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美丽的邻居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深蔵不露

第一百三十七章 深蔵不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情急之下,我的谎话脱口而出:“告诉他你来姐姐家浇花,检查水电,没回去住。”

    白静听到我的话才回过神儿来,接通了电话。

    原来他丈夫并没有回来,而是有其他事情要与白静商量,两个人唠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白静返回卧室,仍然惊魂未定,无力地靠在我身上,“吓死我了!”

    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在我的大脑中闪过,“你老公会不会打固定电话呀?”

    白静立刻又紧张起来,“那咋办啊?姐家的钥匙我没带在身上呀!”

    “别急!我这儿有白洁的钥匙,你过去用固定电话给你老公打回去。”我说着起身找出白洁的钥匙递给白静。..

    白静聪忙地穿上衣服,悄悄去了白洁家。时间不大,没精打彩地回来了。

    经过这样一番折腾,我们的酒也醒了,兴致全无,白静重新脱了衣服,静静地躺在我身边。

    “你可真有办法,瞎话编的真快呀!”白静自言自语道,突然坐起身,瞪大眼睛盯着我,“不对呀?你怎么会有我姐的钥匙,你们……”

    我早已想到她会怀疑,所以未动声色,“你想哪儿去了?是你姐临走前交给我的,说你离的远,让我帮助照看一下。”说完谎话后,我自己都笑了。

    “你骗人!”白静有些半信半疑。

    “不信问你姐去呀!”我镇定自若。

    白静瞪着大眼睛审视我一会儿,没发什么破绽便不再追问了。

    “你不是来教我炒股的吗?怎么把正事儿给忘了?”

    白静羞涩地一笑,没出声儿。

    我起身取来笔记本电脑,放在枕头上,两个人肩并肩趴在一起开始研究股票。

    开始的时候还算认真,时间一长就溜号了,我的手开始在她的后背上摸索起来。

    白静侧过脸瞪了我一眼,“你是研究股票还是研究我呀?”回眸之间,眼神里闪过一缕幽怨。

    我诡异地一笑,“那就一起研究吧!”翻身压上去,从她的后面挤了进去。

    白静酷爱运动,身体很结实,耐力持久,我们可谓棋逢对手,最后在我的“侧卧三擒戏”的强大攻势下,她终于享受到全新的美妙感觉,依偎在我的怀里睡着了。

    从这儿以后,白静与我更加亲近了,没有他人在的时候,总喜欢粘在我身上。我深知办公室恋情是十分危险的,尤其害怕被白洁发现,所以始终保持清醒头脑,谨慎小心,深藏不露,倒也平安。

    有了白静的帮忙,我对股票知识了解了很多,决定按照自己的判断全力一搏,从白静推荐的股票中选择两只,投入了手中全部的六十万元现金。

    自此以后,我每天都会抽时间关注自己的股票,开始的几天走势极好,净赚了十几万,正当我准备见好就收的时候,两只股票突然连续几天下跌,已经赚到的钱所剩无几,我一气之下便没有出手抛掉,准备长期持有。

    最近市公司非常安静,下发的文件变少了,已经部置的工作也没有人督促检查,大家都清楚黄总要调走了,工作积极性大打折扣,可是省公司迟迟没有下发黄总和张总的任免文件,有些县公司领导打电话给我,大家私下议论黄总不会走了。

    大家的议论让我对这件事也产生了怀疑,就在此时,接到市公司的会议通知,时间是后天上午九点,内容就是宣布两位领导的任命文件。

    我决定提前两天走,在市里多留些时间陪赵敏和女儿,于是向几位副总交待好工作,便独自开车赶往A市。

    傍晚时分到了岳父家,女儿象小燕子一样“飞”过来,“爸爸!爸爸!你怎么才回来呀?”我无言以对,默默地抱起女儿亲了又亲。

    赵敏看着我们父女亲热,嘴角边挂着幸福的微笑,眼神中满是静谧的柔情。

    岳母同样高兴,“回来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好多做几个菜,你一个人在外面肯定吃不好。”

    “妈,我现在也会做简单的饭菜了,您不用担心,我吃的很好。”

    赵敏轻蔑地撇了撇嘴,说道:“好个屁!总吃面条。”

    女儿立刻指着赵敏喊了一句:“妈妈不许说脏话!”

