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时代1958 > 第五十八章 他们都是
    “这些人加上家属足足有五六千人,我们民主德国的人口本来就流失的很严重了!”马库斯·沃尔夫的意思很明白,其实他很想要把这些人留下来。对于现在的民主德国来说,每一个人都是宝贵的,如果可能的话他自然希望让这些人改变,留在民主德国做贡献。

    “他们留下的意义就是接着扰乱民主德国的建设,博得外国势力的喝彩!某些公共知识份子天生就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思想,喜欢对这个国家指手画脚,但却没有实践的能力!里面没有一个科学家,都是一群只能靠欺骗民众才能活下去的所谓社会活动家!”谢洛夫忽然拍了拍这位德国同行的肩膀道,“你就知足吧,如果苏联有这么一个窗口,我早就把目前社会不稳定的高加索和中亚人赶到里面去了!”

    马库斯·沃尔夫这个斯塔西的对外情报局局长,在后世号称隐面人,关于他的传说层出不穷,由马库斯·沃尔夫指挥的对外情报局也有众多的传说。不过谢洛夫现在看来,这位后世留下了自己传说的人物,现在还没有成长到究极体。

    谢洛夫想下车登上瞭望塔看看柏林墙里面的情况,直接被马库斯·沃尔夫拉住了,不得不说这个想法没有过脑子,完全是一是冲动,“如果你上去被狙击手干掉了,西方集群可不会为你报仇的,西柏林里面有的是说辞可以搪塞过去!”

    马库斯·沃尔夫说的没错,万一谢洛夫被暗杀了,苏联最多也就是谴责一下,因为根本无法确定到底是谁在远处扣动了扳机,这可和一个月前谢洛夫光明正大站在坦克上不同。那个时候谢洛夫要是被谢尔曼干掉,苏联是可以冲进西柏林的。但要是现在被暗杀,死了也是白死。

    “如果你想看戏的话,我已经安排好了地方!”马库斯·沃尔夫透过车窗指了指右上方的一个十层大楼,这是市区内靠近柏林墙的一个办公大楼,从视角上看居高临下,只需要倍数不高的望远镜就能将柏林墙的所有情况一览无余,并不比站在瞭望塔上模糊。

    这只五六千人的队伍通过六个过境通道,在内务部队真枪实弹的注视之下排队通过柏林墙,他们将会交出在民主德国政府的身份证明进入到西柏林,到达这些人心中魂牵梦绕的自由之地,同时这些人也将会在斯塔西的档案处挂名,不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再回到民主德国。

    “专制政府的走狗,毫无人性的秘密警察!”一个穿着长身风衣带着眼镜的金发男子领着自己的孩子,对着旁边执勤的内务部队战士叫骂道。不过显然这个脸色有些苍白的男人心情是颇为不错的,按照他心里的想法,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空气中都弥漫着压抑感的地方了。

    顶着斗笠形状钢盔的内务部队战士翻翻白眼,只是民主德国标志性的大钢盔挡住了他的视线,但这名士兵嘴角微微翘起还是表明了自己的不屑一顾,心中巴不得这个喋喋不休的话唠赶紧滚。

    “到你了!”穿着笔挺军服的上尉解除了战士心中的厌恶,招呼这位准备奔向自由的家伙过来登记,一点不停顿的在证件上盖章,标志着有一个人从民主德国的公民名单中消失。

    “爸爸,我们以后还能回家么?”直到男人大腿的小男孩使劲仰着头问道。

    “孩子,我们以后会有更大的房子,更加舒适的环境!”男人蹲下来捧着自己孩子的脸说道。

    “下一个!”站在登记岗位前面的上尉忽然开口道,虽然是让下一个人来登记,但目光却一直落在男人的身上,目光就像看见一坨令人厌恶的狗屎。

    自从铁丝网刚建立的时候出现了人民军战士叛逃事件之后,柏林墙周围的防卫部队就换成了一批人,像是现在负责甄别人员的这些在场的战士,都是铁石心肠的家伙。

    距离不远处的谢洛夫同样知道出现过这么一件事情,但却没有放在心上,从整个事件的发展上来看,那名叛逃的士兵早已经被西柏林策反,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了奔向自由的一跃、早已经安排好的记者拍下了那张颇为著名的照片、然后直接进入了早已经等候他的西柏林警车中,完成了这一幕宣传大戏。

    这点经过基本的调查就能推演出来端倪,就连马库斯·沃尔夫都已经通过西柏林的斯塔西线人查出来,谢洛夫比所有人都知道的多一点,那就是历史上这名人民军叛逃者,在两德统一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被所有朋友和家乡的人视为背叛者、人民的奸细、帝国主义的走狗,最后在二十一世纪来临之前在家中举枪自杀,要知道那个时候德国已经统一了将近十年了。

    前方的大铁门缓缓地被内务部队的战士推开,经过几米的隔离带,这个抱着孩子的就会正式离开民主德国、成为自由世界的一员,以后安心的骂东德而不用担心被警察找上门来。

    这时候距离他几十米的地方,一辆轿车停下来上面被押解下来一个棕色头发的男人,被两个内务警察驾着的男人还在不断的挣扎,脸色十分悲切的道,“放我下来,我是民主德国的公民,你们不能这样!我是人民,政府不能这么对待人民……”

    这种情况让一百多名等候排队的人都非常侧目,就连已经准备走的金发男子也停了下来,眼中充满了迷茫,因为这个男人他认识,两人在里面是狱友。

    很快这个人就被两个内务警察架过来,对着上尉说道,“先给这个人登记……”

    “不,我是德国人、我是人民的一员!我要留在祖国!”棕发男子不断的挣扎,后面一个内务警察从车上取来了一个行李,从里面拿出了他的证件,棕发男子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把警察扑倒在地上叫道,“我袭警了,应该在内务部关押一个月,快抓我……”

    “舒曼你疯了,这不是我们一直想要的机会么?”金发男子不可思议的看着地上的舒曼说道。

    “阿希姆?你怎么在这里?你住在市内不知道,郊区已经开始开凿了一条运河,施普雷河和哈维尔河一定会被截断,进西柏林会被困死的!”舒曼紧紧抱住内务警察的大腿道。

    “啊!”短暂的沉默之后秩序井然的长队瞬间骚动起来,没有多少人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每个人把自己知道的信息都说出来,也能得出差不多的结果。

    “嗯?”谢洛夫也注意到了骚动,感觉到旁边的马库斯·沃尔夫很平静,于是侧过头问道,“你安排的?两人哪个是你们斯塔西的特工……”

    “都是!”马库斯·沃尔夫颇为淡定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