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十法界轮回 > 第六十一章 演化无名剑谱求推荐

第六十一章 演化无名剑谱求推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呵呵,可惜还不是我出剑之时。”千叶淡然面对。

    “我倒要看你装大尾巴狼到几时?……”

    言罢,李清风犹如旋风,双足拔地而起,长剑上挑下砍外带横扫,连续三剑击向千叶,而后,居然一个回旋又落于高飞身前,将其护的严严实实。

    三道剑气分别封住千叶上中下三路,情急之下他提起左手善恶剑,迎了上去……

    “咣咣咣……”电石火花乍起,一阵火光过后,千叶丝毫未伤,善恶剑鞘上未曾留下任何痕迹,千叶走向李清风,一米两米三米……

    就在距离李清风六米之时,千叶脚下踏云纵施展出,身轻如燕,化为一道残影,右手握住剑柄连带剑鞘,直直砸向李清风面门。

    “就这点能耐?”

    却见李清风轻蔑一笑,右手长剑在身前划出道道剑气,形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剑网,想将千叶挡在外面,以护得高飞周全。

    然而,就在千叶剑鞘,下一秒就要触及到剑网之时,李清风嘴角斜斜勾起之际,他却发现眼前千叶足底星光乍现,下一秒,整个身影消失不见,他立下大惊……

    就在他准备防御之时,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惨叫,而后戛然而止,就好比一只鸭子突然被掐住了脖子,当他转身之后,却见,千叶那柄黑色长剑,连带剑鞘已经插进高飞胸口,随即,不等他反应过来,高飞胸口自剑鞘上星光迸发而出……

    之前,高飞还在嘲笑千叶自不量力,想借眼前李清风之手除去千叶,可是,却没想千叶如跗骨之蛆一般,眨眼间便近身自己,将长剑连带剑鞘插入胸口。

    惨叫声刚发出一半,就戛然而止,星光入体,搅碎体内一切生机,直挺挺倒了下去,再无一点生命迹象。

    然而,此时的李清风脸颊上,仿佛被人狠狠扇了一记耳光般火辣辣疼痛,大庭广众之下,他所要偏袒保护之人,却被千叶杀了?而且,所保护对象还在他身后?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侮辱,奇耻大辱也不为过。

    ……

    “你……居然杀了他!”李清风手持长剑怒不可歇。

    千叶回头看了一眼,倒在街道一旁墙根下的刘清,双眼微迷,并没有因杀了高飞,而息怒胸口怒意,满不在乎道:“像这样的废物?杀了也就杀了。”原话奉还给了李清风。

    平时,李清风不在地阁中,听说老师继自己后,又收了一名学生叫高飞,而且,还特别照顾他……

    可如今?却死在了自己眼前!倘若,自己不掺和这趟浑水?也就罢了……就算……此事之后?他这位老师照样找他,让他出马降服这名叫千叶的新生。

    想到高渐离睚眦必报的脾性?心下想到再怎么也是他的第一任老师,还兼职地阁总工会长老,如今?却在自己身边发生此事?那还了得?

    却见,李清风向斜下方甩了一下长剑,满心怒火已经全部附着其上,喝道:“千叶?一个小小的筑基大圆满之境?也配用剑?今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剑道,开光期与筑基期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千叶闻言,毫不相让,下丹田七颗星斗加速运转,道道星光被传入莲子中,原本,犹如果冻般的莲子,刹那耀眼无比,顺延任脉传入双手腕内关处,只等拔剑那一刻。

    两人皆是修真者,剑拔弩张,怒目相对,千叶境界低于李清风整一个大境界,此时不动手?等待何时?

    一旁众人纷纷议论:“你们看,那小子快死了,明知不敌!可偏偏对敌。”

    “相差一个大境界呢!那小子不是找死吗?……”

    “就是……”

    天空乌云密布,随即,漂泊大雨而下……

    就算如此?也浇不灭千叶心中怒火,黑暗森林两兄弟被杀,尸首分离!如今?又一兄弟逝去!

    “要战便战!”

    “锵!锵!锵!……”

    言罢,千叶善恶剑出鞘,伴随惊鸿一瞥,善恶剑体耀眼的星芒迸发而出,势大力沉:拔剑、挑剑,接连三剑挥出……最后刺剑?自善恶剑体之上,迸射出一柄由星光形成的剑型光体,继前两式之后,刺向李清风……

    李清风身影陡然一转,将长剑扔向半空,伴随,周身灵力涌动,那把剑于身前一化二,二化三,陡然间,呈现出百柄飞剑,手中剑指掐诀指向千叶,开口出声:“无名剑……疾!”

    后发制人,百柄飞剑骤然刺向千叶,眼看李清风已经用出大招儿。

    街道两旁众人,惊呼一声:“看……快看!那是李清风的成名绝技,玄阶极品功法——无名剑!那是一门玄阶极品剑谱……”

    “啊!有幸得见!……不愧为玄阶极品功法!”

