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十法界轮回 > 第四十五章 八锁定棺灵泉魔婴

第四十五章 八锁定棺灵泉魔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阴沉沉的天空,黄昏来临,暗黑森林中一片幽冥鬼斧君存在地界,以千叶为中心,刮起一阵不大的旋风,但可以将四周青草吹的匍匐于地,就连那些战斗中的新生学员与幽冥鬼斧君,也是微楞了一下……

    天空灵力急速涌动,直往这边而来,纷纷汇聚于千叶头顶正上方,越聚越多,一旁战斗中的各族学院纷纷震惊:“是谁?是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儿?……”

    “难道说……有人步入王者之境?……”

    “瞧你那点儿见识?这是龙门华山中那些修炼者,步入筑基巅峰之境的异常天象,你懂什么?……快看天空那些乌云……”

    众说纷纭,在其中一人啧啧言辞之际,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直接散开了一小片儿的空间,黄昏的光束直接罩在了千叶身上,无形的灵气徐徐汇聚于头顶,形成一团十米左右的灵气漩涡。

    直到千叶就地盘坐,开始吸收空中灵力,左臂上的血精灵纹身一个闪烁,便出现于身旁为其开始护法:“大块头儿叫上你的朋友,过来为我主……哥哥护法。”

    其实,她是想说为我主人护法,可是,脑海中的念头立刻便停止了下一个字的喊出,因为,千叶的念头已经将自身在她心中的称呼改成哥哥,以来掩饰自己这么个主人。

    “嗯?……”大块头儿比蒙巴顿,犹豫了一下之后,便喊了几头怪异的种族之人,前来千叶身旁十米开外护持,以便不让他人打扰其进阶。

    千叶盘坐于地,伴随头顶灵力漩涡的涌动,灵力自头顶百汇进入,顺延身前任脉中有线向下,印堂、鸠尾、颤中、下丹田,游走至背后督脉一圈之后,最终落座于上丹田泥丸宫魂海之中。

    莫名间,却见泥丸中火红与幽蓝相间的魂力阴阳鱼,其上两颗虚无的阴阳鱼眼微微闪烁,那种耀眼的毫光,使人不敢直视,诠释着它们的诞生。

    每当千叶晋升一个小境界,它上丹田中的这一对阴阳鱼眼,就会闪烁一次,而下丹田中灵力液体所形成的莲子,也进一步向着固态转化一步,这只是筑基初期向着中期转变的瞬间,平时这两颗阴阳鱼眼依旧暗淡无光。

    中丹田依然混沌一片,灰蒙蒙的两团心魔般的烟雾,安静地相互盘旋于阴阳剑剑柄处,每当天地灵气经过中丹田之时,这两团心魔不自然壮大似得。

    千叶头顶那团十米大的灵气漩涡逐渐缩小,缓缓进入千叶下丹田中,当头顶灵气漩涡只剩下一米左右之时,他的境界已经达到筑基中期之境,并且,早已被巩固在中期之境,可头顶还有一团一平方米的灵气漩涡。

    此时,千叶只感觉下丹田,犹如被刀割一般撑涨,仿佛再吸收一些外界的灵气就要爆炸般……

    “你不是还有其他两个丹田吗?外界能量是伴随你的念力而游走的……”

    就在他彷徨之时,魂海中的九彩老头儿及时提醒了他,使他不至于出差错。

    “对!我还有其它丹田……”

    经由九彩的提醒,起心动念间,便引导着外界剩余的那一平方米灵气,游进了胸口处的中丹田,伴随一阵憋闷之感,原本针眼儿般大小的中丹田,直接被这股灵气扩充成了,黄豆般般大小的小球儿。

    其中,缩小版的阴阳剑,悬浮于中央,那两团灰蒙蒙心魔般的烟雾,相互缠绕于阴阳剑剑柄之处,十分诡异,似乎,感觉以后想要动用阴阳剑的话,会更加艰难……

    正待千叶进阶完毕,观察中丹田之时,一旁护持他的比蒙巴顿惊呼一声,随即,倒退了数步不止:“啊!那里散发出能量气息好浓郁……”

    伴随巴顿这一声惊呼,远方一处山坳间,陡然响起一声深入灵魂的吼叫,仿佛魂魄出窍般,想要脱离这具皮囊,跟随这股声音,飘向远方声音响起之地。

    巴顿这一声惊呼到是小事儿,可是远方那一声诡异的吼叫,却将内视当中的千叶惊醒,当他睁开眼之时,诡异之声响起之地,则是传来阵阵轰响声。

    “轰轰……”

    “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儿?……”

    千叶言罢,向着声响之处御剑而起,地面血精灵塞隆霓儿,与一众各个种族之人,也相继赶向声音响起之处。

    足踏铁剑御剑而行,当千叶越是接近声响处,越感觉空中的天地灵气极为浓郁,就连空中的灵气都几乎液态,放眼望去使他不自然喊出:“啊?不好!……”

    千叶一声惊呼,御剑降落于地,只因此地空中灵气已经形成一团近千米的灵气漩涡,下方之事根本看不清。

    千叶刚来到地面,塞隆霓儿还有巴顿等一众新生学员相继而来,千叶站在众人之前,聚齐精神之力,定目向着雾气蒙蒙的前方,探出他的神识,当他探出近五十米左右之时,所观之下使他一阵背脊发寒,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神识涌出所观,却见前方庞然大物无垠宽广,一潭天堑般的泉眼,滚滚白雾自其中涌现而出,犹如煮开的沸水,亦如爆发的火山……可是,诡异的是泉眼周围,直径三米粗的八条黑色锁链,钉在泉眼边沿八个方位,形成一个蜘蛛网一般的形态……

    然而,黑色锁链连接,忽隐忽现雾气蒸腾的中央之处,有着一口巨大“棺椁”,细看之下,其上星辰日月,飞龙火凤……使人看后无一不惊叹!

