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美丽的邻居 > 第六十三章 急于知道真相

第六十三章 急于知道真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从鹰歌燕舞,四季长青的南国,回到冰天雪地,万物萧疏的北疆,仿佛从童话世界回到了现实生活,虽然不比南国秀美,却很踏实,因为这才是家。

    我和赵敏休息了两天就正式上班了,一切归于平静,工作和生活按部就班。

    转眼到了年末,在领导干部调整中,我顺利地当上了县公司的副总经理,然而岳父却出人意料地调走了,转任市公司一个部门的科长。岳父对于自己工作的调动也感到很意外。

    市公司派了一名副总经理宣布任命决定,岳父和新来的钱总在职工大会上做了表态发言。我是第一次坐在主席台上发言,开始心里不免有些紧张,环顾台下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看到赵敏、宋姝、师傅还有班组同事们肯定和期待的眼神,很快镇定下来,我的第一次讲话赢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

    当天晚上岳父推掉所有饭局,回到家里吃晚饭,我们四个人坐在餐桌前,我几次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还是岳父打破了沉闷,率先开口了。

    “小治这次提拔是好事儿,对我们家来说很重要,应该高兴,值得祝贺,来!先喝一杯。”他说着端起酒杯和我们分别碰了一下,随后一口干掉。

    放下酒杯,岳父长叹一声说道:“我这次是平调,调任的是重要部门,虽然没提职也并不委屈。我主要不放心小治,你现在是全公司最年轻的副科级干部,提的太快了,根基不牢,经验不足,本想带你一年再走,现在只能靠你自己打拼了。”

    我端起酒杯和岳父碰了碰杯,然后平静地说:“爸,你放心吧,这一年多我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不论谁来当一把手,只要咱们低调做人,认真做事,应该不会有闪失。”

    “对,一定要夹着尾巴做人,凭你的才华和能力,市公司也找不出几个来,只是新来的钱总一直是我的竞争对手,为人阴险专横,我担心他给你使绊子。小敏以后也要按时上班,认真工作,不能让人抓住把抦......”岳父还想继续说下去,被岳母打断了。

    “看你说的也太沉重了,你现在还是市公司关键部门的一把手,小治也提副总了,他钱总再专横也要顾及这些吧?”..

    赵敏也附和着妈妈说:“妈说的对,爸你不用太担心,我和陈治也不是小孩子,小心点儿就是了,我倒是担心你,自己去市里要少喝酒,吃住都得当心点儿。”

    “是啊!小敏说的也正是我担心的,爸你要注意身体呀!”

    岳父拍了拍我和赵敏的头,笑着说道:“你爸都多大岁数了,还用你们嘱咐这些?我过去稳定下来以后就着手买房子,单位也可能给房,然后把你妈调过去,以后也不想再到县区工作了。”

    喝了口酒,岳父继续说道:“你们俩结婚了,我和你妈就没有后顾之忧,小治在外县干几年,当上一把手就到头了,再想上只能往市里走,所以咱们全家最后要在市里扎根儿。”

    从第二天开始,工作开始忙碌起来,欢送老领导,迎接新领导,例来都要忙活一阵儿。宋姝是这段时间最忙的人,为新领导收拾办公室,解决吃住的问题,和县里的相关部门对接,以及接待外来人员,安排吃饭、住宿等等。以前还有我帮她,现在事无具细都要亲自跑,真是够她忙的,我看着很心疼,就叫上赵敏去帮助她。

    忙完了迎来送往的事儿,钱总召集领导班子成员开会确定分工,我分管经营工作,公司主要营收和服务部门都归我分管,宋姝列席并做会议记录。

    钱总的工作风格和岳父有所不同,可能与他个人的性格有关。从面相上看,他不苟言笑,缺少谦和,五十岁左右的年纪,瘦高个儿,面皮微黑,长脸,高颧骨,小圆眼睛,吊眼梢儿,鼻梁削瘦笔挺,鼻吼轻微上翻,大嘴薄嘴唇,讲话时声音很高亢,很少用平降调,听上去象带着气儿在讲话似的。

    散会以后,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舒适的转椅上,看着面前宽大的老板台、真皮沙发以及室内的一切,心情突然复杂起来,这些曾是我梦寐以求的,如今得到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是什么原因呢?经过深思熟虑,我觉得是责任使我不能释然,身在这个位置,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考虑成熟以后,我拿起桌上的电话,召集自己分管部门的相关人员开了个碰头会,了解各项业务指标的完成情况,各部门提出当前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共同研究解决办法。我最后提出了今后开会的主要模式,就是九个字:找问题,说办法,提思路。

    春节前的一个多月时间,通常会议比较多,工作会议、职代会、联欢会等等。开完这些会议又该去市公司走访了,以往的走访副总不参加,今年钱总要求副总带队,按照对口部门进行走访。

    我带着经营部主任走访市公司相关的业务部门,出发前,我们来到孟薇的专卖店采购土持产。

    很久没有见到孟薇了,自从和孔梅分手以后再没有到这儿来过,孟薇超乎寻常的冷淡,面无表情地对我说:“陈大主任很久没来了,挺好呗?”

    经营部主任马上纠正道:“老板娘,现在不是陈主任了,是副总经理了。”

    孟薇愣了一下,她的眼神变得很复杂,有疑惑,有忧伤好象还有鄙夷。

    利用店员们装货的机会,孟薇拉着我进了她的办公室,刚进门,她就迫不及待地问:“听说你结婚了?娶了总经理的女儿,你和孔梅到底因为什么分手的?”

    “现在问这些还有意义吗?”我不屑地问道。

    孟薇的情绪有些激动,眼睛里闪着泪光:“当然有,我就是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孔梅没有和你说过吗?她做的事儿你真的不知道吗?”我突然感到有些紧张。

    “孔梅有什么事啊?你是在为自己攀龙附凤找借口吧!”孟薇的语气十分轻蔑。

    “我在北京开会期间,也就是饭店开业那几天,短短一周时间,孔梅就有了男朋友,而且还告诉我准备结婚了。”想起这些我就生气,说话时不免阴阳怪气的。

    孟薇斜着眼睛看看我,用鼻子哼了一声说:“那段时间我一直在饭店帮忙,孔梅都快忙死了,怎么可能有时间找男朋友?”

    “可这是我亲眼所见啊!她的男朋友叫李强。”我瞪大眼睛盯着孟薇说道。

    孟薇猛地一甩头,扭过脸去不再看我,“李强是丽丽的男朋友,也是去店里帮忙的,你问问宋姐就全知道了。”

    我似乎明白了,抓住孟薇的两只胳膊,什么也不说,一直盯着她看,头上的青筋蹦了起来,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如果孟薇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该如何去面对孔梅呢?

    “你干嘛呀?弄疼我了!”孟薇被我吓懵了,用力挣脱出去,揉着两只胳膊。

    我说了声:“对不起”,转身出了门,坐上已经装好礼品的轿货车向A市出发。

    一路上我很少说话,两天的时间,我坚持走访了相关部门,第二天傍晚便回到小城。我没有回家,径直去找宋姝,我急于知道真相。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