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十法界轮回 > 第六十七章 七星乍现登天梯

第六十七章 七星乍现登天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还不等诸葛传奇发话,千叶化为一道残影,激射向登天梯之上……

    “站住!时间已过,你不能上登天梯参赛。”高渐离并没有注意到诸葛传奇神情,急急出声刁难起千叶。

    “谁说时间已过?我没关闭屏障之前?时间就未过。”王月豹及时开口。

    “让他进去吧……”诸葛传奇双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后言道。

    “多谢堂主与王长老!”千叶抱拳作揖之后,眼角儿余光撇了高渐离一眼,再次转身看向身旁的李清风……

    “千叶,有本事往上走!”李清风一个闪身,急急掠向前方,将千叶甩下几十米之后,再次回头挑衅。

    驻足于第一个台阶上的千叶,感觉一入登天梯,双脚犹如踏进水中一般,你越是猛烈地向上攀登?阻力也就越大,看向上方遥遥无尽头的台阶,心下一阵惊讶,不愧为登天梯,一阶要比一阶难。

    再看看前方不远处的李清风,他心里好笑,我看你能冲到几时?

    千叶不再犹豫,此时他动身!已是最末尾的一名,何况?前方还有着各族近百万的学员。

    却见,千叶站于第一台阶上,下丹田其中一颗星斗闪烁不停,足底星光乍现,七星步施展而出!拔地而起,一步十丈远,连连十几步出去之后,已是将李清风甩在身后……

    席位前的诸葛传奇,双眼圆瞪,心下再次震惊,也顾不得喝茶了,长身而起,向王月豹问道:“此少年叫什么?现在哪个班级?哪个老师堂中?所习身法从何而来?”

    还没等王月豹开口,一旁的高渐离就开始阴险地抢道:“他叫千叶新生学员,狂妄自大,前几天无辜残害了我地阁巨枭工会会长高飞!……”

    可惜,还没等他将话说完,就听到诸葛传奇低喝道:“放肆,我问你了吗?你的职责何在?居然考核之际阻拦新生入场?下个月的工资?你不用去领了。”

    诸葛传奇一锤定音,将高渐离打发掉,再次看向王月豹:“不知王长老如何看待此事?”

    此时,王月豹才呵呵作揖笑道:“堂主大人慧眼识珠,一看就可以知晓此子,乃不寻常之辈……”

    王月豹看了一眼满脸怒容而憋回去的高渐离,直截了当说道:“此子乃新生学员,叫千叶,至于姓什么就不清楚了,他是冰封王座被接回的两千多名学员中的一名……”

    “至于,此子在天地房市中,杀死高飞一事?也是高飞滋事在先,并且,李清风也前去帮忙,结果,高飞被杀,李清风与千叶战个平手,至于……他的身法?……老夫实在不知!”

    王月豹将知道之事如实说出,并没有丝毫隐瞒。

    “哦?原来如此……待考核结束,再说吧……”诸葛传奇面无表情,淡然说道。

    心下,震惊千叶刚才所施展出的身法,优在家族秘传七星游龙步之上,难道说……万载光阴之前,不光是自己家老祖被传授身法?……这个疑问自此在他脑海中翻滚。

    ……

    正直午时十分,万里无云,烈日当头照,百米宽的登天梯台阶上,人头窜动,密密麻麻,蚂蚁一般簇拥着一堆堆各族修炼者,往上攀爬……

    “你特么挡我路了!给我滚开!”

    “老子啥时候挡你了?你不会绕道吗?没看到我们三人在这里休息吗?”

    两队学员天梯上相遇,不是相互帮衬,反而,谩骂起来了!

    “比人多是吧?哼!哥几个过来,他们三个找咱们事儿!”其中一个领头老生叫嚣道。

    “宰了他们,要不就让他们加入我们。”其中一名老生学员喊道。

    与是否,七八个老生学员,就形成了一个大的团体,剩余的那三人中的一名新生,被无情推入天梯一侧的万丈深渊!

    正在这一队九人小团体,奋力攀爬台阶之时,千叶迎头赶上,一声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响起:“让开……”

    前方九人小队,无视后方千叶,正待有人出声之际,千叶看到前方无人搭理他,却绕道而行,几个闪身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此时,他并没有使用七星步,而是,换做了从星际塔中录制而来的踏云纵身法,众人只看到一人一步三个台阶,急急从他们身旁绕道过去。

    “哼!我看他的身法不错,咱们九人,不妨前去夺了他的身法?他若加入咱们便好,倘若,不加入?嘿嘿……”九人中一名老生带队,阴恻恻说道。

    “好,就这么办!”

    “对!就这么着,等他休息之时,咱们赶紧追他,莫让他跑掉。”

    其实,他们这番话,早就被不远处千叶听到,开光中期之境?有心的话可以声闻十里之遥,可惜,千叶并不是戳杀之人,嘴角微微勾起,脚底星光乍起,连连七步踏出,一个闪烁间,身影已经向上掠出三里之遥,哪里还能看到他的影子?

    其余,八人纷纷应允,就在九人打算前去追逐千叶之时?却见,身后窜来一人,开口怒道:“还不给我滚开!”

    九人刚要谩骂,却发现来人正是李清风,纷纷避让开来,然而,李清风被千叶气的肝火旺盛,正在气头儿上,手中长剑一个剑花激射而出,九声惨叫!瞬间响起。

    李清风哪管那些?急急一个纵身,向千叶追去。

    却见,身后九人膝盖处,皆是被一剑挑断!惨不忍睹!凄厉的惨叫声与鲜血混在一起!如此一来!这九人哪有活命一说?!可见李清风有多么狠辣,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要人性命!

