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今天也要努力卖惨 > 第56章 鱼美人20

第56章 鱼美人20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许穆低垂着眼帘, 俯瞰瘫在地上,如同条狗一样的孟修平,他手指轻轻点了两下沙发扶手,当底下的人告诉他,竟然有人花钱想去动苏棠时, 他第一时间还有点不太相信。

    如果是他的那些对家或者曾经的敌人, 对方私下只要肯花点时间去调查,就能知道雇佣的那几个人都是他许穆了。

    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犯事犯到他头上, 下手对象还是苏棠。

    也正因为是涉及到苏棠, 许穆没有让人直接把孟修平给处理了,而是亲自来见见人,想看看对方什么样。

    现在看到了, 这么个狼狈样, 太让许穆失望了。

    算是直接将孟修平给绑过来的,所以当下这一刻, 许穆还不知道孟修平和苏棠之间的恩怨, 且不那是什么, 许穆都不打算轻易绕过孟修平。

    “许、许……许总?”孟修平眼瞳瞪得有铜铃大, 不敢直呼许穆的名字,男人就单单那么安静坐在那里, 但盯着孟修平如同在看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的眼神, 令孟修平感到惊恐万分。

    他想不通, 一点都想不通, 苏棠不是说了不会把事情告诉许穆的吗,为什么现在许穆叫人绑了他?

    肯定是误会吧,一定是误会。

    “许总您肯定误会了,当年方亦之所以会跳楼,真的和我没有关系,我和他是谈过一段,但在那之前我们就分手,还是方亦主动提的,方亦出事,真的不管我的事。”

    孟修平简直是不打自招的模范,他一股脑地为自己辩驳,等到终于说完,再去仔细看许穆的神情时,他发现许穆神色比之刚才更加森冷。

    “你说什么?”许穆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缝里把这话给挤出来。

    他已经让人去调查,没有立刻处置孟修平,就是想再等等调查结果,但想不到孟修平会自己把事情说了。

    他找了这人整整五年,没想到这人不找个阴沟好好躲起来,竟然还敢对苏棠下手,这已经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的问题,这人完全就是不怕死。

    孟修平发觉许穆盯着他的视线尖锐如刃,割着他皮肤都感到阵阵钝痛,爬起来跪在地上的孟修平,朝前膝行了两步,他似乎想去抓许穆的腿,手伸了伸,没感真抓。

    “您误会了,我没有伤害过方亦,他的坠楼于我无关,对了还有前几天,也是他自己不小心摔倒的,不是我推的他。”

    孟修平还在滔滔不绝为自己辩驳,根本不知道这会的他,多说一句,就离死神近一步。

    “方亦摔倒?”许穆随即回想起前面是有一天,他看到苏棠手腕红的有些不正常,苏棠的解释是自己走路不小心,原来那次受伤,是因为面前这个人。

    许穆看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人,已经不需要再等调查结果,现在就可以对方死刑,让他的男孩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五年,他要这个人躺五十年。

    许穆挥手,面色冷沉无波,他叫来站他身后的一名部下。

    “给我把他手脚全部打断,堵住嘴巴,我不想听到任何声音,还有,别让他昏迷过去。”

    部下从身上拿出一个针管,针筒里装着有颜色漂亮的蓝色液体,他快步走到孟修平身旁,抓扯着孟修平头发,就在孟修平的激烈挣扎下,将锋利的针头给扎了进去,那是用来让人保持清醒的药水,还是最近新上市的产品。

    打了一针后,部下将空针筒递给从门口走过来的令一个部下。

    对方同时不知道从哪里拿了跟漆黑的钢管,提着钢管,部下在手里颠了颠,觉得似乎质量不行,让给钢管的人另外换一根来。

    孟修平完全傻眼了,呆愣了好一会,身体一个猛烈激灵,他连滚带爬地爬到许穆跟前哀求许穆放过他。

    “不不不,许总您饶了我这次,我真的是冤枉的,我什么都没做,我没有……”孟修平还不知道他准备雇佣去绑架苏棠的人,是对方将透露给许穆的,他以为许穆还不知道这事,他不认为许穆势力范围能蔓延到外省。

