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十法界轮回 > 第四十六章 魔婴镶兵木卫宿主

第四十六章 魔婴镶兵木卫宿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等千叶清醒自身情况之后,却感觉脚下铜棺之中,八股滔天怨念自其中弥漫而出,于棺椁盖面之上形成了八颗诡异的怪物……

    细看之下,犹如八颗圆乎乎的红色心脏,漂浮于棺椁盖面上,距离千叶仅有七米的距离。

    此刻,原本神经粗条胆大的他,也为之毛骨悚然,唰的一下,原本没有打开的防护罩儿,如今却不自然打开,心跳的咚咚之声犹在耳边,可是,仅仅筑基中期的防护罩儿岂能抵挡得住?

    ……

    当千叶被肖欢喜的一阵罡风,甩向灵泉中央的铜棺上之时,远在太空围绕木星的六十四颗卫星其中之一,其上,一处高山洞穴中,盘坐着一位白须老者,伴随他睁开双眼的一刹那间,两束白光自其中迸发而出,口中惊呼出声:“嗯?一万多年了!居然……有人闯进了封印?!……千不该将它封印在银河系中!……”

    言罢,老者化为一道白光消失于原地。

    ……

    木星黑暗森林之中,千叶支撑着他那筑基中期的薄弱防护罩儿,担忧着看着面前七米处的八颗泛着红光的怪物,冰冷的气息自脚底窜上脑门儿!

    此刻,他真的需要帮助,豆大的汗珠儿,自千叶额头滴落,自他清醒以来,这是头一次在脑海中产生恐惧,可是,魂海中的九彩老头儿,只是半睁着眼睛说了一句:“没事儿由它吧……这也是你的机缘,会有人前来的。”之后,便没了声响。

    千叶颤抖着嘴唇儿,干巴巴地瞪着七米处的八颗怪物,发出婴儿般的啼哭声,令他瞪大了双眼毛骨悚然:“九……九九九彩!九彩!救命啊!……”

    然而,九彩老头儿半眯着眼睛,坐于莲华中那颗树根般的木头上,轻抬眼皮道:“瞧你那点儿出息?不就是八颗万年的小不点儿吗?看把你吓得?唉!……”

    千叶闻言,一阵战栗:“什么?万年?!你你你!……你特么不是我!……什么?!万年?……你给我说清楚……”

    他求生的心念再次升起,可当他求生的心念刚刚升起之际,却见七米处的八颗怪物红光一闪,等千叶再次细看之时,却发现八颗中少了一颗,只剩下七颗血红色的心脏,而另一颗,再次出现之时,却诡异地黏在了千叶胸口之处。

    他身外的那层防护罩儿,简直形同虚设,根本没有半点儿防护的能力,大惊之下简直魂不附体!

    此时,千叶干脆豁出去了,起心动念,阴阳剑自中丹田那颗灰黑色小球儿中,化作一道红蓝相间的光束,向上直冲喉咙,却见他脖颈之处青筋暴起,满面通红,下一刻大口一张阴阳剑自其中迸射而出,急疾回旋握于右手中。

    却见他左手掐起天地印,右手持剑钢牙一咬,指向身前那七颗红光闪烁的心脏,开口出声大喝道:“大风、起兮云飞扬、我的意志不可泯灭、我的意志无坚不摧、给我、解、封、……”

    “锵……滋……”

    伴随一阵金属相磨之声,以及电流相撞产生的噼啪滋滋之声,手中阴阳剑外面包裹的那层黑色陨石层面,陡然碎裂逐渐汇聚成剑柄,露出了一面火红,一面幽蓝色的阴阳剑。

    原本,胸前黏着的那颗鸡蛋般大小的心脏,却一个回旋黏在了阴阳剑之上。

    阴阳剑本就是女娲石所凝,其中含有阴阳二力,火红色代表阳力,幽蓝色代表阴力,而眼前的八颗怪物属阴,这一颗心脏黏附在了阴阳剑幽蓝色的一面。

    下一刻,千叶瞬感魂海中,魂力所凝的阴阳鱼一阵浪涛涌动,疼痛欲裂,似乎,想要破开脑袋瓜子出来一般。

    上丹田可是被女娲石认主之后,才形成的魂力阴阳鱼,一半儿火红一半儿幽蓝,其手中阴阳剑,本就与他心神相连,而如今却受到外在阴阳剑阴属性能量的吸附,魂海之中怎能不起浪?

    鸡蛋大小的魔婴,犹如一颗红宝石镶嵌剑身上一般,红光闪烁不停……

    “固守灵台,清净本心,何以惧哉?”关键时刻,魂海中响起九彩老头儿的话,使他再次坚持了下来。

    然而,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下一刻钟,其余那八颗怪物就要黏附过来之时……

    一道惊鸿自上方而来,凭空一道闪电打出,其余七颗怪物啼哭一声,瞬间消失不见,婴儿般的啼哭声,再次自八方涌出。

    来者是一位白衣老者,刚才那道闪电乃“掌中雷”,纯阳之雷,这种捻手而来的法术,对于老者来说不算什么,可若是让他人修真人士看到,定会震惊当今修真界。

    老者手持拂尘,白须白发出现在了千叶身旁,眼睛盯着千叶手中阴阳剑之上,那颗鸡蛋般大小的紫红色心脏,不自主地呢喃道:“果然……天下致邪之物!万载光阴都未能化解你们的怨念!还助长了你们的修行……嗯?这是?……”

    老者盯着千叶手持阴阳剑,眼睛一亮:“女娲石?也算是太古时期排行前十的一件神器了,小子灵根不错,希望你善待其用,只是……这当年的婴灵,如今却已修成魔婴!道行低下者岂能受得了它的哭声?”

