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十法界轮回 > 第四十四章 证道之途魅惑之乱

第四十四章 证道之途魅惑之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其实,千叶孤寂的性格惯了,根本不想留下,他只想一人按照九彩老头儿所说,前去寻找那所谓的“灵泉”。

    但是,突如其来遇到的这个精灵族小萝莉,却挑起了他这具“色身”的欲望,万物生灵皆有贪欲,欲望的前提?那便是肉身,肉身躯壳在“妙法莲华诀”之中,被称作“色身”。

    色身的强大与否,全在其“心”,人人时常所说的这一颗“心”?说白了那就是人脑泥丸宫之中,所想所观,是人体整个念头思想的发源点儿,并不是指的心脏。

    ……

    然而,此刻的千叶正处于花季少年,十九岁的他被冰封万年之后醒来,思想仍然处于萌动的少年时期,哪经得起血精灵塞隆霓儿的这番糖衣炮弹般的言语?

    但是,外界再怎么花花世界?可别忘记在千叶魂海中,还存在着一个比起天地宇宙还要长久的九彩老头儿。

    ……

    “小子,留下来收伏这只血精灵,它对你下丹田中的光暗磁力感兴趣,那可是它们精灵一族致命的诱惑,倘若,你不收伏她?她反过来会将你奴役。两个选择或者收伏她,亦或被其奴役,你想想吧,在你修炼之时有一只魅惑万族的血精灵,在一旁为你护法?那该是怎样的一副场景?……”

    然而,就在他思虑弥留贪欲之际,耳畔却响起了九彩老头儿的话语,及时提醒了他。

    千叶与其心念交流之下,疑惑道:“什么?您老说她就是传说中魅惑苍生的血精灵一族?”

    九彩老头儿坐于其魂海莲华中,一颗树根般的木头上,翻了下白眼儿道:“废话,这可是一次机会,一次奴役血精灵的机缘,万物种族能够奴役血精灵之人,亦或其它物种仅有一位,那便是精灵王,除了精灵王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无条件支配精灵们做任何事情。”

    千叶闻言,外在表情非常丰富,怎么感觉九彩老头儿让自己前去诱拐小萝莉呢?

    两人心念间的交流,外在时间只不过一闪而逝,当千叶听闻外界塞隆霓儿的言辞之后,起初由于贪欲的驱使,他双眼直勾勾眨也不眨地盯着眼前血精灵……

    可是,当魂海中九彩老头儿提醒他之后,紧接着便打了一个冷颤全身凉嗖嗖的,他可不想被任何物种奴役,哪怕是一个美女精灵。

    外界,原本双眼于身边小萝莉身上迷离之际,却陡然清醒,心中念叨:我的意志是不可泯灭的!我的意志是无坚不摧。不再迷恋“色身”上的欲望。

    千叶轻摇脑袋闭上双眼,放出神识探向周身百米之外,众多种族新生学员皆是在那里与一头头三米高的鬼斧君战斗。

    再次睁开双眼之时,眸子中黑白分明一片清澈,再没有之前那般欲望。

    “呵呵,既然美丽的精灵邀请于我留下?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留下便是,只不过……”

    千叶边说,边向一旁虎视眈眈的比蒙巴顿,挑了挑眉梢,不言而喻:那它对我有敌意哦?

    “你不用管它,我让你留在我身边就是为了保护我,与它无关……那边的……大块头儿,巴顿看到没?这个人类朋友是我要他留下的,你可别无理取闹丢人现眼。”

    塞隆霓儿边说,也边瞪了一旁比蒙巴顿一眼,意思很明确这个人类你不能动,否则饶不了你。

    “呼哧呼哧……哼!个头儿也不大,更不敢掏出来和我比比谁的大,你就那么喜欢小白脸儿?!哼……”

    却见比蒙巴顿,瞪着血红色的眸子,鼻子冒着白气,呼哧呼哧喘了两口粗气,从背上拿下那把门板似得巨刃,大吼一声扑向不远处的幽冥鬼斧君,伴随一阵“咣咣咣……”与嘿哈之声,眨眼间便劈碎一只鬼斧君。

    千叶站在塞隆霓儿身旁,远远观望着发狂的比蒙巴顿,伴随那边传来的声音,他嘴角儿时不时抽搐几下,心想还真是庆幸没有与其发生正面冲突,若不然,还真吃不准儿会在其手中吃些苦头儿……

    “哼!……就知道发疯的大块头儿,放心吧,它不敢怎样的,若不然我就告诉它父亲那头老比蒙,嘿嘿嘿……”

    塞隆霓儿坏坏的一笑,原本血红色的瞳孔泛起萌萌绿色,一闪即过,看在千叶眼中,使他一阵恍惚,前额那枚莲华形印记一闪而逝,若不是这枚印记,此刻的他早就被迷的神魂颠倒,乖乖地被其奴役不可。

    塞隆霓儿妖媚的血红色眸子,眨也不眨地看着千叶双目,却不禁躲闪了一下,使它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它们血精灵一族传承的每一种功法中,都带有魅惑之术,甚至,先天自身就是魅惑之灵的体质,“魅惑之灵”体质,就是极度吸引各种族雄性的极阴之体,涉及面极为广泛,甚至,还可以迷惑花草树木。

    这就是“魅惑之灵”体质的特殊性,普通雄性根本难以抵抗丝毫之其魅惑的气息,尤其,是血精灵一族中的那种传承天技,那便是——“魅惑之乱”,只要血精灵那双血红色的眸子,一经泛起萌萌绿色,下一秒钟,与其对视的雄性就会被掌控精神,甚至同性也会被其短暂迷失……