    刚才说话的神秘之人,只不过是看守这口棺椁的人。

    千叶神识观察到这里,不再探查,只因,他有一种感觉,这口棺椁之中,仿佛有着婴儿般的哭声……

    倘若?他的神识进入那口棺椁的话?必将有去无回。

    ……

    在这一潭泉眼周围,漂浮着一尊尊房屋般大小的鬼物,下身依然由一团黑雾托起,上身铠甲呈现出盈盈赤色,千叶神识所过之处,皆是受到了不小的震撼,刚才那种锁魂般的声响,就是这些东西所发出。

    然而,就在千叶原地后退几步,想要收回神识之际,却莫名感受到他的精神力,被逐渐吞噬的疼痛感,强忍疼痛用神识再次向前一观之下,却见有几尊房屋般大小的鬼物,向着自身所在位置望来,赤色鬼物与其幽冥鬼斧君极其相似,不过就是颜色不同,如今的这些鬼物铠甲呈现出的是赤色,鬼斧君呈现出的是黑色。

    鬼物这一望之下,使得千叶以及百米外的众人灵魂震颤,步步倒退。

    千叶急忙收回神识,却还是被吞噬了些许神识,神识乃自身精神力所凝,瞬间萎靡了许多,将剩余的神识连忙收了回来。

    “赶紧离开这里,危险!”

    千叶收回神识一声呐喊,响彻在了周围众人耳中,随即,起心动念间血精灵化作一道红光,附着于左臂上,御剑而起急疾飞向远方,其余新生学员闻声早就逃窜而出,可还是有几十名学员没有逃,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是谁?是谁胆敢侵入仙泉范围?……”

    千叶刚刚远离百里,一句悠远的震颤魂灵之声响彻千里之外,震得他险些自空中跌落。

    伴随,这句话语浓郁的灵气犹如浪涛般,拍向灵泉外围,迫使那些鬼物向边沿再次挪移,当这些房屋般大小的鬼物听到这句话时,居然,颤抖着头朝下匍匐了下来,朝向灵泉中央。

    却见

    千叶闻声,心下大惊,驾驭飞剑急剧飞向远处,边飞还不时频频回头,心道:这等气息?简直!……超出了机甲郎君肖欢喜。

    可他刚想到这里,真如妙法莲华诀上所说:起心动念间,皆是因果定律,他这么一想不要紧,另一股气息,伴随一阵轰鸣声而……

    千叶纳闷儿间,如此细想,这不是机甲郎君肖欢喜的气息,又是何人?看来真的与他有着数不清的因果之术……

    然而,正在驾驭飞剑急掠前方的他,何以顾得了那么多?

    “嗡嗡嗡……轰……”

    肖欢喜驾驭着他那具银色机甲,穿过乌黑的云层,来到千叶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小子,那一边发生了什么事儿?你跑什么跑?去前面看看什么事儿……”

    千叶站在铁剑上连忙摇头,去意明了不再回去。

    “聒噪……本郎君让你前去看看,居然不去?”

    怒言之下,却见肖欢喜驾驭的那具银色机甲的臂膀一挥,罡风卷向千叶:“滚下去、……就算你是帝女优婆的弟子?今天也得给我前去探路……”

    霸道至极的言辞,伴随一阵罡风,毫不留情卷向铁剑上的千叶。

    王者之境与之金丹期挥出的罡风同样,筑基中期之境的千叶岂能挡住?

    “哼!……”情急之下,千叶冷哼一声,钢牙紧咬,自丹田中涌出一团灵力,至自身外层形成一层气泡般的保护层,急疾御剑躲避,可惜!筑基中期的他还是慢了一拍,伴随肖欢喜挥出的这股罡风,千叶被席卷而走,直接甩向灵泉方向。

    千叶闷哼一声,只能祈祷不被吹进灵泉之内,否则九死无生!

    因为,精纯至极的灵泉下方,就是灵脉,灵脉?与之地底火热的岩浆相连。

    然而,诡异的是就在他被这一股罡风,吹到灵泉中央上空之时,却莫名间听到了一声声婴儿般的啼哭之声,清晰可闻,声音一经响起,包裹自身的那股罡风随即消失无踪影。

    千叶本想御剑而起,却突然脊背发寒,发现自身无法动作,就那般慢悠悠地向下方降落而下!

    “啊!这是……呼呼呼……”他只听到自身的喘气声、心跳声以及婴儿啼哭的声音,声声震撼心灵!……

    仿佛,那是一种穿越恒古而来的怨念所化,亦似被九天所压,亦或被冥界所不容,无处容身般的魔婴一般……

    等千叶再次清醒之时,自身已经趴在了一个雕刻满符文以及星辰日月镜面般的平面上,这是一口黄铜色的棺椁盖上,婴儿啼哭声自四面八方响起,惊悚至极,一观之下脚下这是一副长一百零八米,宽三十米的巨大棺椁。

    棺椁的每一个方向,皆有两条直径三米粗的笨重锁链连接,灵泉边沿八个方位,灵泉边沿每一个方位都有一根擎天柱般的铜柱,牢牢固定于八个方位,汩汩灵气浓郁的不像话,自其中向外溢出,拍击着附近森林土地。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