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打造文娱 > 031 “嫁衣”!

031 “嫁衣”!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

    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

    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

    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

    赵瑾一点头,孟柯就开始唱了。

    如泣如诉,略带着沙哑的音符从他嘴里冒出来。

    如果是和孟柯生活在同一时空的人,光是这两句,大家就知道他唱的是赫赫有名的网络十大恐怖歌曲之一的《嫁衣》。

    当年,这首歌风靡全华夏,关于歌曲背后的种种传言不断,有的说是根据真实时间改编,有的则说是歌词中写的那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人就是演唱者本人,唱完就死了。

    总而言之,在各种传言下,这首本来就很压抑的歌变得更加压抑,坊间传闻还有人听着听着就去自杀。

    这些东西是真是假,孟柯自然不清楚,但就单纯的以歌曲本身来说,《嫁衣》最恐怖的不是它的歌词,而是它的曲风,整首歌舒缓平静,像是一滩波澜不惊的死水。

    一开始听,人很容易就陷进去,然后,在循环了N遍以后,人的情绪就会跟着变得压抑,这时候,当听的人注意到歌词,然后就会产生一种犹如见鬼般的寒意。

    死亡。

    毒药。

    嫁衣。

    母亲的责骂。

    这些零零散散的词汇足以让每个听的人脑补出一场惊悚大片。

    什么是最恐怖的?

    人吓人?

    鬼吓人?

    都不是!

    最恐怖的是自己吓自己!

    所以今天,孟柯要利用这三分钟的时间,给所有听众一个舞台,让他们来一场自我惊悚大片的演绎。

    “小孟哥,你这唱的也太差了,刚才也没听你唱的这么差啊,这歌你有事从哪儿听来的?”

    孟柯两句唱完,赵瑾非但没有像刚才那样跟着波动金属片,反而一副嫌弃的表情撇着嘴问。

    “你别管,你能不能弹出来?”孟柯化身霸道总裁,一点儿都不去解释。..

    “切,又小瞧我,不就是简单的曲谱吗?听着。”

    反驳了一句,赵瑾开始波动金属片,但这次,她每个音符和孟柯唱的都不一样,没等孟柯开口,她解释道,“你这首歌唱的应该是副歌吧,虽然现在很多歌曲都喜欢把副歌提前,起到引人入胜的目的,但不能没有前奏。”

    噔噔噔的金属片被依次波动,孟柯记忆里,那熟悉的,波澜不惊如一滩死水的前奏在赵瑾指尖洋溢,很快,她弹到了刚才孟柯唱的那部分。

    这时,她抬起头,向孟柯示意。

    孟柯明白,继续唱下去。

    【夜深你飘落的发

    夜深你闭上了眼

    这是一个秘密的约定】

    这一段,赵瑾同样没有按照孟柯唱的来,而是在加了一些音符的转换和连接后,才开始弹,等孟柯听着差不多了,继续开唱。

    【属于我属于你

    嫁衣是红色

    毒药是白色

    嫁衣是红色

    毒药是白色】

    如泣如诉。

    像是个怨妇一样,孟柯陷入了自言自语的状态。

    【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

    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

    妈妈看好我的我的红嫁衣

    不要让我太早太早死去】

    卡林巴音琴特有的如同水滴落下的声此时化为了诡异的音符,赵瑾皱着眉头一边思索一边演奏着,这期间有她自己编的滑音,也有过渡段。

    有了这些,这首《嫁衣》几乎和从前孟柯听到的一模一样。

    “这丫头果然是学霸,这如果放在华娱市场上,不知道要秒杀多少人。”心里想着,孟柯继续唱。

    【但愿你抚摩的女人流血不停

    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

    但愿你抚摩的女人正在腐烂

    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

    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

    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

    一夜春宵不是不是我的错】

    落下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后,赵瑾又自己谱了尾曲,这才停下来看着孟柯道,“怎么样啊小孟哥,我这首歌你听着还满意吧。”

    “嗯,不错。”孟柯由衷的竖起大拇指,“不过你就这样弹一弹能记住吗?需不需要记一下?”

    “当然需要了,我又不是机器人,”赵瑾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孟柯,笑眯眯的走到简易床上坐下,伸手问道,“有没有纸和笔?”

    “给。”

    孟柯把纸和笔递过去。

    “我说小孟哥,你怎么要不是小瞧我,要不就是太抬举我了?”拿过纸和笔以后,赵瑾坐在简易床靠近办公桌的位置上探着身子,边刷刷刷的写《嫁衣》的曲谱,边揶揄的问孟柯。

    “这不是怕你赵大小姐生气吗?”孟柯笑着打趣。

    “又骗人。”

    哼了声,赵瑾把写好的曲谱推到孟柯面前,“那,该你了。”

    “我?”孟柯没明白赵瑾什么意思。

    “你难道不把词写下来?”见孟柯没动,赵瑾继续问道,“那你是想让我伴奏,然后你来唱?”

    得!

    感情这丫头是惦记着词曲合一呢!

    “那你能唱?”知道了赵瑾的心思,孟柯反而很高兴。

    《嫁衣》原唱本来就是女性,他刚才之所以只想让赵瑾弹一弹而不是唱,很大程度是歌词很黑暗,赵瑾才大三,一个女孩子,大半夜的对着话筒唱恐怖歌曲,想想都觉得残忍。

    “我既然弹了,总不能光弹不唱吧,而且如果是我来唱的话,应该更合适,男人好像没有穿嫁衣去死的吧。”赵瑾很认真的解答孟柯的疑问。

    “那行,我给你把歌词写上去。”

    赵瑾都这么说了,孟柯自然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从抽屉里取出一张新的A4纸,他把歌词写了上去,虽然他也很想直接在赵瑾的曲谱上写上歌词,可他就是个音乐盲,前世活了二十多年,说得上能弹会唱的,也只有张国荣的《倩女幽魂》这么一首歌。

    至于其他的流行音乐他懂不懂?

    当然懂!

    但懂的程度仅限于在KTV伴唱下不跑调以及自己清唱时能准确的记忆歌词。

    如果再进一步,他就有点儿学渣属性了,而像赵瑾这种高难度的听着别人唱就信手捏来的把曲子写好的,那就更是地狱级别。

    时间已经没有多少,所以他不能浪费赵瑾的心血,把词写在别的地方,怎么填,哪儿是过渡,哪儿是开头,这些他还是交给赵瑾比较放心。

    不需要孟柯太多解释,赵瑾很聪慧的明白了孟柯的意思。

    拿过他写好的歌词,花了三四分钟,她就把歌词完美的切合在了音符下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