嘴角含笑,她们两个不是当初的小姑娘,说话也变的温婉,“还是那句话,在莫斯科不开心了,就到这里来,我们让你开心,今天晚上,我们一起陪你。”

    “嗯!”人模狗样的总政委同志微微一硬以示尊敬,他现在确实需要放松一下。

    这里住的几个女人又不是外人,对不对?都是他前任的生活秘书、机要秘书。总政委身体不好在黑海疗养几天怎么了?年纪大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谁让你打电话过来的?好不容易从被窝里面把脑袋伸出来,一副老子快挂了的谢洛夫拿起了手机有气无力的道,“喂,你不知道我病了么?我说了,一切照旧就行了。”

    “我是乌斯季诺夫,敌军的扮演者你要用那些美军的后代么?”乌斯季诺夫元帅口中美军的后代,是谢洛夫的干儿子们,在苏联国内演习扮演假想敌的那支部队。

    “这支部队制造会被发现,让美国人知道也没什么不好!”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谢洛夫一副没睡醒的口气道,“我还真想知道,一旦美国人知道一群美军的后代在苏联,到底会是有什么样的反应,估计也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新闻。”

    “好吧,你的身体没事吧,还需要多长的修养时间?”乌斯季诺夫不以为然的问道。

    “还需要几天吧!”谢洛夫的声音很艰难,他的脖子上有两条手臂,分别在左右两边缠着他的脖子,昨天晚上他不得不和两只燕子来了一场艰难的战斗,目前还在恢复期。

    乌斯季诺夫挂断了电话,不过这个电话也让两个女人苏醒了,“国内要举行大演习了么?很多报纸都说,国家和美国的交锋会更加激烈,你也这么认为?”伊赛莫特妮的小脑袋倚在男人的胸口上,一边听着男人的心跳一边问道。

    “嗯,这次可能是决战,就算一次打不死美国,也会彻底让全世界看到哪个国家会占据明显的上风,这样所有中立国的态度才会完全改变。”谢洛夫眯着眼睛回答道,拖下去苏联也可以赢,毕竟欧亚大陆根本比美洲的潜力大的多。以现在整个欧亚大陆的局势,苏联慢慢种田等待,几十年后局势一样会明朗。

    可问题是谁特么愿意等待几十年?他就是现在中央主席团里面年龄最轻的一个,他都五十多岁了,更不要提那群随时去见马克思的老头子。根据历史谢洛夫可以知道,未来三年,勃列日涅夫、苏斯洛夫、乌斯季诺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会接连不断的去世。苏联回在不断的葬礼中度过。去世的都是国家的重量级人物。

    不要看谢洛夫现在和那群老头子比岁数不大,还没事装逼睡毛妹,可谁知道这种状态能维持几年?他不能在等了,必须要快点看到结果。还有他心中希望看到苏联真正的样子。

    作为一个斯大林的信仰者,总政委认为一国建立社会主义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苏联必须是世界最强,以全世界来支援苏联建立共产主义社会。建立这么一个理想的国家,其他国家该特色的特色、该资本的资本。省的人人都过的像个人,和苏联争夺全世界的资源,所以他喜欢印度这种国家,讨厌美国。

    伊赛莫特妮吃吃一笑,亲了男人一口道,“我就喜欢有理想的主席!”说话间一只小手一路下滑抓住了男人的长处,嘴里喷着湿热的气息道,“主席,你需要在黑海多疗养几天,这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卢卡尼,自己坐上去,听话……”

    塔拉维贫民窟位于孟买市中心地带,生活着约四十万人。人们居住的场所大多是几根木棍或杆子撑起,外面盖层塑料皮或铁皮之类,在风中摇摇欲坠。贫民窟的人口密度特别高,加上孟买的气候十分炎热,民众都是直接从附近发黑发臭的河中取水,因此卫生条件极其恶劣,里面堆积着谢洛夫口中的易燃易爆品,加上道路十分狭窄,十几年前谢洛夫就确定,一点出现大型火灾这种事情,这就是一个炼狱。

    一九八一年四月七日,印度的旱季仍然在继续,要到六月份印度的雨季才会到来,居住在这里,脱离印度政府视线之外的这群人,麻木的完成了一天的工作,进入了自己拥挤不知道能不能成为房子的住所。

    虽然这里第一大城市的市中心,但是几乎不会得到关心,晚上十点,气温总算是降下了一点,几个熟练的说着乌尔都语的人出现在贫民窑的小巷子里面,他们带着仇恨的目光脚步不停的前行,来到各自在脑海中的记住的地点,这些地点有残留的油罐、以及堆积在一起的煤气罐、破烂堆在一起的棉花存放处。

    到达了这些地点之后,这些人从身后的背包当中拿出了定时炸弹,定时之后塞进了这些危险品的缝隙之后,然后脚步不停的迅速远去,午夜十二点,贫民窑惊天动地的爆炸接连不断,大火瞬间蔓延开来。

    “接应这些人回来,半路上干掉他们!”门德列夫眉心一跳下达第二个命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