    然而事实是,不仅是s省,很多省份都有许穆的人。

    头发再次被人揪住,站在孟修平后方的人,猛地抓住孟修平头发,在对方凄厉惨叫而张开嘴巴的时候,直接将一张帕子塞进了孟修平嘴里。

    孟修平手脚没有被绑,他伸手就准备把嘴里的布给扯出来,一个钢管打下来。

    咔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因为嘴里堵着布,孟修平就只能发出呜呜呜的痛叫声。

    许穆靠坐在沙发上,手机忽然响了,他抬手示意让声音再小点。

    几个手下一起围住孟修平,一人捂住孟修平嘴巴,不让他发出声音,一人抓起孟修平另一只手臂,拉举起来,这样好方便打断。

    咔,又是一声响。

    “……三叔,今天晚上我们在外面吃好吗?”还在高校,刚下了课的苏棠给许穆打过来电话。

    许穆黑眸低的寒霜以光速消融:“你想吃什么?”

    “这会还不知道,我再想想,等想到了我再告诉三叔。”苏棠声音听着很轻快,显然心情不错。

    “好。”许穆转眸看向被打断双臂,表情痛苦绝望的孟修平,他向来不是什么慈善家,伤害他最宝贵的人的存在,他要对方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一人继续捂着孟修平的嘴巴,另外两人各拿一根钢管。

    同时朝孟修平双膝挥舞下去。

    孟修平眼眶几乎爆裂,满眼通红,泪水更是疯狂滚落。

    从沙发上站起身,许穆走到孟修平面前,孟修平四肢系数被打断,躺在地上痛苦痉挛。

    垂目看了孟修平几眼,就算过去了五年,许穆还是无法忘记那一天,他得知方亦坠楼,然后他匆匆赶去医院,看到的是戴着氧气罩,紧闭双眼的男孩。

    他的男孩一定很痛,从那么高的楼上跳下来,地下全是冰冷坚硬的水泥板,如果可以,他甚至愿意代男孩去承受那些。

    这个人,许穆要他永永远远都活在极度的痛苦里。

    从房间里走出去,接下来孟修平会被送去一家许穆控股开的私人医院,在那里,孟修平可以得到最好的救治——当然所谓的救治,就是让孟修平活着,没有自由、痛苦煎熬地活着。

    白天所有课结束,晚上没有课,苏棠走出教室,他身体已好了大半,杵着拐杖能走挺远距离,教学楼都是有电梯的,当苏棠到电梯前,大家都会自发让他先进电梯。

    乘坐电梯下楼,意外中苏棠没有看到等在外面的保镖阿田,苏棠立刻给阿田打过去电话,想着对方是不是在洗手间或者哪里。

    结果阿田的电话也打不通,苏棠察觉到一点异样,阿田从来不会手机不通,他快速拔打许穆电话,那边显然知道他在找阿田。

    “阿田家里有点事,他先回去了,这段时间就让李良暂时代替他。”许穆在电话那头说道。

    苏棠抬眸往前看,注意到一个瘦高、表情严肃的人朝他快速靠近,这是张完全的陌生面孔,苏棠从来没有在许穆身边看到过。

    “亦少,许总让我来接您。”这边苏棠还没有挂断电话,李良就略弯了腰,恭敬地说道。

    “我看到他了,那三叔一会见。”苏棠和那边说了声,将电话放下来。

    坐在车里,苏棠问李良知不知道阿田家里出了什么事,李良目不斜视,直说他不知道。

    苏棠从李良冷肃的表情里,发现很难看出什么来,他放弃了询问,抿着唇,苏棠对危险有一定的感知力,他预感到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汽车行驶中,苏棠收到一条匿名短信,看到那条短信,苏棠猛地攥紧了手机,安插在孟修平身边的人发来讯息说孟修平银行账户有一笔大的资金流,经过后续查证,孟修平似乎准备联系外省道上的人,对苏棠下手。

    这个信息看着没什么问题,孟修平被逼得狗急跳墙的殊死挣扎而已,苏棠并不担心这个,反而是阿田的忽然消失,毫无征兆的,再大的事,难道不能给他发个短信说下情况,直接就走了。

    苏棠思考着是不是许穆派阿田去做某些事了,导致阿田联系不上。

    这个缘由最有可能。

    地点许穆找的,一家位置相对隐秘的私人餐厅,餐厅客人不多,稀稀落落坐了一下。

    李良表示许穆已经先到了一会,他将苏棠送到一间房门前,就往后退开。

    苏棠到这里都还没怀疑什么,等到推开门,目光对上屋里正对面坐着的许穆时,苏棠心里咯噔了那么一下。

    走进屋里,反手把门带上,苏棠微笑着换了许穆一声。

    “三叔。”苏棠感到气氛明显压抑,他保持着平静,拉开一张椅子,轻轻坐上去。

    “早上我接到一个电话。”许穆在苏棠刚坐下去后,他却是直接站了起来,并且开始走向苏棠。

    苏棠顺着许穆的意思问:“出了什么事吗?”

