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美丽的邻居 > 第九十七章 老公是恩人

第九十七章 老公是恩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房间的门开了个小缝儿,涛哥第一个挤进去,一拳将开门的人打倒在地,抬脚踩住了他。

    我一个健步冲进屋,眼睛突然有些发花,急切地四下寻找,儿子倦缩在床头的一角,惊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我扑过去抱起他,儿子如梦方醒,“哇!”地一声哭出来:“爸爸!我要回家,我想妈妈!”

    听到儿子的哭喊声,孔梅象发疯一样分开众人,冲到床前,抱住我和儿子放声痛哭,她的哭声震动屋宇,痛彻骨髓,在场的人无不落泪。

    孔梅的前夫被涛哥摁坐在靠墙的椅子上,看到孔梅痛苦的样子,他也流下了眼泪。

    孔梅终于止住悲声,回过身盯着她前夫,柳眉倒蹙,凤眼圆睁,愤怒使美丽的脸庞扭曲了,如同优雅的猫忽然露出尖利的牙,尖叫着“我杀了你!”怒吼着冲上去。

    两记响亮的耳光落在前夫的脸上,男人的脸立刻红了。

    “不要打人!”我拦住孔梅,把儿子递给她,拉把椅子坐到那个男人面前。

    孔梅的前夫相貌不错,浓眉大眼,鼻直口方,高挑的身材,白净的皮肤,只是目光里透出颓丧的神情。

    我静静地看着他说:“你不用担心,咱们之间的私人恩怨,我不会报警的,说说事情的经过吧。”

    男人抬起头看看我,迅速移开视线,低着头讲诉了事情的经过。

    与孔梅离婚以后,再没有人管束他了,随心所欲地玩乐,没有几年的光景,原来的积累花完了,生意也越做越差,店也兑出去了。

    春节后,他带着兑店的五万块钱来到这儿,有朋友带着他去赌博,本想赢点儿钱东山再起,没想到几天的时间全输光了,还欠了两万元赌债。

    那天无意中在饭店里见到孔梅,于是厚着脸皮要钱,被孔梅臭骂一顿,他感觉特别没面子。

    第二次去饭店又被孔梅骂了一顿,当时发现孔梅的儿子在场,他恼羞成怒,盟生了报复的想法,于是今天来抱走了孩子。

    原来想孔梅会打电话找他要孩子,没成想是陌生人,于是心里害怕,不敢再接电话。

    说到这儿,男人哭了,“这几年太倒霉了,反正我现在一无所有,你们随便处置吧。”

    我偷眼看看孔梅,她目光呆滞地看着男人,没有了仇恨,眼神里透出无奈和忧伤。

    “我相信你说的话都是真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孔梅也希望你过的好,我们替你还清赌债,重新开始吧!”我说着从包里拿出两万块钱递给他。

    男人没有接过钱,抬起头愣愣地看着我,“这钱我不能要,我出去打工,就是卖血也不能用你们的钱还债。”而后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呜呜地哭出了声。

    孔梅抱起儿子跑出了房间。

    涛哥拍拍他的后背问道:“兄弟先别哭,你都和谁赌的?欠谁两万块钱啊?”

    男人重新坐回椅子上回答:“二驴子。”

    “行了,两万块钱不用还了,我马上找他。”涛哥立刻拨通二驴子的电话,几句话摆平了这件事。

    男人恢复了平静,站起身给涛哥深鞠一躬,“涛哥,感谢大恩大德,如果以后用到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涛哥立刻摆摆手,“别谢我,这都是跟陈总学的。”

    男人转身致谢,被我拦住了。

    我转向涛哥笑着说:“二哥,他现在也没事儿干,没有经济收入,你好人做到底,再给找个事儿做呗!”

