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万界修仙传 > 第七十一章 出手

第七十一章 出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唐果果两人脸上并没有害怕的情绪,显然一路下来不知道碰上过多少次劫道的,已经习惯了。

    楚天和唐果果,还有环儿,朝着前面走过去。

    走到前面的时候,商队的男人们正拿着刀剑严阵以待,而那管事老头儿和土匪那边的当家的在道路中间谈判呢。

    “日你先人!你嘎瓜娃子!”

    “P,日你个先人板板!”

    谈着谈着,两边忽然就骂了起来。

    “兄弟们,上,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那当家的一声大吼,拔出大刀朝着管事老头儿就砍了过去。

    “铛!”

    一声碰撞,火花四溅。那老头看上去老态龙钟的,实力竟然不弱。手中一只判官笔,架住了当家的刀,你来我往就战作了一团!

    “杀!”

    一场混战说打就打了起来。

    一时之间刀剑碰撞,喊杀声阵阵。

    一些拖家带口的流民,见到这个状况,竟然也不避开,有的干脆就坐在了路边,红着眼看着商队和土匪的大战。

    如果平常遇到,他们谁都不敢惹,但既然商队和土匪打起来了,说不定就有他们捡便宜的机会。

    “孽畜!纳命来!”..

    刚刚和楚天说过话的白衣少年纵马冲出战团,手中长剑出鞘,飞身朝着战团之外,对面一位坐在高头大马上掠阵的当家的刺去。

    大当家的刚要抽刀,旁边一个络腮胡子已经提起了马腹两侧的铜锤,跳下了马。

    “大哥,杀鸡焉用宰牛刀!这个小白脸,交给三弟我就是了!”

    络腮胡子说着,手中两个铜锤一对,发出“咚咚”的撞击声。

    “小白脸!吃老子一锤!”

    络腮胡子说罢,整个人忽然冲天而起,一蹦五米多高,和凌空刺来的白衣青年撞到了一起。

    “咣!”

    一声巨大的声响,白衣青年骤然倒飞七八米,跌落地上。

    白衣青年双手颤抖,惊骇道:“好大的力气!”

    络腮胡子根本不给白衣青年休息的时间,身体一条,抓着他那两个硕大的金瓜铜锤凌空跃起,借着坠落的威势,势大力沉的朝着白衣青年砸了下来。

    金瓜铜锤带起“嗡嗡”一阵凛冽的风声。

    “轰!”

    白衣青年脚尖往地上一点,堪堪躲开这一锤。

    金瓜铜锤擂在地上,顿时土石翻飞,砸出一个半米直径的大坑来。

    白衣青年暗自咽了口唾沫。

    这可不是平原的土地,而是山路上坚硬的花岗岩!能砸出这样一个坑来,绝对不是一般的江湖中人能够做到的了,至少都是一流高手!

    而且其打斗的时候劲气四溢,很有可能是练出真气的练气士!

    武者修炼,分为明劲、暗劲、化劲,其后内外通明,浑身混元如一,便可以开始练气!

    白衣青从小习武,又家境优越,不愁食药,年年纪轻轻,便已修炼到化劲的境界,本以为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得,结果路上遇到一个土匪,都已经是练气士了!

    “嗡!”

    金瓜铜锤带起的劲风,扑面而来。

    白衣青年自知不敌,慌忙往后退去,却见那铜锤越来越近,浑身劲力拧成一股,手中长剑递出,舞出一个青蒙蒙剑网。

    “轰!”

    白衣青年被锤飞十几米撞到了两个车队护卫的身上。

    顿时一片人仰马翻。

    “表哥!”

    站在人群后面观战的唐果果尖叫了一声。

    楚天也一直看着果果表哥和那络腮胡的打斗。

    果果表哥的实力应该是换骨境界的实力,那个络腮胡子的实力,应该在后天四层。

    这个络腮胡子作为这些土匪强盗的三当家,而那个骑在马上悠闲观望战局的大当家就不知道是什么实力了。

    他没有出手,如今楚天也没有开法眼,看不出对方身周的灵气波动,离得远了也看不出对方究竟是什么境界。

    如果符宝飞剑还在就好了,楚天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需要思前想后。

    “嘿嘿,还有这样标志的小美人儿,合该老子今天运气好,等会儿回了寨子,让老子好好爽爽!”

    络腮胡子闻声看到唐果果,顿时乐的哈哈大笑。

    “表妹快逃!”

    果果表哥听到络腮胡子的话,气的目呲欲裂,手中长剑一转,朝着络腮胡子刺去。

    “嘭!”

    一击之下,本来就双手发颤的果果表哥,一时抓不住手中宝剑,被扫飞了出去。

    金瓜铜锤嗡嗡作响,带着强烈的劲风,朝着果果表哥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唐果果惊骇欲绝,双眼通红。

    楚天右手往地面虚抓,一颗石子儿顿时落到了楚天的手心。

    屈指一弹。

    “咻!”

    一声尖啸。

    “轰!”

    呼啸而来的金瓜铜锤骤然炸开!

    炸的粉碎!

    骤然而来的变故,无论是络腮胡子还是果果表哥,都惊呆了。一时之间连动作都停滞下来!

    就连远处掠阵的大当家,此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是谁?”

    “是谁偷袭老子!”

    “狗日的瓜娃子,滚出来!”

    络腮胡子一身冷汗津津,恐极反怒,声音隆隆的高声怒吼。

    “咻!”

    又是一声尖啸,似是课间作训吹起的哨声。

    “噗!”

    络腮胡子的护体真气片刻都没能阻挡,眉心就多了一个血洞。

    双眼渐渐失去聚焦,这个身材雄壮的络腮胡子,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砸在了地上,扑扇起一层浮土。

    其眉心之上,郝然插着一片绿油油的柳叶。

    果果表哥震惊于眼前的变故,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随即抱拳朝着四周空气:“晚辈白剑清,多谢前辈仗义出手相救!”

    一会儿,见到没有回应。

    白剑清跑回楚天跟前,情绪激动的怒斥道:“谁让你带表妹来这里的,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书生,过来找死吗?还不快带果果走!”

    继而转头对唐果果道:“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快点离开这里,这货盗匪的实力很强,那伙人的三当家的都是练气士,那大当家的还不知道什么境界呢!

    果果,小环,还有你,你们三个快点走,能跑多远跑多远!”

    这一会儿,场上的形式已经明了。

    商队百余人,大多被砍翻在地,只有几个武者还在努力抵抗着。

    “是你杀了我三弟,你究竟是什么人?”

    就在白剑清赶楚天三人快逃的时候,一道声音幽幽传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