    “s省的一个下属告诉我,有人花三十万,让他们到这边来绑个人。”许穆走到了苏棠面前,他一手撑在桌面上,一手放苏棠身后的一背,弯下腰,许穆盯着苏棠琉璃石般通透的眼眸,话音刚一落,许穆敏锐注意到苏棠眸光有些闪烁。

    苏棠张了张唇,沉默了片刻,他又问:“要绑谁?”

    “你说绑谁?”许穆知道苏棠聪明,他都提示到这个地步,他不下相信苏棠猜不出来。

    苏棠想站起身,许穆手臂一把摁住他肩膀,将他给摁回了座位。

    “我记得你之前答应过我,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让人随便再伤害到你,但现在是什么情况?”许穆手从苏棠肩膀,忽然移到苏棠下颚,并一把将人下巴扣住,动作忽然激烈起来,他紧紧扣着苏棠下巴,逼迫对方抬脸。

    苏棠感觉到一点痛,眉头拧成一团。

    如果换了往常,许穆早松了手,说不定还会安抚苏棠,可是当他发现苏棠一直都在欺骗他,甚至算是袒护那个曾经还他坠楼的男人,让对方现在更是有机会找人来绑他,这一点许穆怎么都容忍不了。

    苏棠自己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他,从阿田那里,许穆知道苏棠醒来的这段时间里,做了不少事,全部都瞒着他。

    那种被隐瞒、被欺骗的感觉,更给了许穆一种,是不是苏棠平日了对他的那些温顺、乖巧还有微笑,都是他演出来的。

    他这么信任他,明明那么爱他,却为了不让自己扭曲的感情吓到苏棠,他一直都努力地在控制着。

    他控制的结果是什么,是欺骗。

    “没有啊,三叔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吗?我知道那人找人来绑架我,我在他身边安插有人,我没有让他伤害到我。”这个样子的许穆,浑身都透着一股阴冷的危险感,苏棠知道不能触怒许穆,竭力地为自己辩驳。

    “你还想等他来伤害你?”

    许穆声音陡然狠厉,他简直怒不可止:“你是不是对他还余情未了?”不然怎么会还留对方安然无恙到现在。

    许穆认为这个是最有可能的。

    “没有,我没有,我是想慢慢报复他的,我早就不喜欢他了。”苏棠慌忙摇头,否定许穆的推测。

    “你不喜欢他?那你喜欢谁?”许穆发现自己太放任苏棠了,他后悔了,他觉得后悔,早在苏棠从医院苏醒的那天,他就不该给他自由,让他能够像今天这样来欺骗他。

    “那个杨溢,还是那个叫谭云阳的?”

    许穆神情里全是咄咄相逼。

    “我和他们都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对不起三叔,瞒着你对付孟修平的事,我只是不想让你操心,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不会再瞒着你。”苏棠认错的态度很诚恳。

    但许穆想听的就不是他的道歉,这个欺骗已经造成,许穆无法相信苏棠的承诺了,他曾经相信过,但被苏棠自己给打破了。

    许穆想他为什么还要忍,他的宠溺和忍耐,只是让苏棠一次次欺骗他而已。

    许穆松了苏棠下巴,就在苏棠以为许穆这是接受他道歉的时候,他手臂被许穆给拽住,然后他被拽了起来,身体在一股大力下,被推到在了桌子上。

    一个沉甸甸的身体圧上来,苏棠眼瞳顷刻间放大,因惊讶而张开的嘴被许穆给沉沉封住。

    一条湿热的舌头钻到苏棠嘴里,带着淡淡的烟草味,男人周身的气息浓烈,苏棠觉得自己好像被头凶猛的野兽给摁在爪下一般。

    苏棠挣扎起来,双臂让许穆给抓住,摁在他头顶,他想拿脚去踹开许穆,男人反而顺势挤到他两-腿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