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美丽的邻居 > 第六十五章 破门救美

第六十五章 破门救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跑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口,屋里的电话一直在响,里面仍然有撕扯扭打的声音,偶尔传来“唔!唔!”的声音。

    我立即抬手敲了几下门,没人答应,压了压门把手,里面反锁着,屋里撕打的声音更大了。

    我再次敲门,屋里仍然无人答话,此时我的大脑近乎空白,后退几步腾身跃起,飞起一脚向木门踹去。

    只听“咔嚓”一声,门被踹开了,门锁和门把手飞出很远,宋姝从套间里面跑了出来,她头发散乱,衣服钮扣也掉了几个,眼神充满惊恐慌乱,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迅速从我身边跑过去了。

    “谁呀?妈的,门还踢坏了。”钱总骂骂咧咧从套间里出来,眼睛红红的,满身酒气,看到我进来愣住了。

    他的样子让我感到恶心,恨不得上去痛打他一顿,理智告诉我要冷静,于是强压住胸中的怒火,笑着说:“我来找你商量点儿事儿,走到门口敲门不答应,打你电话不接,屋里乒乒乓乓的,还以为你出啥事儿了呢。”

    “我能出啥事儿,这办公室主任想法太多了,趁我喝多了还想拿下我,以前八成也这么对付你老丈人吧?”钱总说话的声音不大,却象打雷一样震得我喘不过气来,简直就是地痞流氓,我真想宰了他。

    “以前宋主任还真没什么绯闻,是你想歪了吧?”我的话也不太好听。

    钱总翻了翻小圆眼睛,盯着我看了好半天,最后摆了摆手说道:“没工夫跟你在这儿闲扯,多大个事啊?非得今天商量,下周再说吧!”

    我没说话,转身往外就走,身后传来钱总带着脏话的声音:“你下去告诉后勤,给我换个防盗门,别哪天再来个傻踢门。”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感到已经气的不行了,咽喉象是被什么东西堵住,吞咽唾液都变得很困难,桌上的一支碳素笔被我掘折了好几段儿。

    赵敏来了,看到我的样子吓了一跳,“老公,别太生气了,跟这种人不值得。”

    “是啊!不能生气,要冷静,这种人太阴险了,什么事儿都能做出来,我们要小心应对。”我的心情平静了一些。

    “老公,晚上我想让宋姐去咱家吃饭,也好安慰安慰她。”

    “你想的对,现在那个禽兽已经把咱们和宋姐绑在一起了,晚上商量一下怎么对付他,你和宋姐早点儿回家吧。”赵敏答应一声出去了。

    我一个人坐在转椅上思索了一会儿,拿起电话安排后勤部门给钱总换防盗门,然后拨通了岳父的电话,把近期发生的事简要地汇报给他,岳父考虑了好半天,提醒我注意两点:一个是经济方面的问题,不要让钱总抓住把柄。另一个就是来自社会上的危胁,钱总和社会上一些地痞流氓很亲近,经常吹嘘自己黑白两道都行。

    岳父的提醒很及时,经济方面除了那二十万房租款没有其他问题,目前看还没有人知道。至于来自社会上的危胁,我突然想起了涛哥,这只是他的外号,真正的名字叫陈涛,很少有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友谊还要从一场官司说起。

    涛哥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曾经因为打架斗殴三进监狱,目前是小城里最有名的“社会大哥”,主要经营歌舞厅,砂石装卸队,还有土建工程。虽然是流氓,但是他相貌英俊,为人仗义,从不欺压弱者,因此在老百姓中口碑还不错。

    去年秋天,涛哥的工程队在农村施工过程中挖断了我们公司的一根电线杆,造成电线杆上面悬挂的电缆脱落,几乎下垂到地面上,施工人员事后没有及时修好,也没有通知我们公司,正赶上一个村民骑摩托车经过这里,被电缆兜住摔进沟里造成左臂骨折,村民把我们公司告到法院。

    我代表公司答辩举证,法院经过调查核实后,判决涛哥的工程队为事故全责,承担原告的医疗费、误工费及相应补偿,总计两万多元。涛哥动用各种关系企图把责任推到我们公司头上,然而我手里掌握的证据确凿,前期所做的工作都已经很到位,他的计谋没有得逞。

    结案当天,涛哥拍着我肩膀说:“老弟,你够狠的,二哥还没又栽过这样的跟头呢!服了。”

    我笑了笑说:“二哥,打官司讲的是证据,不是我有多大能耐,事实在这儿摆着呢,也不能说你栽了,来日方长,你个人的买卖,也不容易,老弟会替你找回来的。”

    涛哥冲我抱了抱拳,没再说什么。

    回到公司以后,我把判决结果汇报给当时的赵总,提出给涛哥承担一部分赔偿款,赵总立刻答应了,而且全部承担,就为了让我结交这个人。

    事后,涛哥对我非常感激我,也很佩服我,他认为我这种处事方法能够结交到真正的朋友,将来会成大事。

    现在既然涉及到来自社会上的威胁,该用到他了,想到这儿我拨通了涛哥的电话。

    “陈总啊!你提拨以后二哥还没给你摆酒祝贺呢,挑理了吧?”他讲话一贯嘻嘻哈哈,在玩笑中说出正事。

    “祝贺啥呀?低调点儿好,打电话是想和你说个事儿,我手里有个最好的电话号码,你那个歌舞厅的电话号挺普通的,换这个号吧,好记,还有面子,先问问你要不要,不要就给别人了。”..

    涛哥停顿了一下,突然提高了嗓门,“要!必须要!兄弟太讲究了,连这事儿都替二哥想着,你提职这么大的事儿二哥都没给祝贺祝贺,二哥不是人了,这顿酒必须补上。”

    放下电话,我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收拾收拾下班回家了。经过楼下超市的时候,买了白酒和啤酒,需要给宋姝压压惊。

    进了家门,赵敏和宋姝正在做饭,看到我拎着酒进来,赵敏笑嘻嘻地凑过来说:“算你有心,我正要去买呢。”

    宋姝一直神情暗淡,吃饭的时候脸上没有一点儿笑容,一杯白酒被她一饮而进,放下酒杯对我说:“陈治,我要告他。”

    我陪着她喝了一杯,放下酒杯冷静地说道:“告他得有证据呀?再说告他把自己的名声也毁了。”

    “那就这样忍了吗?”宋姝说着又流下了眼泪。

    我重新把酒倒满,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姐,你别哭,我刚才给老爸打电话了,他告诉我们别在经济方面出问题,让他抓住把抦就不好办了,再就是老钱和社会上一些人有勾结,有可能会有社会势力威胁我们,不过这方面我能摆平。”

    “这个禽兽!”赵敏恨得咬牙切齿。

    我喝了口酒,接着说道:“你们俩在经济上注意点儿,单位的钱不贪不占,不给他咬人的机会,象老钱这样的人,迟早会做出出格的事来,到时侯抓住证据一举废了他,现在没有证据就不能搬倒他,所以要忍。”

    宋姝温顺地点点头,“我都听你的。”无助和依赖的神情让我很心疼。

    吃过饭以后,宋姝要回家,赵敏不让走,非要留她住下来,我当然希望她留下来,于是也帮着赵敏挽留她。

    两个女人睡在大卧室,让我睡小卧室,翻来覆去睡不着,酒精的作用使我浑身臊热,终于忍不住偷偷地跑进了大卧室。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