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十法界轮回 > 第八十九章 顺为凡逆则仙

第八十九章 顺为凡逆则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千叶利用七天时间,在其余两柄飞剑上全部雕刻上了吞噬符文,外界天空在这七天当中,雷霆凭空再次出现两次,众人皆是走出房间,莫名其妙仰望天空……

    方云梦口中的修罗百里,在这七天当中没有前来骚扰滋事,这让千叶可以安心修炼了七日。

    此时,千叶脑海中,正在演化三界剑阵的第二式:开天!

    若是,让世间第二人修习这开天第二式,必将无法修炼,只因,常人并无足够的阴阳二气,作为根基。

    阴阳二气乃组成自身小宇宙之根本,宇宙万物初始定律之前提。

    千叶自修习九彩老头儿传授的妙法莲华诀之后,自身形成上、中、下三个丹田。

    中丹田是储存阴阳二气的源泉,吸收宇宙万物中的阴阳二气,从而,形成阴阳鱼的形态,在妙法莲华诀中,视为——初始定律。

    只有阴阳二气形成阴阳鱼的形态,才会通过修炼,逐渐汇聚天地宇宙万物中的阴阳二气,为己身所用,最终,开辟出自己的一个小宇宙。

    ……

    三界剑阵,第二式开天,以自身阴阳二气为辅,汇聚天地间的阴阳二气,上丹田魂力为引,不屈意志力加入其中,以下丹田星芒与光、暗磁力为雏形,聚集各种能量融合剑阵,以自身灵力为助力……

    三剑合一,御剑疾出,将位面空间壁垒打破,这就是所谓的第二式:开天!

    感受到这一击的演化雏形,千叶暗自咂舌不已,若是凭借自身斩出这一剑?还是可以的,不比第一剑的斩妖,需要消耗庞大的灵力,这一剑可以汇聚天地间的各种能量,据为己用,从而,斩碎空间壁垒……

    这第二式开天的唯一缺点,就是消耗自身阴阳二气,还得动用魂力中不屈的意志力来奠定前者的起始点。

    倘若,拿来斗法对敌的话,除非生死仇敌,一击必杀,就算是遇到元婴老怪,只要自身能量消耗的起?那也可以让其束手无策……

    待得第八天早晨,千叶才将三界剑阵的第二式开天,熟悉透彻,并不急于一时的试剑,更加不会轻易施展而出,这一剑?将成为他的第二个压箱底牌。

    天机镜的攻击?暂时没有动用,不到万不得已,生死攸关之时,他是不会轻易动用这两张暂时性的底牌。

    想来,他还有三个月的学院补助没有领取呢,若是,他还在地阁的话,只能领取筑基丹用来修炼。

    如今,这天阁区域的学员补助?那可是令人眼红,不仅可以每个月白白领取十颗培元丹,还可以领取百枚下品灵晶。

    对于常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奢侈,但是,对于帝子皇子们可就不够用了。

    这些人均是学院中的佼佼者,境界修炼不能完全依靠学院,所以,就有了任务来做,既能得到任务奖励,又能前去开发木星上的未知区域,机缘和奇遇并相而存。

    千叶长身直起,收起金刚蒲团,来到庭院外,大口一张,赤霄疾出,空中一个回旋,稳稳落于千叶足下,心念动转间,化为一道流光,激射向天阁塔前广场。

    当千叶落于广场之后,径直走向天阁塔,塔格一层内,不仅有基础武技功法,在其中一偏殿中,便是发放学院补助金的管理处。

    这里二十四小时人来人往,不计其数,千叶绕过人群,踏入一层塔格,刚来到学院补助管理处门口,就从里面传出喧嚣之声……

    “喂,你们两个只要你将这个月的补助拿出来,今天我就饶了你们,否则,嘿嘿……别怪哥儿几个手黑……”

    “学院天阁的规矩我懂!培元丹给你们一半!灵晶可以全部给你们!”上官宇的声音响起,夹杂着些许怒气。

    千叶眉头一皱,踏进偏殿看到四个老生学员,拦住了上官宇和王婉玉两人,正在肆无忌惮讥讽。

    “一半?你俩以为在打发叫花子吗?看来今年的新晋学员,还不懂天阁的规矩……”