    老者边说边围绕千叶转了一圈,看着站在原地,面部表情极其痛苦扭曲的千叶,言道:“你区区一个筑基中期之境的小娃娃,何其有如此毅力?难道你能够承受得住这一颗修炼万载光阴的魔婴意识的冲击?若不然……必将毁于一旦……”

    然而,此刻的千叶整个意识与灵魂,正在与附着在阴阳剑之上的魔婴对抗,倘若一旦松懈?他整个魂灵将被吞噬不复存在!

    外界老者所说的一切,千叶根本一无所觉,此刻的他就是一个站桩儿,右手持剑站于原地,左手掐起天地印三指向上托起,双眼紧闭,面部表情时而扭曲,时而青筋暴起,看上去痛苦不堪。

    ……

    “咦?光暗磁力同修?……”

    只见老者停止了走动,站在那里时而皱眉时而眯眼……眼神儿时而晴朗时而疯狂……

    原本,盘坐于千叶魂海中的九彩老头儿,此刻,却嘴角上扬,微微一笑,没有任何动作,任凭事态随缘发展。

    外界,白衣老者陡然一转,背对千叶深呼一口气:“天道轮回,因果律条……我……帮你一把便是……”

    却见老者言罢,转身向着千叶挥出洁白的衣袖,随即,一束金色毫光凝聚成的符文,眨眼便飞进千叶右手中的阴阳剑中。

    本就解封的剑体,自接受了这道符文之后,自黑色陨石层凝成的剑柄上,徐徐飞出一缕黑色陨石颗粒,包裹住了黏附于剑身上的魔婴,使其原本红光闪烁的魔婴,逐渐黯淡了下去,就好比幽蓝色一面的剑身上,鼓起了一个黑色疙瘩,正好这一个疙瘩位于剑柄处的剑身之上,看上去不伦不类……

    当这一颗魔婴被陨石层包裹住之后,千叶原本扭曲的面容上,也徐徐舒展开来,额头上的汗珠也停止了滴落。

    “嗯?……多谢,阁下……”

    当千叶睁开双眼,看到身前老者之后,且是真心道谢了一番……

    “多说无益,我只是顺便帮你一把,种下一份善缘,有待一日有何难处,就前来距离木星最近的那一颗星星(木卫),我就在其上修行……”

    “你机缘深厚,光暗磁力同修,而且,还收伏女娲石……我只是烙印了一丝符文之力,将其剑柄处的陨石层,引导并包裹住那魔婴而已,待你慢慢放出魔婴将其炼化,并彻底镶嵌进女娲石阴属性一面,至于……脚下这口棺椁名曰“镇魔棺”,是一万五千年前,围绕木星周围的六十四颗“木卫”之上的“宿主”,联手取之六十四星辰上,首山之铜矿冶炼而成。

    铜棺长一百零八米宽十三米,四个方向每一面都有两条陨铁锁链,那八条黑色锁链?更加是太空陨石所冶炼而成,分别固定在仙泉边沿八个方位……”

    “木星上其余那七颗魔婴之灵的本尊,就被封印在脚下铜棺之中,那是当时魔域域主为了培育“魔灵”,而将阴年阴月阴时怀有身孕的八位魔修,腹中胎儿的心脏取出,从而想培育所谓的“魔灵”,婴灵没有见到天日,却被人残害培育?必定怨念滔天,可以说是天下致邪之灵!大乘之下粘之必亡……”

    千叶闻言,一阵后怕,可是却还是疑问道:“那刚才这一颗魔灵,可是直接黏附在了我的胸口中央,我怎么没死呢?……”

    老者轻微摇头,苦笑:“呵呵……其实,还有一说法,那就是遇到光冕磁力与暗冕磁力同修之人,便不会伤其分毫,至于原因?传说中……那是因为能够同时修炼两种磁力之人,日后会独创世界,开辟自己的宇宙……”

    “多说无益,这棺椁之中剩余的那七颗魔婴,待再有机缘之时,你前来收取便罢,切莫贪心不足,此等天下致邪魔婴之灵,即福即祸,非有大意志者不了收取,人仙来了也不敢轻易收取,否则必乱其道心,切记切记,有缘再见……”

    老者说完衣袖一挥,一股莫名之力托举着千叶迅速向仙泉外部挪移而去,几个恍惚间便被送出了仙泉。

    瞬间,耳边响起老者的话语:“这本是一处纯净的仙灵泉,规模之大将近千里,可是!为了镇压魔婴而存在,如今却已被魔婴怨念污染,地下灵脉也被污染成为了暗属性灵脉,更加适合魔修前来修炼,你的体质乃五根齐全……又可以同修光暗磁力,也许可以渐渐循进,不要深入灵脉之中就好。”

    飘忽不定中,千叶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托举到了外界一处隐秘之处。

    ……

    外界,原本袖子一甩将千叶甩飞的肖欢喜,此刻正坐在仙泉边沿的一颗陨石铁柱子上,身旁十几米高的银色机甲霎时亮眼。

    却见他表情凝重,似喜似愁变幻不定:“如此浓郁的天地灵气,灵泉已经寻到,可是……却是阴属性能量!只能供给我的机甲所用!可恶!……这么好的修炼资源便宜了那些修魔者!既然……不能据为己有?那还是得向学院汇报呀,毕竟这里有着一眼“阴属性灵泉”,地下一定有着灵脉……”

    正待肖欢喜想将发现灵泉的功劳据为己有之时,却发现周围传来多股修者的气息。

    肖欢喜手中突然出现一颗六角水晶,对着灵泉上方划出一个六芒星图案,就那般对着图案说了几句话,向着学院方向一挥手图案瞬间消失不见……

    肖欢喜所绘六芒星图案,乃是定点通讯坐标,会将此刻灵泉周围一切情况,观看者犹如亲临一般,知晓此地之事。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