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大时代1958 > 第五十五章 你们做不到

第五十五章 你们做不到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西柏林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他们处在最严格的保护之下!”谢洛夫得意洋洋的对着随行的克格勃和斯塔西特工们说道,“我要墙里面的人体会到最为严密的保卫,如果他们不离开西柏林滚回联邦德国的话,就一辈子呆在高墙之中。如果他们能够忍受这种环境,对此我们只能表示佩服,毕竟我们消灭不了蟑螂……”

    仰着头看着高墙,厚实的墙体代表了谢洛夫此行的最大成果,虽然看不到运河完工,但仍然有时间可以见证运河的开挖,到时候只要掘开防护堤,就能断了一百二十万西柏林居民的水源。美国一直赖在西柏林不走,并不来保卫西柏林人民的所谓权利,也和四国协定没有大的关系,人民的权力取决于资本家的给予,如果不给你也不能抢,华尔街运动的人民也被美国警察好好教育了。至于四国协定可以互相妥协,美国人不走完全是看上了西柏林深入民主德国的地理位置。

    把西柏林打造成一个窗口,更加容易发挥美国人最大的优势,那就是资本的力量。用美国最为擅长而且最为强势的东西,透过西柏林的存在辐射到东欧。

    开玩笑,谢洛夫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现在这道窗口已经被封死,西柏林面积不过四百多平方公里,四周都在民主德国的领土之内。城中毫无自给能力,一百万多人每天制造出来的生活垃圾就足够让这个资本主义的窗口变成难民营,如果联邦德国愿意耗费巨资背上这个沉重的包袱,谢洛夫对此表示非常欢迎。

    “简单来说还算满意!”检查完墙体的谢洛夫对着这道柏林墙非常满意,说道,“等到河道改道之后,我倒要看看依靠地下水能不能维持住现在西柏林的生活,生活垃圾怎么处理?电力呢,从联邦德国输送过来?可惜我在柏林的时间有限,不然真的想看到西柏林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粮食呢?如果这些问题都能解决,请告诉我,应该对资本主义进行学习了……”

    和谢洛夫一起上车的马库斯·沃尔夫呵呵一笑道,“这下我们可以安心了,可以利用来之不易的宝贵时间发展一下经济了!这十几年来民主德国的人口已经消失了两百多万,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补回来……”马库斯·沃尔夫的话没有错,在谢洛夫的印象当中,民主德国的经济是在六十年代起飞的,当时稳定下来的民主德国对比联邦德国五十年代整整十年的发展期,追赶的相当吃力,但民主德国仍然是整个社会主义阵营中经济最强的国家,人均收入超过苏联三分之一。

    “说实话民主德国的负担还很重,西方集群的消耗也是一个大问题,希望未来我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民主德国的发展需要解开很多束缚!”谢洛夫面对着一样年轻一样位高权重的马库斯·沃尔夫,就像面对着一个老朋友一样说道,“以你们斯塔西的力量,如果找好立足点,其实完全可以做到自给自足,不再依赖国家财政的拨款!”

    “不再依赖国家的拨款?难道让我们自己发展企业?这样不好吧?”马库斯·沃尔夫有些皱眉道,像是斯塔西这种部门一旦开始尝试自给自足,在国内几乎马上就会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这会摧毁其他部门的企业对国家不是好事!马库斯·沃尔夫心里一惊,难道苏联克格勃已经开始这方面的尝试?

    “在国内自然是不行的,这会损害国家的利益!我说的是利用我们高超的信息优势和组织力,把脑筋动到其他国家当中!”谢洛夫颇为自得的看着自己的同行道,“这样不会再自己国家形成利益集团,还能隐身于其他国家中扩大自己组织的力量。由我们特工组织牵头,在全世界埋下钉子,现在我们和资本主义阵营经济体系互相不接触,我们影响不到他们,他们也影响不到我们,互相相安无事的竞争有什么意思,主动出击才是我们特工应该考量的……”

    克格勃内部这种企业和资金来源一直都挂在第一总局的名下,但实际上进行这种布局的从来都是谢洛夫本人,第一总局控制的企业在欧洲集中在意大利,包括食品、电子和机械、有技术管理总局负责研制,由第一总局负责建厂。要不怎么说近几年意大利国内开始更加倾向于在美苏之间中立呢,披着资本家外衣的克格勃负责人正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普通民众的判断力,人民,从来都容易被欺骗的……

    谢洛夫一直都倾向集体行动,这个集体不是苏联自己单挑美英法德日,而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集体行动,这种行动把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当做仆从国是绝对不行的。需要他们发挥出来自己国家的实力,而不是像现在的苏联千方百计的限制自己盟国的发展。

    国家层面他还影响不到,但在情报领域中,可以先采取联合出击的尝试。以后在全世界的秘密战线上,克格勃都拉着其他国家的情报机构一起行动。相信有了这些兄弟国家情报机构辅助的克格勃,一定会比历史上更加可怕。

    时间不长两人就来到了今天记者招待会的地点,不过在这之前马库斯·沃尔夫还是换了一身军服,把自己的中将军服换成了中校,隐藏在一个角落中旁听,从天然上他就不愿意自己暴漏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这种经历又一次就够了。

    “我们这次发现的问题非常令人震惊,以后会和驻军的所在国建立一个机制,比如现在的民主德国,如果红军的士兵在民主德国犯了罪,民主德国自然有权利对士兵进行审判,国家和国家是平等的,在一个月后我回国立刻会下达这方面的文件,在此之前我已经和斯塔西的领导们沟通过了,从文件下达之后也就是从下半年开始,所有第三总局驻军机构将接受所在国居民的投诉,解决驻军和居民的摩擦情况!”谢洛夫洋洋洒洒的对着下面落座的记者说道。

    “谢洛夫先生,这是不是说明苏联红军并不受所在国人民的欢迎?”一个美国记者站起来问道。

    “你是那家报纸的记者?”谢洛夫右手托腮似笑非笑的问道。

    “我是纽约邮报的记者!”这个美国女记者眉毛一抖,倒是有种牛仔的桀骜不驯。

    “有问题我们从来不避讳,而是想办法解决!不过你似乎应该先研究一下你们美国的驻军法,今天我们处理的过程可以向外公布,涉案士兵可以交给所在国审判!”谢洛夫直视着这个女记者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这点你们美国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