    “夏少,难道说,我们外出这段时间,这些新晋学员忘记了自己身份……”另一名学员,对着黑衣青年说道。

    “就是,一会儿,我们应该去每个房间搜罗一番,将这个月的补助金收回来。”

    围堵上官宇的四人,明显以中央黑衣青年夏少为首,却见他冷笑道:“先教训一下这小子怎么做人,至于……这个小妹妹吗?嘿嘿……若是,今晚陪我谈谈人生理想的话?那就算了。”

    “哈哈哈……”一阵哄堂大笑,王婉玉彤红的脸颊,杏眼圆瞪,怒不可歇!

    “往年,那一个新晋学员不是乖乖地遵守天阁规矩?难道说……你们比较高贵?”

    两人并未看到人群中的千叶,王婉玉娇叱道:“不是说新晋学员可以留下一半吗?!”

    “吆喝?挺泼辣的吗?够味儿,哈哈哈……听好了,你说的那是往年的规矩……

    今年?百里学长特意交代,上官宇和王婉玉小妹妹,必须要交出全部的补助丹药和灵晶,否则,我也没办法交差呀,嘿嘿嘿……”

    然而,就在此时,千叶拨开人群,来到近前:“什么规矩?我怎么不知道?出言不逊,应当掌嘴。”

    上官宇看到千叶到来,眼眸中闪烁出一缕希冀,再看看双方阵势,王婉玉眼中却是有着一丝忧虑。

    夏少看到千叶到来,眼眸中闪过一抹轻蔑之色:“吆喝,还有一伙儿的呀?长得蛮精神,看你区区心动期小崽子?不会是靠关系进来的吧?”

    一旁的其他三人闻言,大笑道:“哈哈哈……心动期?了不起的大人物呀,我好怕怕,还要掌嘴?”

    千叶闻言,依旧淡漠,转身走向广场,边走边说道:“你们四个别在天阁塔叫嚣,跟我出来吧……”

    一个区区心动期小子,居然,不将他们四人放在眼中?赤裸裸的嘲讽,为首的夏少,冷哼一声:“走,我看他是皮痒了,抽不死他……”

    而后,恶狠狠地瞪了上官宇两人一眼,四人向天阁塔外的广场走去。

    “千学长!不要冲动!他们四个都是金丹期!”上官宇急忙喊了一声,追上前去。

    千叶来到广场,看着跑过来的上官宇和王婉玉,淡漠道:“顺为凡,逆则仙!修行一途?就一个逆字,若是,被压迫?你不反抗?那修炼用来做什么?你?没有自己的道心?将原地踏步,最终一事无成……”

    “啪!啪!啪……”

    夏少边走边拍手:“好一个逆字,我就压迫你们三个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即日起,你们三个了人,每个月的补助全部上交给我,培元丹和灵晶一样儿都不能少。”

    “就是,心动期的废物也敢大言不惭!我看你们三个是活腻歪了。”

    其余三人,也是出言说道,对于之前千叶对他们的熟视无睹,愤恨到了极点。

    王婉玉叹息道:“千叶!不是我们两个懦弱,而是大家都一样,就算是云仙子每个月也会被其他人收取补助金!

    这是天阁区域的规矩,我们也无能为力!就算是你也得交出一般的补助金给他们!”

    千叶扫视围拢而来的众人,沉声道:“规矩?也是人定的,如此压榨学员们的规矩?不要也罢……”

    夏少青年上前一步,狞笑道:“你不过一名心动期的废物?也敢妄自修改千百年的规矩?

    哈……哈哈,简直口出狂言,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让我来给你松松筋骨,也好让你知道这里不是地阁那群废物。”

    “千叶不去算了!我们给他一半便是!就算你赢了?更加会有其他人前来收取!”上官宇心中烦躁地劝解道。

    王婉玉也是苦口婆心劝导:“千学长!就算今天我们不给他们?还会有人来的!往年也有人如你一般,想要破除这个规矩,结果!还不是被压榨的一点不剩!”

