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影帝偷了只小滚滚 > 第46章 046

第46章 046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46:

    成市大熊猫基地

    戚白抱着花年年几只芝麻汤圆去做常规检查, 得出的数据一切正常,其中花年年,他的体重严重超过他这个年龄该有的体重。

    林奶妈瞧着这体重,比对旁边的灰灰,十分纳闷:“……都是同样的喂食, 怎么就你的体重嗖嗖往上涨呢?”

    林奶妈围着花年年转了圈, 戳了戳花年年圆滚滚的身体:“这下真成颗球了。”

    戚白心情愉悦,揪了揪花年年的耳朵:“胖了好。”手感更好。

    花年年蹭着戚白的大手,黑眼圈怼向林奶妈。

    林奶妈:“……”

    她发誓, 她在这只汤圆的眼睛里看到了对他自己体重的骄傲和自豪。

    饲养员们中午会有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 这时候戚白在吃了饭后,会带着花年年回小木屋休息。

    白天大部分时间,花年年都是和其他芝麻汤圆待在一起。

    睡觉的时候, 他是和戚白一起睡在小木屋哒。

    本来这不合规矩, 之前戚白和花年年同睡一屋,那是因为要录制节目。现在节目录制完毕, 一人一熊没道理还住一起。

    但是——

    师兄都在基地当志愿者, 还不让他跟师兄一起睡, 花年年能答应?

    他瞅准机会就越狱, 当着人的面也越,被制止就开始哭。

    林奶妈等饲养员见他哭, 自然心疼, 想把他抱起来, 结果一抱他, 他就哇哇大叫,那叫声透着无尽委屈,听的人心都揪起来。

    无论怎么哄都哄不住,没办法,只得把戚白叫来。

    戚白一来,把他抱在怀里后,他嘴巴立刻闭上,眼泪跟水笼头似的,自己关上。

    众饲养员:“……”

    连试好几次都这样,总不能让花年年一直哭叫下去。

    就这样,花年年如愿以偿的哭到和师兄一起睡的机会。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灰灰见花年年又哭又嚎的,跟着有样学样,等花年年不哭之后,他开始哇哇大叫。

    他的演技可没有花年年那么好,光叫不哭,一滴眼泪不掉,林奶妈拿了点零食就把他哄住。

    大伙儿笑得不行,只有花年年,越发嫌弃灰灰。

    偏偏灰灰这只汤圆,惯不会看花年年眼色,花年年越嫌弃他,他就越粘花年年,天天变着法儿的想和花年年玩。

    有时候还会死皮赖脸的在午休的时候,硬跟着花年年一起去小木屋。

    戚白不抱他,他就自己跟在戚白身后,林奶妈有时候恶趣味上来,故意不把灰灰抱回去,放灰灰在戚白旁边和花年年争宠。

    戚白也不好让灰灰迈着小短腿在后面吭哧吭哧的滚,只得把灰灰抱在怀里,连同花年年一起抱回小木屋午睡。

    每每这个时候,灰灰最是高兴,也不知道他在高兴个什么劲儿。

    次数多了,花年年懒的再搭理他,越理他越来劲。

    今天中午灰灰就跟着一起到小木屋,戚白把灰灰放摇篮,他自己则抱着花年年睡床。

    灰灰倒是想从摇篮跳到床上,但他的四肢力量不及花年年,做不了‘跳’这个动作。只能趴在摇篮里,透过摇篮缝隙,黑眼睛十分委屈的看着花年年和戚白卿卿我我。

    他也想要和年年卿卿我我!

    灰灰试着扒摇篮边,很想跳到床上去,努力半天也没成功,反而把自己折腾累了,打了个呵欠,慢慢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然而他的眼睛还没来得及完全闭上,忽然发现床上的被子一拱一拱的。

    灰灰顿时来了精神,兴奋的直起脑袋。

    花年年悄悄从戚白身边钻出来,戚白已经睡着,他不想吵醒戚白,所以动作尽可能的小心。

    午睡的时候,他没有趴在戚白胸口,要不然从戚白胸口爬出来,戚白肯定能察觉到。

    悄眯眯为自己的聪明点个赞后,花年年爬下床,刚爬下去就觉得不对劲,转头一看,对上灰灰贼亮的双眼。

    花年年:“……”

    不用想都知道这货在想什么,肯定是:越狱吗,带我一起呀!

    要不是能察觉到灰灰身上没灵力,花年年会以为这货开了灵智。

    闭嘴!

    眼看着灰灰要张嘴嚎叫,花年年赶紧挥爪。

    擦,这货居然威胁他!

    灰灰也不知是看懂了还是怎样,果断闭上嘴,不吭声,却费力的爬出摇篮,看了眼摇篮和地面的高度,一时犹豫不决。

    花年年鄙视。

    连床都不敢跳的胆小鬼,敢跳地上?

    可不是任何一只芝麻汤圆都能拥有他这样矫健的步伐。

    念头刚一闪过,灰灰咕噜一声栽了下来。

    花年年:“……”

    为了能和他一起越狱,也是拼了。

    晕头转向的灰灰赶紧爬花年年,他倒也乖觉,知道花年年不想吵醒戚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刚才用这个威胁花年年,要是这会儿他发出声音,年年以后肯定不带他玩了!

    花年年瞄了他一眼,滚到门边,先是爬到旁边的鞋柜上,鞋柜是藤条编制,正方便花年年往上爬。

    爬到鞋柜后,花年年踮起后肢,伸长圆滚滚的身体,努力用爪爪去够门把手。

    前几次他就是这样在中午趁戚白午休的时候,悄悄打开门越狱的。

    他自己摸索着找了条可以避开监控的通道去往基地的树林里,一路上只要警惕点,不让人发现他,就万事OK了。

    为什么要去林子?