    “听说……他这门无名剑谱,练之大成可与地阶功法相媲美!是通过天阁斗者帝女优婆,前往天秤区域的悬空岛机缘所得。”

    “那小子死定啦!……可是……那是什么……那是星光剑体?……”

    “七星御剑!那是万年前的武技,七星御剑……”一名三百岁老翁终于认出。

    “据传说,七星御剑万载光阴,仅有一人修炼过,同阶无敌!也可越级杀敌,可是!……”

    “有幸得见呀!今日,可见到稀罕之事了……”

    伴随,众人议论纷纭,各说各的,见识不同,自然,说法不同。

    “咣咣咣!……”

    “轰!……”

    雷鸣、风声、夹杂着撞击声,一阵电石火花之间,两人一触即分,居然生生硬拼下来,两人实力?仿佛,旗鼓相当……特殊基石所浇筑的街道,早已面目全非,不同先前……

    此时,两人同时向后倒退十几丈有余,街道众人也是随即倒退,雨水淋湿衣服毫不在意。

    千叶最后那一记刺剑?在刺到那百柄飞剑之时?轰然破碎化为道道星光,对轰在那百柄飞剑之上,百柄飞剑也为之破碎。

    任谁都能看得出,千叶只是筑基大圆满之境,而李清风却是开光大圆满之境,两人相差一个大境界还要多,倘若,两人一直这么斗下去?谁输谁赢?可见分晓,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眼前李清风却是一时半会儿拿他没有办法!之前?当众杀了高飞不说,如今?又与之对拼武技丝毫未伤,真可谓是又一天才横空出世,不用千叶纷说,今日一战?千叶名字将传遍学院两秤两阁,更加会传进各种族之人耳中。

    然而,李清风这一个名字,也将成为眼前少年的衬托……

    此时,李清风神情越来越阴沉,简直快要比上天空乌云,周围众人,都用着异样眼光,看向这位剑隐堂大弟子,难道说开光大圆满之境的李清风,还杀不了眼前这个筑基大圆满之境的少年?

    天空轰隆隆雷声炸响一道道闪电,两人皆是撑起了一个透明防护罩儿,身上滴水未沾。

    “千叶,我一再留手,可是你却不知好歹,倘若,你交出之前使用的身法,和手中黑剑?当做赔罪,我可放你一马。”李清风感觉面子丢大发了,本来面目终于露出,不捞一些好处,他是不会罢休。

    然而,街头众人再次话风一转:“就是……就是,若是换上是我?也得让那少年交出身法和武器,以示赔罪。”

    “我看呀,刚才那少年身法不错,优在玄阶品阶,至于,那七星御剑?还是不触及的好。”

    提及七星御剑?众人闭口不提,如避蛇蝎一般,都听说过修炼此种武技?不得善终。

    千叶闻言,嗤之以鼻,心中冷笑,之前他踹刘清一脚,此时还不知死活,多数是心脉震断没救了,此仇不报?良心何安?

    再说,他何须依仗他人鼻息生存?自身有九彩莲华与手中长剑,自然可以杀出一番天地……

    “哼,想要七星御剑的话?我可以白送你,其它的?就别想了。”

    千叶长剑入鞘,站于原地回想起刚才李清风所用的无名剑谱,若是,他演化这套剑谱的话?不知是何种威力?演化说白了也就相似于复制。

    “敬酒不吃吃罚酒!”李清风咬牙切齿,面目狰狞起来,那里还有之前那副风轻云淡般的气度。

    李清风一步跨出,手中长剑泛起点点金色涟漪,一个匀剑剑花抛向空中,仿佛活了一般。

    与此同时,千叶双眸一眨不眨,仿佛要看穿眼前对手身体一般,脑海一声演化启动于双眼之上……

    在他的眼中,身前李清风体内灵气的游走路线,以及匀剑的剑花中,犹如,一个小型剑阵铺撒而开,于空中一变二,二变三,伴随体内灵力的输出,居然,再次于空中呈现出百柄飞剑,形成一个扇形后,陡然一转,百柄飞剑突然合拢,犹如剪刀一剪之型合拢,化为一柄丈许长的金色光剑,停在身前直指千叶。

    金剑上阵阵威压弥漫开来,压的原本碎裂的地面,更加成为齑粉,四周众人唯恐不乱,大吼李清风之名后,再次躲远。

    “李清风……李清风!”

    这把剑比至前还要凝实,四周灵力疯狂涌入金色长剑中,道道罡风刮得千叶脸颊生疼,以此同时千叶动了,却见他左手善恶剑陡然消失,被收入纳戒。

    与此同时,他大口一张,一口黑不拉几,陨石形态的长剑被吐出,不错,情急之下,千叶吐出女娲石形成的阴阳剑,但是,并没有解封。

    他不能隐藏,再藏拙下去只有一死,而且,想御剑杀敌?唯能御起这把阴阳剑,之前那把善恶剑势大力沉,只能手持,切不能离身。

    却见,他与李清风同样手掐剑诀,下丹田七颗星斗霎时迸发而出,七颗星斗的星芒之力,全部附着在了阴阳剑之上,璀璨夺目的星芒,相隔千里都能看到,天地房市中的人们,越聚越多……

    “李清风!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御剑之术!”

    千叶左手掐诀天地印于左胸前,中指和无名指屈勾于掌心,大拇指和食指、小拇指呈三足鼎立之势,其上氤氲流转着黑白两色光团,道道电弧出现四周,无中生有。

    附着于星光的阴阳剑,高高悬浮于千叶头顶,原本,一柄的阴阳剑,霎时间,一化二,二化三,足足演化出了千柄阴阳剑,每一把的气势,都不亚于李清风身前那把金色光剑……

    “心由念动,剑自气灵,气念互通,人剑合一,——疾!”

    陡然间,伴随一阵金属摩擦声,千柄阴阳剑,犹如一只拍打翅膀的蝴蝶,伴随点点星芒,居然,合拢为一。

    在千叶身前,融为一柄星芒巨剑,自其上散发出的威压,远远超越了李清风那把金芒巨剑。

    ……

    李清风双目圆瞪,心中震惊不已:“你!你怎么会无名剑谱?!……不可能!”

    伴随,李清风一声大喝,左手掌拍向胸口,一口心头血被他从口中喷出,直直激射在了身前金芒巨剑上。

    霎时间,巨剑颜色由金色转变成了血红色,威力剧增……

    天空暴雨犹如洒水,街道上两人右手剑指,齐齐指向对方……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