    “好好好!妈妈不说了。”赵敏凑过来,在女儿的脸上亲了一口。

    听到女儿喊妈妈,我心中一惊,是赵敏的真情感动了女儿,还是冥冥命运的安排,她们或许今生注定是母女。总之这样的结果让我十分心慰,只是想到秦羽,心中增加了几分不安。

    女儿和我很亲近,吃饭时一定要挨着我坐,岳父岳母的眼神一刻也不想离开她,赵敏更是百般疼爱她,女儿的聪明乖巧让这个家里充满欢笑,她已经是全家人生活的轴心。

    赵敏边给女儿夹菜边问道:“大儿,告诉爸爸你和谁最好?”

    女儿抬头环视一下每个人的脸,笑嘻嘻地说:“和妈妈爸爸、姥姥姥爷最好!”

    赵敏掐掐她的脸蛋儿,装出生气的样子,“小滑头!你不是说和妈妈最好吗?”

    女儿低头思考了一下,抬起头盯着赵敏,“妈妈我问你,你和谁最好?”

    “当然和我大儿最好了!”

    “你骗人!你和爸爸最好!”女儿用一根手指指着赵敏质问道。

    “为什么说妈妈和爸爸最好呢?”我不解地问。

    女儿转过头,故作神秘地对我说:“妈妈骂你的时候你都不生气,还笑呢!要是骂我,我就会生气,你说她和谁最好?”

    “看看我这大外孙儿,多聪明!”岳母啧啧地赞叹。

    岳父更是乐得合不拢嘴,“思羽这孩子极其聪明,而且懂事早,非常会察言观色,揣摩大人的心思。”

    “就是个小鬼头,随你!”赵敏笑着瞪了我一眼。

    女儿立刻转过头盯我,“妈妈瞪你,你都不生气,还笑呢!”说着自己咯咯地笑起来。

    岳父突然收敛起笑容,非常严肃地对赵敏说:“看到了吧?这孩子的观察和思维能力要超出她的年龄,是个好苗子,我觉得有从政的潜质,一定要教育好,培养好,千万不能一味的娇惯,把孩子给耽误了。”

    我立刻附和着,“爸说的对,小敏不能有所顾忌,不能事事顺着她,该打就得打,该骂就得骂。”

    赵敏有些生气了,“得了吧!说的轻巧,我大儿一说就懂,谁能舍得打骂呀?”拉起女儿去了客厅。

    岳父和我谈起了工作上的事儿,再三提醒我注意新领导上任后的人际关系,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会有一些人失势,也会有一些人得势,不管怎样首先要把工作做好。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作为上一任领导面前的红人,我将会面临极大的挑战,或猜忌、或冷遇,也未可知。不过有一点令我欣慰,那就是黄总重掌工程建设部,对我以后承揽通信工程一定会有帮助的。

    晚上,女儿到了该睡觉的时间,独自一个人进了书房,赵敏告诉我,女儿自己睡觉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听了十分高兴。

    岳父岳母早早地回房间休息了,赵敏拉着我进了她的卧室。

    灯光下,赵敏一件件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蛇精一样扭动着身体缠住我,不禁让我想起白静第一次在我面前脱光衣服的情景,心中暗暗感叹:在这样的女人面前,会有多少男人不为所动呢?

    “亲爱的!怎么没反应呢?”赵敏趴在我的耳边问道。

    “害怕,感觉你突然变得不正经了。”

    赵敏见美人计没有得逞,心生懊恼,“少废话!别装了,在老公面前就得不正经。”

    “这才是你的庐山真面目呢!”我笑着抱起她钻进被窝里。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我一直陪在赵敏和女儿身边,暂时忘掉了即将面对的新挑战。

    我一直没有向赵敏说起投资股票的事,也不想对任何人说。不知道从什么时侯开始,我变得深藏不露,再不会把心里的话全部挂在嘴上,我认为这是成熟的表现。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