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十法界轮回 > 第六十三章 拔剑怒指融合境

第六十三章 拔剑怒指融合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哼!……好一个千叶?走!随我去新生区域,我到要看看他有多大能耐。”

    高渐离怒不可歇,大袖一挥御剑而去,直直飞向新生区域,李清风见此嘴角斜斜勾起,双眼中一抹阴险一闪而逝,随后,便御剑追随而去。

    高渐离来到新生区前广场,踏剑而立,厉声怒喝:“千叶,给我滚出来!”

    一声厉喝蕴含灵力,滚滚之声,犹如晴空霹雳,响彻整个新生区前广场……

    “是……高长老!谁是千叶?居然得罪了高长老……”

    “你不知道,我听说昨天在天地房市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儿,了不得了!”

    “怎么没看到我们高会长?……看,高长老身后那是李清风……”一名巨枭工会之人喊道,就好比空中两位是他亲爹一般谄媚。

    不多时,前广场上便有十几万的各种族之人驻足,抬头看向空中怒火燃烧的高渐离,不经议论纷纭。

    其中,人群中诸葛倩兮眉梢儿微皱,小手紧攥,呢喃道:“千叶?……你到底做了些什么?居然,将高渐离惹的如此火大?”

    他却不知,就在昨天,高飞被千叶所杀,还与天阁剑隐堂大弟子李清风对拼,而不落下风。

    ……

    原本,千叶正在打坐调息,经过一夜的摸索,基本已经掌握天机镜,不过,其中还是有一些玄奥之处,不甚清楚。

    陡然间,却听到有人让自己滚出去?想起昨天之事,他收敛心神,长身直起,向前走出房门。

    “宰了小的,来了老的,走一起去。”刘清也从房间一瘸一拐走出,看向千叶:“走,一起去。”

    “走!”

    两人相视一笑,搀扶着刘清,走向前广场。

    众人一看他两人前来?皆是纷纷避让,看过来的眼神儿?犹如,看死人一般。

    原本,格外喧嚣的人群,看到他俩的到来,纷纷为其让开一条通往广场中央的路,喧嚣之声,也逐渐沉寂下来,千叶神情淡然漠视,没有丝毫变化,无畏一切的双眸中,全是坦荡。

    看到千叶那漠视一切的双眸,人群中的诸葛倩兮心中,荡起点点涟漪,仿佛,冥冥中自己与这个千叶,有一种莫名的牵扯,说不上喜欢,更加想帮衬他一把的感觉……

    在她见过的所有男子当中,没有一个可以如此般漠视,甚至,冷眼,仿佛这个千叶,置身于世间之外,如今,所发生的一切,犹如丝毫与他无关一般,镇静自若。

    含情脉脉地望着千叶的身影,不觉间,点点爱意在心间萌生……

    ……

    “千叶你可知罪?”还未等高渐离再次开口,其身后的李清风便怒声喝道。

    “欲加其罪,何患无辞,有什么招儿?你们就使出来吧,我接着就是。”千叶松开搀扶的刘清,双手将善恶剑拄在身前,冷眼直立。

    “你戾气太重,杀心太大,不顾及人族兴亡衰败,不念及同学关系,纵然行凶于房市中,居然!当众杀害高飞?更加不把学院院规放在眼中,你还敢狡辩?”

    高渐离怒发冲冠,身化一道残影,与之李清风来到落到广场。

    “天地房市,位于天地山脉两阁交界处,并没有规定不能杀人……”千叶再次看向其身后的李清风,道:“何况!是他先招惹于我,还想置我死地,难道,我就应该原地等死不成?”

    高渐离闻言,脸部肌肉抽搐,恶狠狠道:“你再如何狡辩?也是杀了人族同学,俗说,一命偿一命,何况,我还是他的老师,高飞已经正式进入地阁,不属于新生学员,为了人族以后的发展,为了学院院规,今日,我就替戒律堂来铲除你这个祸患。”

    高渐离站于千叶身前十米开外,高声喝道。

    此时,千叶越听越怒,想起之初!石头和石蛋两兄弟的悲惨,心中怒火升腾不息……

    却见,千叶左手拄剑,右手指向高渐离,怒道:“你身为地阁长老颠倒黑白!口口声声说什么人族兴亡?一命偿一命?黑暗森林中,他高飞拉帮结派,若不加入他们?就想方设法加害与众人?杀害我两名兄弟!让其尸首分离,还想要我手中宝剑!你身后那李清风图谋不轨!更加想要我功法武技!你这个长老何曾管过?!”

    “问一问周围各族众人?我们新生学员?谁没有受过高飞那狼子野心之辈的加害与逼迫?还有两阁两秤中的老生儿学员们,将我们新生学员当做猪狗来看待!随意使唤!说打就打!说杀就杀!难道,他们是人,我们不是?难道,如今万族林立只能强者为尊?难道!修炼来修为境界,就是为了来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打杀弱者?……”千叶的声音激扬高亢。

    “如今,他高飞想要杀我?反被我杀?你这个长老反而要以学院院规,和人族兴亡的借口来铲除我?好大的帽子?居然,你给我扣上一顶人族兴亡的大帽子!他高飞若是能够代表人族兴亡?那么?我们人族也就没有生存下去的道理了!”

    千叶越说心中越是不平,声音也就越大,带有丝丝灵力之声,响彻整个广场:“还是那句话,欲加其罪,何患无辞!我?千叶无罪!你高渐离根本不配做这个长老,要想杀我?那就问过我手中的善恶。”

    “锵!”