    一是,林子里的灵力要比基地里面的充足些,这样他修炼时获的灵力也能更多。

    这是之前小青蛇无意间对他说过的。

    二是,林子里面有很多植物,他可以在林子里边修炼边寻找,万一运气好,找到一株灵草或者其他什么宝贝呢。

    他必须得想办法让自己快点化形,光待在基地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基地里面不可能有宝贝,而他现在能出入的也就基地,所以只能去林子里碰碰运气。

    前几天趁午休时越狱的他只是把安全通道摸索出来,今天正式去林子里,只是没想到灰灰这个烦人精会粘着一起到小木屋,更是被他发现越狱当场,死皮赖脸的想跟着。

    为了不让灰灰吵醒戚白,花年年只得忍了。

    他想好了,他找的那条安全通道其中一段路上有个坑,等会儿出去后,把灰灰扔坑里,等他返回的时候,再把灰灰捞起来。

    至于为什么不让戚白带他去树林,戚白是志愿者,不能私自带着熊猫宝宝去林子,要是被发现,戚白肯定会受处分。

    花年年自然不舍得戚白受处分。

    所以独自行动最完美,

    师兄什么也不知道,不关师兄的事!

    就在花年年的爪爪碰到门把手,即将按下门把手时,后爪爪撑着的鞋柜忽然一摇,花年年脚下不稳,整只熊栽了下去,摔的头晕目眩。

    成功把花年年摇下来的灰灰欢天喜地的扑过来蹭花年年脑袋。

    他看年年站的那么辛苦,所以把他摇下来,这样年年就不辛苦啦。

    看,他多聪明。

    花年年气的心脏疼!

    实在没控制住,一爪子挥身灰灰!

    这一爪他用了点力,灰灰感受到疼,停下动作,疑惑又委屈的瞅着花年年。

    好似在问:为什么打我。

    花年年恨恨的瞪着灰灰,深吸口气,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和一头蠢熊计较,免得有失身份。

    他把灰灰推到旁边,用爪爪拍地面,压低声音叫了声:给我老实在这待着,不许再捣乱!

    明白自己做错事的灰灰乖乖的趴在那,不动了。

    花年年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懒的再和他浪费时间。

    他重新爬上鞋柜,三下五除二的开了门。

    花年年溜出房门后,正要把门掩上,灰灰的脑袋钻出来,卡住门,黑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花年年。

    花年年:“……”

    他转身就走,灰灰赶紧跟上。

    花年年滚了几分钟后,回头一看,灰灰居然还锲而不舍的跟在他身后,拼了命的甩着爪爪。

    花年年在心里爆了句粗,转身回去,拱着灰灰一起走。

    灰灰高兴的软声叫着。

    花年年一爪子拍他脑袋上,软软的叫声戛然而止,跟个受气包似的。

    等到中途路过那个坑的时候,花年年一股作气把灰灰推了下去。

    正欢喜着能和年年一起玩的灰灰一脸懵逼的看着花年年,翻过身赶紧想爬出坑,花年年用爪爪刨过旁边的竹枝,把坑给盖住。

    “哼唧!”

    好好待着!

    底下静默几秒,花年年满意的转身走了。

    结果刚走出不到三米,身后的坑里就传来灰灰惊天动地的嚎叫。

    花年年:“………………”

    熊猫宝宝嚎叫起来的声音很大,不像平时软软的那种类似撒娇的音线,而且灰灰的声线出了名的响亮。

    就他这样嚎着,不出几分钟,肯定能把没有休息的饲养员给嚎过来。

    花年年抓狂的在原地转了几圈:

    以后要是再让师兄把这货带到小木屋,他就不姓花!!!

    花年年气咻咻的转回去,把竹枝刨开,里面嚎的欢的灰灰看到他,立马把干嚎转成软叫。

    变脸之快,简直让熊叹为观止。

    十多分钟后,两只黑白黑白的芝麻汤圆进了基地的树林。

    花年年一看到自己沾满泥的毛毛,就气的不行,这趟越狱要不是多了灰灰,他哪里能弄的这么狼狈!

    基地的树林很大,里面种的最多的是竹子,花年年边修炼边到处寻找,时不时把身后亦步亦趋扯他后腿的灰灰踹两脚,一心三用,毫不影响。

    前世的花年年修习过一门心技,这心技若是炼至大成,可一心五用。

    到他死的时候,他才炼到一心三用。

    这心技是作用到修炼一途,可以提升修炼速度,而今他却将其中一用,用来防灰灰,简直是暴殄天物。

    想着想着,花年年又把企图抱他后腿的灰灰给踹开,他俩正好在一个斜坡上,受此一踹,灰灰咕噜噜的往下滚,边滚边兴奋的叫。

    花年年无语,不管他。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余光瞄到灰灰滚落的下方居然出现一块十分尖利的石头!尖石的顶尖直直对着往下滚的灰灰!

    那石头掩在一片枯枝里,灰灰滚下去时,将枯枝带动,那尖石这才露出来。

    眼看着灰灰就要撞到尖石,花年年心跳停了一瞬,想也不想的爪爪一挥,那尖石猛的炸开。

    灰灰被炸了满头石灰,正好也被枯枝截挡住滚势,他呆呆的趴在那儿,一脸茫然。

    过了会儿,两只爪爪在地上狂拍,像是在为花年年鼓掌。

    花年年一屁股坐在地上,平复砰砰跳的心脏。

    拍完爪爪的灰灰吭哧往上爬,花年年一方面嫌弃的不行,一方面又担心这蠢货又出什么问题,一直瞅着灰灰。

    就在这时,他看到灰灰用爪爪拍的地上,好像有一道光闪过。

    咦?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