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美丽的邻居 > 第九十九章 给女领导送礼

第九十九章 给女领导送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白洁终究没有动摇我的意志,缠绵到半夜才悻悻地离开,从她的眼神里不难看出,她是不会就此罢手的。

    周一上班,我立即召集会议,研究部署工程施工的问题。

    分管运维工作的副总汇报说:“目前有九项工程等待施工,其中有五项工程涉及破道,而且都是街区的主路,已经找过交通和城管部门很多次了,答复是领导不批。”

    “为什么不批呀?”我急忙问道。

    “他们说领导也没说是什么原因。”运维副总一副无可奈和的表情。

    “批这事儿是最难的,前些年靠我这张老脸还管点儿用,现在不行了,我老曹也不好使了,脸也没人看喽!”老曹冷笑着说,满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没理睬他,急着问道:“主管领导是谁?”

    “是白县长。”

    我心里暗暗出了口气,心想这就好办了,于是胸有成竹地说:“这事儿交给我办吧,你们做好施工准备。”

    老曹感到有些意外,斜着眼睛看看我,一丝鄙夷的神情挂在他的脸上。

    白静递过来一份市公司的通知说道:“黄总要下来调研,周四到咱们公司。”

    我大概看了看通知内容,又交给白静,“你安排人按照调研题纲准备汇报材料吧,通知相关部门做好迎检准备。”

    我环视一下在坐的人,很严肃地说:“各位也都各自准备一下,汇报的时候尽量园满,咱们不弄虚做假,但是也不要埋没成绩,尤其是各位副总和部办主任,我会极力推荐,你们自己也要努力,把握好机会。”

    散会以后,我单独留下白静。

    “领导还有什么吩咐?”白静坐在板台前的椅子上,笑着问道。

    我看看她,严肃地说:“别笑了,说正事呢。”

    白静立刻收敛了笑容,脸蛋儿有点儿发红。

    “我来这段时间,你的工作很努力,群众基础好,能力也很强,把握好这次机会,给黄总留个好印象,我会尽力推荐你,争取年底前坐上副总的位置。”

    “得了吧领导,也没有空位置,往哪儿提呀?”白净又笑起来,长长的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儿。

    我也笑了,“真幼稚!白长这么大个儿了,等有空位置的时候,还能轮到你吗?”

    白静不再说话了。

    “咱们公司出租房屋的钱在你手里吗?”我收起笑容问道。

    “我手里有二十万,另外的三十万在曹总手里。”提起这比钱,白静有些紧张。

    “你这两天抽时间跑一趟市公司,到相关部门走访一下,给关键人买点土特产之类的礼品,为你自己铺路搭桥。顺便买一块女士的欧米伽手表,价格在三万左右就行,我要送给白县长。”我说着叮嘱了一句:“记住不要动那笔租房款。”

    白静不解地问:“给她买表干什么呀?她也不缺,用什么钱买呢?”

    我笑着说:“她不缺咱们也得送啊,不能白求人吧!你以前怎处理这种账啊?”

    “以前都是曹总处理的。”她的声音突然小了。

    我也压低了声音说道:“以后这种事儿花的钱都由你处理,平时多开些票子找我报销,然后把钱放在手里,迎来送往,节日走访都会用到的。现在没钱就从房租款里垫上,有钱之后立刻补上,适当的时候把这笔钱交到财务去。”

    白静接受了任务,一个劲儿道谢,美滋滋地转身出去了。

    望着白静的背影,禁不住想起了当年的自已,一步步走来,有自己的努力,更需要贵人提携,我想到了岳父,也想起了赵敏,自从上次负气离开,一直没有再联系,不知道现在还生不生我的气了。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赵敏的电话。

    “找我干嘛?”赵敏生硬地问道。

    “还生气呀?”我笑着问。

    赵敏冷笑着回答:“和你这种人生气多傻呀?忘恩负义,卸磨杀驴。”

    “你是驴呀?那我可要顺毛摸索你呀!要不然你会踢我的。”

    “你滚!真烦人!”赵敏笑着骂道。

    我的心终于放松了,摆平她真是不容易,于是进一步套近乎:“亲爱的!秦羽给你打电话了吗?”

    “打了,你怎么知道?”赵敏反问道。

    我叹了口气回答:“是我让她打给你的,实在是惹不起你这头小倔驴儿,只能向她求助了。”

    “再敢骂我,过两天去整死你,还算你有点儿良心。”

    “你要来吗?”我急着问。

    “过几天黄总下去调研,我跟着检查工会财务情况。”

    我发自内心地高兴,随口说道:“太好了!又能见到大宝贝了。”

    “滚一边儿去吧!”赵敏骂了一句,随即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下午,白静从市里返回来,把一块精美的欧米伽手表送到我的办公室。

    下班以后,我来到县宾馆食堂吃晚饭,白洁今天没有来,她除了有应酬以外,基本都在这儿吃饭。

    吃晚饭的人有十几个,基本都是各单位的领导,大家利用在一起吃饭的机会沟通交流,既了解了信息,又增进了感情,办起事儿来方便快捷。

    回到家的时候,白洁还没回来,我换了睡衣,躺在沙发上等着她回来。

    晚上十点多,走廊里传来关防盗门的声音,白洁回来了。

    我赶忙拎起装手表的纸袋,打开防盗门,向楼上楼下观察了一会儿,走廊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进出,于是定了定神,走过去轻轻敲了几下白洁家的门。

    门开了,白洁摆手让我进屋,随手关上了防盗门,转过身笑着说:“稀客呀!今天是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白洁还没来得及换衣服,两个脸蛋儿绯红,醉眼朦胧,显然是喝酒了。

    “我是来给领导送礼的,你不是挑理了吗?”我说着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把手表放在茶几上。

    白洁冷笑了两声,凑到我的面前说道:“是怕我挑理吗?有事儿求我吧,为你们施工的事儿,对吗?”

    “领导就是聪明,天气转暖了,我们要赶在雨季前结束施工,也好早日放号。”

    白洁歪着头看看我说:“还叫领导是不是?拿着东西回去吧。”

    “哦,错了。”我急忙改口道:“姐!姐!”

    “这还差不多。”她说着一件一件脱掉外衣,坐在沙发上换睡衣。

    我急忙转过脸去,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她。

    白洁咯咯笑起来,搬过我的头问:“我就那么丑吗?不值得你看吗?”两个鼻尖几乎贴在一起。

    我伸手推开她:“快穿上吧,你这美女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就是唐僧也受不了啊!”

    “你不是柳下惠吗?”她笑的更厉害了。

    白洁换好了衣服,拿起茶几上手表盒看了看,根本没有打开,摇着头说:“这可不是我想要的,你要是喜欢手表,我送你一块江诗丹顿。”

    “走,我给你看点儿好东西。”她说着拉起我进了书房。

    书房靠墙摆放着一个六开门的大衣柜,白洁打开了所有柜门,里面摆满了名烟、名酒、名包、名表、首饰盒,还有一撂撂没有打开包装的衣服。

    白洁取出一个盒子,打开包装,里面是一块光闪闪的手表,“喜欢吗?这就是江诗丹顿,价值十几万,送给你吧。”她托着手表问我。

    我连连摆手拒绝:“不不,我的手表虽然不好,却是妻子留给我的,舍不得换。”

    “妻子留下的?她人呢?”白洁好奇地问。

    “她在天堂。”我转身离开了书房,心里很不是滋味,是在这些精美礼品面前觉得自悲,还是提到蒋丽伤感,自己也说清楚。

    白洁没有继续纠缠,我的心情很坏,拎着手表回家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