    一声金属摩擦声响起,善恶剑出鞘,拔剑、挑剑、刺剑,连连三剑一气呵成,势大力沉!前两剑于身前形成两道星芒十字,最后那一道刺剑,自剑体上骤然迸射出一道星芒形成的光剑,直直刺向高渐离……就算他是学院长老,哪怕他是融合境强者,千叶也丝毫不惧。

    在他眼中一视同仁,就算你是学院长老?只要偏袒他人?颠倒黑白?想致自己于死地?那他千叶就要手持善恶,来讨回公道!

    反之,若是一介凡夫俗子,济苦救难于危机时刻?那他千叶也会奉为上宾,他千叶做人?自然有自己原则。

    他就不信,偌大一个星际学院,难道,就没有一位秉公执法者?颠倒黑白不说,如今,还想要杀了自己!

    坐以待毙?那不是他的性格,就算是飞蛾扑火?他也要让眼前高渐离这个伪君子付出代价。

    高渐离震惊此子城府深沉,更加震惊此三剑的威力,虽说,伤不到自身分毫,可是,这三剑无论是威力?还是气势,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若是,同等阶修炼者,哪怕是开光中期之境,在此子面前也讨不到半分好处,若是,让此子成长下去?必是自己一个劲敌,今日,必须要杀了他。

    却见,高渐离左手纳戒上乌光一闪,一面小巧盾牌出现在手中,迎风就涨,挡在身前,将自身和李清风护在身后,他可不想因此三剑,而撕碎一身衣装。

    “咣!……轰!”

    伴随一声炸响,剑盾相交,光剑被那面盾牌挡住,并破碎成点点星芒,消散在盾牌上。

    “哼哼……小小筑基之境?也敢与老夫动手?今日,不将你的头颅割下来?难解我心头之恨!”

    彻底撕破脸皮,高渐离面目狰狞,胡须直跳,怒目千叶。

    “我项上人头,其是你能摘下?大言不惭,杀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千叶愤慨之声,传进广场每一人耳中,甚至心中,众人曾经受过的屈辱与无助,犹如点燃的火药桶,千叶这番话就是那点火之手。

    ……

    却见,前广场上原本寂静无声的十几万新生学员,伴随一声高亢之声响起:“千叶无罪!”

    一石激起千层浪……

    “好你个高渐离,你颠倒黑白,想残害天才!我们不让!”

    “高飞自作孽,不可活,死在天地房市咎由自取……”

    “千叶无罪!”

    几十万新生学员的愤慨之声,犹如机甲的轰鸣,原本,头顶的乌云也在徐徐散开,仿佛,老天都在为之愤怒。

    “难道说,学院长老就能够颠倒黑白吗?!”

    “难道说!身为学院长老,就能够无视院规?随意残害天才吗?!”

    一声声质问,在新生群里响起,高渐离脸色越来越白,自从自身修炼至融合巅峰之境,三百年间,学院中无论是老生学员,还是新生学员,那一个在自己面前,不是低头哈腰?

    此时,这群新生犹如疯魔般,居然,胆敢质问自己,甚至,于此时的咆哮,一时间,他感觉自己的脸,仿佛被这群新生扇了一记耳光,心中愤怒到了极点。

    前广场上十几万新生学员,有节奏地响起千叶无罪四个字。

    “聒噪!”

    高渐离一声冷哼!融合巅峰之境的魂力扩散而出,阵阵威压瞬间浮现在众人头顶!

    仅仅是筑基初期,亦或觉者等阶的十几万新生学员,怎能承受住融合境的威压?

    原本,站立的众人除却诸葛倩兮,和千叶之外,眼看着周围各种族众人,一片片倒下,昏厥过去,刘清也是难免,甚至,有些修为的直接跪倒在地!

    之前,那番激昂之声,仿佛被突然水浇灭的火焰,戛然而止。

    “难道!你就……这点能耐?!……”一声嗤笑,在千叶口中响起,就如昨天李清风说他那句话。

    却见,此时的他依然右手持剑,指向高渐离,左手剑鞘纹丝不动,面对融合巅峰之境强者的威压,他依然不倒,哪怕是大多数威压全部落在他身上。

    此时,诸葛倩兮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千叶身上,却见他背部早已被汗水湿透,硬挺挺站在那里,汗水顺延持剑的右手涔涔滴下,因咬牙过紧而嘴角溢血,面部肌肉不停抽动,在高渐离面前,犹如旗杆一般屹立不倒。

    诸葛倩兮真的很想上前制止,可惜!倘若他哪怕是一出声,千叶就有可能崩溃倒下,甚至昏迷过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怒喝,自千叶口中发出:“啊!……给我……炼!”

    “砰!……”

    犹如点着汽油般的声音响起……

    原本,寂静无声的广场,因这么一声,自千叶胸口处迸发出,一团耀眼血芒和白芒,瞬间,将他包裹了一个严严实实,在体表外形成一层红白相间的光晕,远远看去,仿佛千叶全身在发光……

    没错!他启动了暗藏于胸口处,那一百零八天罡与地煞先天之气,以此时受到威压的机会,来锻体炼魂街刚好,不可谓这是一种疯狂而不要命的修炼。

    这是他第三次锻体炼魂,不过,却很少魂体同时锻炼,一般都是锻体,不过,如今情况正好魂体双,千叶明白再过四十多天,胸口中央那先天之气就会消散,所以,借此融合境的威压,来加速先天之气的消耗。

    可是,当他启动一百零八缕先天之气后,原本,高渐离的威压瞬间就消散了,一股股抽筋扒皮,碎骨裂腹般的疼痛袭遍全身,面部表情狰狞恐怖,看在他人眼中,惊悚至极!

    此时,千叶全身都在不听使唤地痉挛,原地,持剑指着高渐离,风轻云淡地,咬牙笑道:“难道!……学院长……老就这么……一点能耐?你的魂力……如……此渺小?可悲……又可叹!”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