    夏少青年闻言两人所说,冷笑一声:“哈哈,听到了吗?他们两个都比你会做人,你一个心动期的玩意儿?算什么东西?让老子好好教教你如何做人吧……”

    言罢,手中陡然出现一柄金丝环刀,突然间,身体腾空而起,一个刀花儿撩起,势大力沉的一击,夹杂着阵阵轰鸣声,一刀直直劈向千叶右肩处……

    其余那三名青年,根本未将千叶放在眼中,皆是,负手而立,自得意满地开始为夏姓平面压阵助威。

    仿佛,下一刻,千叶将被劈断右肩一般。

    千叶站于原地,左手天地印掐起,其上黑白两个气团徐徐转动……

    “轰!……”

    下一秒,伴随一声雷霆的炸响?原本,空中阴笑中的夏姓青年,根本就未近身,就被一道雷电击落地面,特殊基石所筑的地面,被他砸出一个大坑,狼烟滚滚……

    同时,跟随夏姓青年的其余三人,皆是被雷击倒,躺在地上口中喷出一缕黑烟后,哀嚎不止,全身衣服早就破碎。

    “你你你!不可能是心动巅峰之境!你!到底是什么修为?”夏姓青年从坑中爬起来,震惊中夹杂着恐惧,颤颤巍巍地指着千叶说道。

    “呵呵,心动期在你眼中就是废物?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像你这样的金丹期?在我这个心动期眼中?同样是废物,而且,还是废物中的不如狗……”

    对于这般压榨学员之人?千叶丝毫不留情面。

    然而,正待夏少怒不可歇之时,他看到了百柳强正往这里走来,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险:“你别嚣张,自会有人收拾你这个狂妄自大之辈……”

    而后,不顾自身伤势,抖落着布条似得衣服,突然跃起向着百柳强跑去,边跑还边大喊:“刀皇学长!有人不遵守天阁规矩!拒交学院补助金!还请您收拾那小子!”

    走来之人正是百柳强,当他看到人群中的千叶之时,心中咯噔一下,这夏蒲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阴沉的脸皮狠狠抽动了两下,向这里疾走过来。

    夏蒲看到百柳强疾走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小腿儿,哭丧着脸道:“刀皇学长您要为我们做主啊!他说要废除这里的规矩!不交补助金!”

    千叶冷笑一声:“刀皇阁下,莫非你也要来收我这个月的补助金?”

    “啪!啪!啪……”

    “啊!百学长……啊!你为什么打我!”

    “咣!……”

    “哎吆!我的脸!……”

    百柳强阴沉的脸,抓住夏蒲的衣领子,啪啪啪就是三个耳光,抬起脚丫咣的一脚,将其踹倒在地:“特么打的就是你个不长眼的东西!居然,胆敢向千学弟要补助金?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百柳强每打夏蒲一掌?周围众人,都为之一个颤抖,那一个大嘴巴子,闪的可谓响亮……随之,那一脚丫下去?众人连忙闭眼……

    夏蒲被打的晕头转向,原本,就被千叶一记掌心雷,给劈的衣服都碎成布条了,披头散发,如今,又被百柳强痛揍一顿,可谓是自食其果。

    百柳强转过身拍拍手,看向千叶,心中早已将夏蒲祖宗十八代骂翻了天,什么时候不能滋事儿?偏偏这个节骨眼儿上,不揍他揍谁?就不能再忍耐几天,待进了悬空岛?就是他千叶的葬身之日。

    百柳强只能强忍着怒气,挤出一道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对着千叶笑道:“是千学弟啊?我保证他以后再也不敢向你要补助金了,您放心……”

    周围众人心中都是乐开了花儿,千叶扫视一眼百柳强,道:“难道说就这么算了?……”

    言罢,百柳强再次勉强笑道:“不如这样吧!让他们四人,将每个月的补助金全部送到你的庭院去,千学弟你看如何?”

    一旁的夏蒲听闻此言?也为之一个哆嗦,震惊的他真想不到,他心中的依仗刀皇?居然害怕这个心动期的小子……

    难道说……这小子是某位长老的私生子?一时不得其解。

    可谓是: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夏蒲这般恃强凌弱之人?处处想到的便是攀高枝儿、压迫他人为乐、仗势欺人为荣!……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