    “额……好吧,请问精灵小姐如何称呼?其它学员问起,我也好回话。”千叶不卑不亢,笑眯眯问道。

    “嗯?……呵呵!你称呼我霓儿便是,我全名叫塞隆霓儿,姓氏不便透露。”塞隆霓儿愣神儿间,连忙应道。

    “将这群鬼斧君解决后,我们这些人要向森林深处方向前进,那样才能找寻到灵泉,不过,危机与机缘也会不断增加,希望小哥哥保护于我哦……小哥哥说好不好嘛?……昂?……”

    塞隆霓儿眨巴着它那血红色的眸子,不时泛起阵阵绿芒,踮起脚尖儿,抬起那双白玉般的柔夷,随之缠在了千叶的脖颈之上……

    塞隆霓儿本就是魅惑之体,陡然间,与千叶对视之时,瞳孔绿芒闪烁不停,这便是它血精灵中皇族一脉特有的天技——“魅惑之乱”,一经闪烁绿芒,那将意味着魅惑之乱释放出的前提征兆,平常的血精灵只能释放一次或两次,然而,塞隆霓儿连续闪烁了三次,本身就消耗极大,整个身躯挂在了千叶身上。

    心下想到:这一次,我看你一个小小的人族,还能否抵抗住我的天技吗,还不被我奴役吗?……

    脖颈?任何生命体的致命要害,杀手的最爱下手之处,原因,那便是左侧动脉连接心脏处,无论是修真者亦或原力修炼者,无可厚非,在前期都将是致命要害。

    其实,在其绿芒闪烁的前两下,千叶早已被迷惑颠倒,可是,当第三下绿芒闪烁之时,千叶额头上那枚莲华印记,却闪烁了一下,直接吸收了原本魅惑天技的特效,使千叶不被迷惑,如此之下使他诡异地学会了精灵皇族一脉的传承天技——“魅惑之乱”。

    这真乃超级复制形的一种神技,看到挂在身上的血精灵,妖媚的眸子水汪汪地眨巴着,楚楚可怜,含苞待放的小胸铺儿,被自己挤得些许变形,其实,千叶心中真的很惭愧……

    不过,在其心中却是自圆其说:这都是你自己想要奴役我,反而被反噬……可不要怪我,其实,我还是个孩纸,什么都不想的,真的……

    他越是不想越是感觉到,挂在身上的血精灵全身,包括骨头都是软绵绵的,一种异样之感,悄然涌上心头,使他这颗十九岁的懵懂少年,心脏砰砰直跳。

    可是,就在他再次被迷惑之际,魂海中却响起了九彩老头儿的声音:“混账!皮囊一具的血精灵,居然将你迷惑的如此不堪?你?收伏女娲石之时的意志力去哪里了?倘若,如此不堪?之后……何以修真证道?你!需要为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如今,眼前有型的欲望皮囊,仅仅是一个渺小而微不足道的小坎儿,倘若,你连这第一个坎儿都踏不过去?那么……你我之间也就没有以后之说,就此别过罢了,你好好想想吧……”九彩老头儿言罢,盘坐于莲花中不再言语。

    千叶闻言,犹如当头棒喝,原本由欲望驱使的色身火焰,被尽数浇灭……

    闭着双眼想一想,石中水与石头两人的被杀,万载光阴后的今天,没有实力?就会无辜被他人欺压于顶?无尽的屈辱与不甘涌上心头,一股无名的毁灭气息,以千叶为中心,向四周蔓延而出,莫名间四周凉风乍起,心念间的交流,外界刹那而已。

    千叶再次睁眼之际,额头莲华印记连续闪烁,自其中映射出一道,由火红与幽蓝色组成的光束,直接打进了面前塞隆霓儿的前额中央处。

    原本,她只感觉眼前的人族,身上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汹汹而出,她就要松开双手离开之时,却看到一束诡异的光向她眉心处打来……

    之后,闪烁间她呆愣了十几秒,恢复正常后却感觉眼前人族小哥哥亲切无比,比起自身父王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中,夹杂着绝对服从的意志,也就是说眼前人类让自己去死?那自己也是心甘情愿毫不留恋地前去,这是一种屈从于灵魂上的绝对服从。

    倘若,进入塞隆霓儿魂海之中,则可以看到在其中央处,有着一个诡异的人形烙印,栩栩如生,细看之下却是缩小版的千叶,周围蓝汪汪的魂力,犹如找寻到出口一般逐渐围拢这一具人形烙印。

    然而,千叶此刻的感觉,眼前这只血精灵的一切包括记忆,他都为清楚,若是,他想要搜寻那一段记忆的话,他就会自然知道,犹如亲身经历。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并没有阻碍千叶气势的迸发,思虑之间,他依旧气势如虹,磅礴而雄伟,所过之处旋风乍起,迫使地面青草纷纷倾倒,一旁松枝瑟瑟作响……

    此刻,千叶心念一动,魂海之中与其九彩老头儿交流道:“多谢您老的提点,我不会再迷恋于色身的贪欲,更加不会局限于皮囊的拘束,我?……千叶有着自己的道,证道之途?就从此刻开始吧……”

    九彩老头儿闻言,嘿嘿一笑,言道:“看来小看你了,以后随你自由施为,你我之间亦师亦友……一切随缘。”

    其实,在千叶心中九彩老头儿,早已被奉为尊师,可他却不肯说出罢了,只因,他千叶自醒来至今,根本没有过任何目标,以及九彩老头儿所说的证道之途。

    此刻,千叶心中的枷锁,被九彩老头儿一句话打开……

    外界,看着眼前的血精灵,二话不说,起心动念间,将其收进左臂之上,同样右臂上乃黑龙小卡迪,如今,右臂上又多了一名血精灵……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