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十法界轮回 > 第五十八章 演化三剑术求推荐

第五十八章 演化三剑术求推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伴随,妙法莲华诀的运转,星光入体的煎熬也随之减缓,经过半小时之后,针刺般的疼痛为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热流,徐徐进入丹田。

    内视之下,整个躯壳以及三个丹田,无一不是被一层光形态的毫芒所包裹,圆融至极不分彼此。

    不过,天罡与地煞那一百零八缕先天之气,所锻体的煎熬依然存在,此刻,躯壳体表之外,浮现出一道道犹如蚯蚓在蠕动,体内五脏六腑仿佛移位,分筋错骨般的疼痛,使他额头青筋暴起。

    “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呀?!”千叶咬牙喊道。

    “这天罡地煞的先天之气,用以锻体炼魂最好不过,倘若,运用莲华诀来消除?其效果也就贬值了,达不到锻体的效果,倘若,遇到高等阶修者?一个眼神儿就可以冲击你的神魂,一缕气势就可以崩溃你的肉身,你还是坚持几次吧,下一次比这还难熬,如此以来?更加可以激发你的韧性与潜力。”九彩老头儿一番大道理讲下来,千叶几乎崩溃。

    “还有……比这个还要难熬?”千叶无奈只有咬牙坚持,全身早已被汗水打湿,想起高渐离和高飞两人那副嘴脸?这般疼痛奈得我何?

    不去理会身体躯壳上的疼痛,千叶一心运转莲华诀,引动星光入体,在下丹田中形成七颗散发毫芒的星斗,每一颗星斗映射出一条光带,链接与中央莲子之上,七颗星斗围绕着那颗莲子徐徐旋转,下方就是光冕磁力与暗冕磁力所形成的阴阳鱼。

    伴随,妙法莲华诀的运转,莲子逐渐凝实,从其上散发出道道毫芒,周围七颗星斗也随即凝实,一道道星光自外界进入体内,气血鼓荡不息。

    此时,头顶不止星光入体,更加还有光暗磁力以及灵气,外界,山谷上空方圆十里形成一团,肉眼难见的灵气漩涡,其上,更加有着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星光,直直进入千叶顶门百汇。

    体内一声轰鸣声,千叶修为突破筑基大圆满之境,外界漩涡消失,仅需一个契机,就可以进入开光期。

    每一次突破,都会排除体内杂质,这次也不例外,净身术使出清洁自身,千叶睁开双眼,起心动念间,善恶剑出现在双手中,陡然一转,身影拔地而起,口中一声:“七星御剑!”

    自丹田中一颗散发,耀眼毫芒的星斗,通过握剑双手进入剑体覆盖于表层,原本沉重无比的善恶剑,被一层星光所包裹,形成一把光剑,势大力沉一剑挥出,山谷内轰隆一声震天响,石洞直接坍塌……

    千叶化为一道残影,几个起落间,便来到了谷底清泉边,手握善恶剑,回头一看刚才那个山洞?早已坍塌,连带山体都为之崩碎一半,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他真没想到仅仅是用了丹田中,一颗没有凝实的星斗,威力就恐怖如斯。

    倘若,同时御起七把善恶剑?那该有多大威力?可惜,善恶剑沉重无比,即是运用纯阳剑法,也难以驾驭御剑斩敌!看来自身境界还是跟不上手中兵器!