    更所谓:善恶有报,其九人之前,还想要抢夺千叶身法武技不说,更加是想要谋财害命,结果,现世现报。

    ……

    登天梯总长压力分五个阶段,只有通过这五个阶段,才可以攀登到顶。

    第一阶段?威压与障碍在筑基中期之境,第二阶段至大圆满之境,第三阶段乃开光中期之境,才能够承受,第四阶段只有开光大圆满才能承受与通过,第五阶段也是最后达到顶峰阶段,只有融合中期之境才可以到达!

    此时,千叶已经来到第二阶段的天梯阶段,只感觉双脚犹如走在沙滩上,步履艰辛!时不时,在身前台阶上,还会出现一具具拿着刀剑盾牌的骷髅傀儡,上前阻碍他的去路,他皆是一拳轰碎。

    此时,李清风紧跟其后,他看到被围攻的千叶,心中畅快无比,却见他从纳戒中,拿出那颗中品逆转丹,毫不犹豫塞进了口中。

    伴随丹药的化开?他原本开光大圆满之境的修为,连连攀升,直直突破到了融合初期之境……

    千叶正在前方台阶处,一拳一个,将围拢而来的骷髅傀儡打飞,忽然,感觉从下方李清风身上,涌现出一股让他心悸般的气息,心中震惊不已,怎么李清风突然间就突破了呢?

    甩了甩酸麻的手腕,看向李清风,两人间隔不过几个台阶,李清风一个急掠,便与千叶站在了同一个台阶之上,两人相隔十几米有余。

    强敌就在眼前,魂海中响起千叶的声音:“九彩老师!他是何修为?我怎么看不出他的境界?”

    九彩老头儿正在打盹儿,一惊之下,是愤愤不平,随意感知了一下:“一个靠丹药维持融合初期之境的虾米?看把你吓得……你自己玩吧,过二十四小时,当他的药力失效后,你随便削他。”

    千叶心中苦笑,在它的眼中什么都能看得出,什么都是小家伙。

    却见,李清风阴险笑道:“千叶!你杀高学弟在先,招惹于我在后,如果……你能交出那柄黑剑?和你所用身法的话?我可以饶你不死,否则!嘿嘿……”

    “锵!”

    李清风长剑出鞘,斜指右下方,冷声喝道:“那就别怪我手中长剑无眼,宰了你就不好说了……”

    “嗯?……”

    千叶一阵无语,想要打劫自己的善恶剑不说,还想要自己的身法七星步?更加可笑的是还想要自己死?

    “看来这个世界狂妄之人可是真多呀!可悲可叹!你一个融合初期之境的人?想打劫我的兵器身法不说?居然,还想要宰了我?全特么是你家过得了?”

    既然,对方如此?他千叶也就不客气了。

    李清风闻言,心下一惊,脸色陡然变色:“你怎么知道我是融合期?你不过筑基大圆满之境怎能看出?”

    此时,在他的眼中,与两天前的千叶同样是筑基大圆满境界,却不知为何他能看出自己融合初期之境,此事,仅有高渐离知晓。

    千叶看到李清风面色异常,心中好笑,不妨再给他一剂猛药,却见千叶大义凛然道:“你的境界是否服用丹药,强行提升上来的?而且,只能维持融合期二十四小时?是否……此时你感觉身轻如鸿毛?”

    之前?李清风听闻千叶可以看出他此时的境界,还以为对方是在蒙骗自己。

    可是,现在再次听闻对方说出的话?还知晓逆转丹仅能维持二十四小时,然而,只有高渐离知晓此事,除了自己根本没有第三人知晓。

    就如千叶所说那般,身体越来越轻,犹如一尾羽毛,随时都可以踏空纵起……

    “你怎么知道?!这一颗逆转丹,可以维持二十四小时融合初期之境,但是,宰了你?已经足够,其它无需多说。”

    李清风以为千叶在分散他的注意力。

    却见他长剑抛起,无名剑谱施展而出,悬浮于头顶上空,只要他一个心念,飞剑就可以射向千叶。

    “我并不是在危言耸听,逆转丹越是高级?副作用就越大,难道说高渐离没告诉你?”

    千叶随口蒙说,他这句话,可真是瞎说的,将逆转丹的来处,归结给了高渐离。

    他却想不到,他这一瞎说?可真说对了,此时的李清风目瞪口呆,头顶还悬浮着飞剑,愤恨道:“什么副作用?!你怎么知道?”

    其实,千叶所说?他已经全部相信,心下有些慌乱,难道说,高渐离想要用自己来杀了千叶不说,还想要谋害自己?又想到高渐离为人,阴险狡诈,睚眦必报……

    若是,因自己前往天阁剑隐堂,而不常回去地阁一说,心中更加是感觉千叶说的都是实话……

    “这种丹药副作用……大不了就是修为一生停滞不前,还能有什么副作用?”千叶再次火上浇油。

    却见,李清风头上悬浮长剑的气势在逐渐衰退……

    心道,倘若真如他所说?那我岂不是就真的完了!高渐离拿我当刀使唤?够阴险!待我取得魁首再说!若是,他不于我障碍?不招惹眼前之人也罢,让其他人奈何他吧。

    心下主意已定,李清风二话不说,收起头顶长剑,一个急掠消失在原地,并未再次与千叶交涉,他感觉,越来越看不透这个新生了。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