    涛哥愰然大悟:“你这一说提醒我了,他这人挺精明的,过去也做过生意,到我的装卸队管点儿事儿吧,我需要一个可靠的人。”说着拍拍男人的肩膀。

    “谢谢涛哥!谢谢陈总!”男人千恩万谢,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现在就是自己人了,明天给我打电话吧。”涛哥说着哈哈大笑,看着我竖起大姆指,“兄弟胸襟广阔,足智多谋,哥彻底服了。”

    “别忽悠我了!”我推了他一把,带着大伙离开小旅馆,心里象开了两扇门一样。

    孔梅准备了最丰盛的晚餐宴请大家,宋姝、涛哥、丽丽,以及涛哥的几位朋友围坐在一起,谈论起今天的事都非常感慨,能有这样的结果,每个人都很高兴,我和孔梅说了很多感激的话。

    涛哥紧挨着我,喝了酒很兴奋,端起酒杯对大家说道:“各位,今天的事办的很圆满,我兄弟又给二哥上了一课。我要说的是佩服,二哥从心里佩服你的沉着、冷静、机智、大度,我比你大几岁,混社会这么多年了,甘败下风。”

    我连忙打断他:“咱们好哥们在一起不许忽悠人啊!”

    “没说完呢!太不礼貌了。”涛哥推了我一下,接着说道:“兄弟今天对孔梅的前夫可以说大仁大义,这样处事你肯定会有过命的朋友,何愁不成大事啊!以后做大事的时侯别忘了二哥呀!”

    “二哥是我的大恩人,任何时候也不会忘啊!”我满怀感慨地拍拍他的后背。

    涛哥又看了看孔梅,脸上带着坏笑说:“二哥如果是女人,一定和你争个高低,非我兄弟不嫁,当小三儿我都愿意。”

    众人哄堂大笑。

    孔梅也露出笑容,瞟了我一眼说道:“二哥,我不和你争,让给你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酒一直喝到很晚,涛哥和他的几个朋友先行离去,丽丽和两位后厨师傅开始收拾,我和孔梅、宋姝抱着儿子上楼回家。

    到了门口,宋姝对孔梅说:“小梅,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吧,你受的打击太大了,明天早上晚点儿起,我过来叫你们吃早餐。”

    “姐,谢谢你!”孔梅疲惫地点点头。

    “你也好好休息,别太累了。”宋姝瞟了一我眼,开门进屋了。

    儿子已经困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儿,躺下以后很快就睡着了。

    我和孔梅简单洗漱一下,紧拥着躺在儿子身边。

    “老公,你知道我下午想什么了吗?”孔梅依偎在我的怀里说道。

    “猜不出来。”我随口回答。

    孔梅叹了口气:“如果今天找不到孩子,我就不活了,你把我埋在蒋丽墓旁,我要去那个世界向她谢罪。”

    我轻轻捋着她的长发说:“傻丫头,你不是告诉我学会接受吗?真的找不到也不能去死啊?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有活着才有努力的机会。”

    “老公,谢谢你!”

    “谢我什么呀?应该我谢谢你才对,你为了我和儿子操心、受累、担惊受怕……”我说着紧紧搂住她。

    “老公,你的胸怀象大海一样宽广,你的善良能融化最冷酷的心,你今天让我刮目相看。”孔梅说着,在我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我把手伸进她的短裤里,拍打着她的屁股,说道:“不许忽悠我!不就是你前夫的事儿吗?我可没那么高尚,主要是不想看到你伤心难过。”

    “虽然我和他没有任何感情,甚至有的只是怨恨,但是也希望他好,你能这样对他,我很感动。”她象蛇一样缠住我,仰起来深情地说:“老公,你是孔梅的恩人。”

    我在她的脸蛋上掐了两下,用鼻子哼了一声,“光嘴上叫恩人有什么用?你得报恩。”

    “当然要报恩,每天都报恩,把老公养的胖胖的,打扮的帅帅的。”孔梅嘻嘻的小声笑起来。

    “现在就得报恩,你那么聪明,别装糊涂。”说到这些,我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

    孔梅伸手在我的下面打了一下,“这么累也不老实,真讨厌!”说着将身子缩进被窝里。

    我的短裤被她褪下去,卡在膝盖处,她的长发摩擦着我的大腿,一种被包裹的温润的感觉由下而上传递到我的大脑。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