    虽说,他可以御剑杀敌,可是,他只能御起那柄女娲石形成的阴阳剑,而无法御起这把善恶剑,也不知为何。

    感知自身修炼速度比至之前,提升了足足十倍有余,这种修炼速度?堪称逆天,谁说光、暗两种磁力修炼者不能突破?谁说七星御剑无人敢修炼?他千叶就要打破这种定律。

    即是如此,他千叶也未骄纵,而是站于清泉旁一块凸起的岩石上,不用任何灵力与星辰之光,开始挥舞双手中的善恶剑,每每挥动一次,都会带出道道破空声。

    日升日落,饿了?野果果腹,渴了?眼前清泉……

    待的一日,朝阳初升,千叶口中一声:“演化!”响起……

    不经意间,直接将纯阳剑法与七星御剑演化,将纯阳剑法演化成了三式:拔剑、挑剑、刺剑。

    将七星御剑演化成了:当丹田星斗附着于剑体之上后,剑型星光还可以离剑体刺出,正好相对于纯阳剑法中的第三式刺剑,相辅相成,可以杀敌一个措手不及。

    如今,这并不是他的压轴力量,压轴还是中丹田中那把阴阳剑。

    千叶嘴角微微勾起,真没想法这次赚大了,待他读取七星御剑之时,自然,也有其修炼者的感悟与笔记,据记载人类移民木星之后的万载光阴中,未曾有一人将此武技修炼至第二颗星斗,甚至,唯一一位修炼此武技之人,也是修炼到在丹田中凝炼出一颗星斗而已,就爆体而亡,不得善终,之后,这本武技就被扔在星际塔中,无人问津,就算看到,也是犹如躲避蛇蝎。

    ……

    此时,千叶站于清泉旁的那块凸起岩石上,左手握有善恶剑,双目紧闭,灵台清明一片,陡然间,紧闭的双眼赫然睁开,伴随右手闪电般抓向剑柄,“锵!”的一声,善恶剑终于出鞘,几乎同一时间再次归鞘。

    这没动用体内任何能量的一剑,下一秒钟,“轰……”的一声,身前清泉被一分为二,没有溅起一点水花,再看清泉对面山体,一道鸿沟自其中间分开而来,山体崩塌,鸟兽奔走不息。

    霎时间,再见他拔剑出鞘,一记上挑归鞘,身前清泉刚刚合拢的水面,伴随这一剑再次分离,对面山体崩碎半边!

    瞬间,千叶第三次拔剑、挑剑、刺剑,连连三剑挥出,这三剑皆是动用了自身一成灵力,和一颗未凝实的星斗,第三剑刺剑的同时,口中轻唬:“七星御剑”,骤然间,耀眼的剑型星芒,自善恶剑上迸射而出,直直刺向对面山体。

    伴随,一阵地动山摇,轰鸣之声过后,仅仅剩下千叶所站那块岩石完好无损,原本身前清泉早已滴水不见,对面山体被夷为平地,再看之下,可以看到遥远的天地山主山脉。

    七天时间,他将两门武技演化并融合,纯阳剑法本是驾驭善恶剑所用,就算如今修炼至大成?也无法御剑杀敌,仅仅能够如臂驱使善恶剑,这使他郁闷无比。

    心想,难道说这善恶剑比起女娲石来头还要大?郁闷归郁闷,这一下他也很是无奈,也许,在日后修为再次突破,就能御剑杀敌,那也说不定。

    这一边的动静委实不小,可以说,他千叶练剑,将整个原本生态环境,如此之好的寂静幽谷所毁坏,千叶害怕惊动他人,便离开此地。

    夜,寂静无声,繁星点点,千叶边往山脉深处走,边从纳戒中拿出那一门身法“踏云纵”,贴于额头,一阵繁琐的文字被其记忆入脑海中。

    按照踏云纵概述,连连踏出,身影犹如鬼魅般在天地山脉中掠过,急急回旋间右脚踩踏左脚,以此拔地而起,不动用自身任何力量的情况下,将踏云纵使出,几个起落间,身轻如燕,已经来到一处悬崖峭壁上,当他丹田灵力涌入脚底涌泉之时,踏云纵再次发动,居然,仅仅一个踩踏,就已经身在半空之中,再有几个踩踏,再次回到了悬崖上。

    望着东方冉冉升起的两颗烈日,千叶心中感慨万千,以此三剑威力,再加上踏云纵身法?哪怕是开光大圆满之境的修者,遇到他也休想全身而退,这可是整整跨越一个大境界对敌。

    一个净身术施出,全身汗渍被一清而空,转身几个起落间,已经消失在原地,所站悬崖岩石上,只留下一连串半寸深的脚印。

    ……

    地阁,新生住宿区域前广场。

    “告诉我,千叶在矿山得到了什么机缘?他那身法跟谁学的?你告诉我,就放了你。”广场上身着一袭灰色中山装的高飞,一脚将刘清脑袋踩在青石铺就的广场地面上,狠狠地说道,鲜血从刘清口中汩汩流出。

    青石铺就的地面上,一摊鲜血格外醒眼,刘清左手撑地,右臂早已骨折:“你特么的有种杀了我?!想要从我口中出卖朋友?休想!”

    “特乃乃滴,死鸭子嘴倒是挺硬?”高飞双眼中迸发出一股杀意。

    他本着是今天前来痛打刘清,是想从他口中逼问出千叶那诡异身法之事,可是,奈何这刘清被揍成这般?还是不肯说出。

    然而,就在此时,远处匆匆跑来一名学员,在他耳边叽叽咕咕几句,却见高飞转身对身旁的李健道:“这里先交给你,高长老那边叫我有事儿。”

    李健闻言,谄媚道:“会长您去吧,这只死鸭子就交给我吧,一定不负会长所托。”

    “问得出就问,问不出就废了他,以除后患。”高飞扔下一句话,带着几名学员就走。

    高飞一走,李健神情狰狞中透着阴冷,上次被千叶打败?如今刚从修养室回来,他对千叶可是恨之入骨,不能蹂躏千叶?遇到和他在一起的刘清也是一次解气的机会,若不是学院禁止厮杀,他早就将刘清宰了。

    “说,他在矿山得到了什么?”李健一脚踢在刘清小腹之处,显然,下手极重想将刘清废掉。

    刘清倒在地上,卷曲成大虾状儿痛苦不堪,口中血沫子咕噜咕噜,含糊不清说道:“你就甘愿做他的走狗!你主人走了,你这条狗还在这里咬人!千叶在的话?一棒子打死你这条狗!”

    李健一听此话,被气得额头青筋暴起:“好好好,死鸭子嘴硬我废了你,看你能坚持多久?”

    言罢,李健右脚浮现出一层灰色铠甲,狠狠向刘清丹田部位踢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柄黑色剑鞘挡在了刘清身前,却听得一声惨叫,自李健口中发出,双手抱着右脚倒地不起。

    “哼!他说的没错,你不过就是高飞身边一条狗而已,你家主人都走了?你还在这里咬人?”一声冷哼,忽然自两人身侧响起。

    “千叶!……”李健抱着右腿缓缓站起。

    千叶双目微微眯起,心口怒火升腾,他刚从天地山脉回来,就遇到如此情景!倘若,他早回来一会儿,也不至于如此!高飞一众人,将刘清打成如此模样,今天,绝不能让这李健好受。

    “该死的千叶,上次是我没有尽全力,你才将我打倒,让我在医疗修养室躺了整七天,今天我到要好好修理你一顿。”

    言罢,李健全身浮现出一层黑色铠甲,脚下三角形黑色飞行器轰鸣一声启动,腾空而起,双手中一把血色长枪出现,骤然杀向千叶。

    千叶嘴角上扬,后退一步,将刘清扶起,道:“这几天,我在天地山脉练剑,疏忽了你,我的兄弟!我这就为你出气!”

    刘清擦掉嘴巴旁的血迹,干咳道:“咳咳……把他宰了!你要小心!他是新体系修炼人。”

    空中的李健听闻此言,鼻孔两侧肌肉抽动,怒火冲天,手持黑色长枪,滚滚原力自枪尖上吐出一尺黑芒,背后法相涌现而出,模糊间像是一只白头鹰,双翅展开。

    一个回旋,足踏三角形飞行器,枪尖直直杀向千叶,他并没有在意学院院规,不得私自厮杀。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